高等法院  20190110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罰則 |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罰則
主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本件公訴不受理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三、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
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依法撤銷原
判決,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妥適裁判,並不經言詞辯論為之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一、追加起訴意旨略以:
被告甲OO係O安可、O芸瑜(O安可、O芸瑜另經檢察官追加起訴)之
下線成員,負責協助O安可招攬下線、發展組織、發放紅利
被告甲OO、O安可及O芸瑜均明知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亦
不得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
特定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並明知多層次傳銷,其參加人如取
得佣金、獎金或其他經濟利益,主要係基於介紹他人加入,而非
基於其所推廣或銷售商品或勞務之合理市價者,不得為之,竟與
O金素共同基於違反上述非法吸收資金經營銀行業務及違反多層次
傳銷管理法之犯意聯絡,於102年3月間由O金素開始對外宣稱「O勝
集團」係美國獨立私人機構「OTCMarketGroupInc.」之股票交易RoyalGr
oupHoldingInc.(下稱皇家控股公司)所屬關係企業,從事全球外匯、
黃金交易平台業務,並對外推銷「O勝基金」投資方案,其內容
係與投資人約定每次投入本金以美金1,000元、5,000元、1萬元、2萬
元及3萬元為單位,期限18個月,期滿前不得領取
(二)被告甲OO於加入「O勝集團」擔任O安可之下線成員後,為拓展
上開「O勝基金」、「AGL股票」等業務,遂由O安可、O芸瑜等人承
租臺北市○○區○○路000號2樓之辦公室作為舉辦說明會招攬不特
定人加入投資之處所,被告甲OO則作為O安可之分支,由其負責招
攬桃園地區之投資人,並協助O安可收取投資款項、發放紅利
被告甲OO並以創設「妙發俱樂部」聊天群組,及在其位於桃園市○
○區○○路0段00號住處召開小型說明會等方式,招攬程燕齡、程
星媃(原名O珮琪)等不特定之投資人加入投資「O勝基金」及「
AGL股票」,因認被告甲OO與O金素等人共同涉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
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嫌、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之
非法多層次傳銷罪嫌
O金素等人以上開方式大量吸收投資會員,自102年3月間迄今,投資
「O勝集團」民眾已逾千人,非法吸收資金總額高達139億7,255萬5
,000元,而認O金素等13人共同涉犯銀行法第125第1項前段、後段之非
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之非法多層次
傳銷罪等罪名,提起公訴,由原審法院以104年度金重訴字第7號
案件審理(下稱最初起訴之本案)
嗣檢察官以O思為與O金素共犯前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非法多層次
傳銷罪,追加起訴O思為,由原審法院以105年度金重訴字第12號案
件審理(下稱第一次追加起訴案件)
檢察官又以O安可、O芸瑜、O仕民涉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非
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及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之非法多層次
傳銷罪,且與前開第一次追加起訴案件被告O思為違反銀行法等案
件具有數人犯一罪之相牽連關係,予以追加起訴,由原審法院1
05年度金訴字第17號案件審理(下稱第二次追加起訴案件)
茲檢察官又以被告甲OO涉犯本件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非法經
營銀行業務罪及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之非法多層次傳銷
罪,且與前開第二次追加起訴案件被告O安可違反銀行法等案件具
有數人共犯一罪之相牽連關係,予以追加起訴,由原審106年度金
訴字第10號案件審理(下稱本件追加起訴)
查被告O思為就最初起訴之本案之部分犯罪事實,與被告O金素具「
數人共犯一罪」之關係,故檢察官追加起訴被告O思為固係適法
然檢察官又追加起訴被告O安可、O芸瑜、O仕民違反銀行法第125條
第1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及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
之非法多層次傳銷罪行(即第二次追加起訴案件),與檢察官最
初起訴之本案之被告及犯罪事實間,已不具刑事訴訟法第7條所定
「一人犯數罪」、「數人共犯一罪或數罪」、「數人同時在同一
處所各別犯罪」或「犯與本罪有關係之藏匿人犯、湮滅證據、偽
證、贓物各罪」之相牽連案件關係,且亦不得以被告O安可、O芸
瑜、O仕民所涉銀行法等案件,與第一次追加起訴案件被告O思為
