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51條第6項,數罪併罰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一至三「罪名與宣告刑」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一至三「罪名與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應執行拘役捌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餘被訴部分(即附表二部分)均無罪
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二、案經附表一「被害人」欄所示之人分別訴由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信義分局報告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追加起訴
一、按檢察官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或
本罪之誣告罪,追加起訴,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一人犯數罪者,為相牽連之案件,同法第7條第1款亦有明定
本件檢察官起訴書犯罪事實欄原僅記載被告甲OO於如附表二編號1
「時間」、「地點」欄所示之時間、地點,向附表二編號1「被害
人」欄所示之O宜芳,以如附表二編號1「詐騙方式」欄所示手法
施詐,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嗣於本件言詞辯論終結前之107年12月19日,就其所認與上開犯罪事
實欄所載相牽連之犯罪即被告詐騙附表一編號1至3、附表二編號
2所示之被害人部分,以書面追加起訴,有追加起訴書可憑,核與
上揭規定並無不合,本院自應併予審理,合先敘明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文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上開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
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亦有明文
三、至於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
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均
具證據能力
五、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對附表一「被害人」欄所示之O奕婷、O聖然、O佳瑀所為之詐
欺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正值壯年,不思以正途取財
,反以假冒為科技公司主管,而向前揭被害人佯稱遺失錢包須借
錢搭車之方式,詐取金錢花用,所為非是
惟念其犯後坦承犯行,且已與告訴人O聖然、O佳瑀達成和解,並已
賠償告訴人O聖然5,000元、告訴人O佳瑀4,000元,有本院刑事審查庭
調解紀錄表1份、和解筆錄2份在卷可參(見107年度審易字第2851號
卷第37頁、第45至46頁),亦已賠償告訴人O奕婷人民幣2,900元(依
人民幣與新臺幣之匯率換算結果,應已全額賠償),此有被告與
告訴人O奕婷之微信對話紀錄附卷可佐(見107年度偵字第16883號卷
第73頁、第81頁),犯後態度尚佳,兼衡其犯罪情節、犯罪之動
機、目的、手段及被害人所受之損害程度,暨其係國中畢業之智
識程度、勉持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1項
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並定其應執行刑,以示
懲儆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之1條第1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因認被告就此部分,各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
此外,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
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30年上字
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52年台上字第1300號、76年台上字第4
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此部分詐欺取財犯行,無非係以被告於
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O宜芳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證述
、證人即告訴人O育幸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證述、署名「王兵」、職
稱為「上海電纜廠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之名片及署名「劉強」
、職稱為「上海中義房地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之名片各1紙等
證據資料,為其主要論據
(二)又證人O宜芳雖於警詢時指認被告之照片為對其行騙之人,
並於檢察官問其可否確認在庭被告是否就是當時向其借錢之人時
,證稱:確認等語(見107年度偵字第15168號卷第13至19頁、第54頁
),然其於本院行準備程序時陳稱:伊不確定被告是否就是當時
向伊借錢之人,伊當時提告時,聯絡不到騙伊的人,後來警察局
通知伊有找到犯案手法一樣的人,就請伊確認,當時警察給伊看
被告的照片,照片上被告上半身的穿著,跟騙伊的人很像,所以
伊就說那應該就是了,但伊不再追究被告了,因為被告已經把錢
還給其他人,如果被告有騙伊的錢,就沒有理由不還給伊等語(
見本院卷第31頁)
復依告訴人O宜芳所述,對其行騙之人尚有一名女子,然被告於本
院行準備程序時供稱其係一個人過來臺灣(見本院卷第32頁),
亦查無被告有與其他人進行詐騙行為之事實,益徵被告辯稱其並
未向O宜芳借錢等語,尚非無據
從而,自無法排除於本案及前揭另件詐欺案之「劉強」確係被告
以外之另一名男子,是尚難僅憑證人O宜芳於警詢及偵查中指訴,
及其所提出署名「劉強」之名片1紙,即遽認被告係以「劉強」名
義,詐騙告訴人O宜芳之行為人
(三)又證人O育幸於警詢中固然指認被告之照片為對其行騙之人
,並於檢察官問其可否確認在庭被告就是當時與其借錢之人,證
稱:可以等語(見107年度偵字第16883號卷第25至27頁、第142頁),
然其於本院行準備程序時陳稱:伊的情形跟告訴人O宜芳有點像,
伊現在看在庭被告,覺得被告跟當初對伊行騙之人只有九成像,
因為伊被騙的時候是晚上,本件伊不再追究被告,理由同告訴人
O宜芳等語(見本院卷第31頁),而告訴人O育幸係於107年3月23日
21時40分許之夜間時刻遭詐騙,是尚難排除證人O育幸於案發時,係
因現場之夜間照明不足而有辨識不清之情形
綜上所述,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尚不能使本院形成被告此部分
為有罪之確信,揆諸前揭說明,自應就此部分均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51條第6款、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
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明哲提起公訴,檢察官林希鴻追加起訴,由檢察
官蕭奕弘到庭執行職務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52年台上字第1300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追加起訴 4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1條第6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6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7條第1項,7,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265,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