部分具有「數人犯一罪」之情形,而准予追加起訴,該第二次追
加起訴案件亦經原審法院為不受理判決
從而,自不得再以本件被告甲OO所涉銀行法等案件,與第二次追加
起訴案件被告O安可、O芸瑜、O仕民部分具有「數人犯一罪」之情
形,而准予檢察官再追加起訴
是以,檢察官追加起訴被告甲OO前開違反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
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及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之非法多
層次傳銷罪行,實於法無據,本件追加起訴並非合法,不經言詞
辯論,逕為諭知不受理之判決等語
檢察官以106年度偵字第1789號追加起訴本件被告甲OO,不僅於本件
追加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三第6行起敘明「竟與O金素共同基於違反上
述非法吸收資金經營銀行業務及違反多層次傳銷管理法之犯意聯
絡」,於證據並所犯法條二、(五)亦敘明相同意旨,並於證據
並所犯法條欄四敘明係認與最初起訴之本案之被告O金素為數人
共犯一罪之相牽連案件,據以追加起訴
從形式上觀察,本件追加起訴書敘明「形式」上追加之被告甲OO與
最初起訴之本案被告O金素間係屬數人共犯一罪之相牽連案件,
且最初起訴之本案現尚未第一審辯論終結,是本件追加起訴自屬
合法
然原判決誤認本件追加起訴之本訴係105年度金訴字第17號被告O安
可乙案(即第二次追加起訴案件),實誤解追加起訴書之意旨,
所為論述自屬有誤
(二)再原判決敘及105年度金訴字第17號被告O安可等之追加起訴(即
第二次追加起訴案件),亦誤認追加之本訴係針對第一次追加起
訴之被告O思為,而誤解該案追加起訴書其實業敘明共犯包含最
初起訴之被告O金素
是原判決認因第二次追加起訴案件之被告O安可、O芸瑜亦判決不受
理,故本件追加起訴亦不准許云云,實於法有違
實則,本案係O金素為首經營O勝集團對外吸金,因屬集團犯罪、規
模龐大,依偵辦進度分批起訴,然為便訴訟經濟,避免裁判矛盾
,將後續查獲之下游共犯以追加起訴方式使全案繫屬於同一法院
是本件追加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二敘明被告甲OO係O安可、O芸瑜之下
線成員等語,僅係強調被告甲OO係O安可、O芸瑜間具有直接聯繫,
然仍無礙於被告甲OO與O金素間具有共犯關係
(三)本件追加起訴既係對最初起訴之本案被告O金素追加起訴,自
屬合法,原判決諭知不受理,於法無據,請將原判決撤銷,更為
適當之判決等語
四、按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或本罪之
誣告罪,追加起訴
四、犯與本罪有關係之藏匿人犯、湮滅證據、偽證、贓物各罪者
,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第7條分別定有明文
五、經查,本件追加起訴書之犯罪事實欄三第6行起敘明「竟與O金
素共同基於違反上述非法吸收資金經營銀行業務及違反多層次傳
銷管理法之犯意聯絡(後略)」,是依追加起訴之犯罪事實所載
,從形式上觀察,顯然係認被告甲OO加入最初起訴之本案被告O金
素所負責「O勝集團」後,與O金素基於共同犯意之聯絡,共同招
攬下線成員,而與O金素有共犯關係
此從追加起訴書首頁,在敘明本件追加起訴案由來源時,即表明
與原審法院以104年度金重訴字第7號審理中之案件(即最初起訴之
本案)有數人共犯一罪或數罪之相牽連關係等語,以及證據並所
犯法條欄二、(五)亦敘明相同意旨,並於證據並所犯法條欄四
敘明係認與最初起訴之本案有數人共犯一罪或數罪之相牽連關係
等語,更可以確認
是檢察官於O金素所涉最初起訴之本案第一審辯論終結前,以被告
甲OO與O金素共犯一罪或數罪,為刑事訴訟法第7條第2款所定之相
牽連案件,依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規定向原審法院追加起訴,
並非無據
原審疏未審酌上情,誤以本件追加起訴係認被告甲OO僅與O安可、
O芸瑜間有共犯關係,遂以被告甲OO與O金素案之犯罪事實間,不具
相牽連案件關係,認本件追加起訴不合法,而為公訴不受理判決
,難認允當
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依法撤銷原
判決,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妥適裁判,並不經言詞辯論為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第372條,判決如主
文
名詞
追加起訴 2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7條第2項,7,總則,法院之管轄

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265,第一審,公訴,起訴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72條,372,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125,罰則   6

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第1項,29,罰則   6

刑事訴訟法,第7條,7,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265,第一審,公訴,起訴   2

刑事訴訟法,第7條第2項,7,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72條,372,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上訴,第二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