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11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之1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1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之1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甲OO及乙OO部分均撤銷
甲OO犯如附表五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五所示之刑(含沒收)
甲OO犯如附表六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六所示之刑(含沒收),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陸月
其餘上訴駁回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貳萬捌仟貳佰玖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未扣案之「法務部行政執行假扣押處份命令」、「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政務科偵查卷宗」偽造公文書傳真本各壹紙上之「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偽造公印文各壹枚均沒收
主文(含主刑及沒收)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附表五編號2之罪,處附表五編號2所示之刑與沒收
甲OO犯附表五編號1,2之罪,各處附表五編號1,2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陸月
甲OO無罪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被告甲OO所為如犯罪事實一(二)所載犯行,及
被告乙OO如犯罪事實一(一)、(二)所載犯行,均與被告丙OO彼此間
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固無理由(詳後述理由貳部分),且未
指摘及此,惟原審關於犯罪事實一(一)、(二)既均有前揭違誤,自
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O、乙OO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檢察官上訴以:被告丙OO與同案被告乙OO於製作警詢筆錄前並未相
互串供,渠等2人竟於警詢中為相同內容之供述,同案被告乙OO警
詢中所述情節應足作為被告丙OO自白之補強證據,原審認被告丙
OO於警詢中之自白並無補強證據,因而為被告丙OO無罪之判決,顯
有認事用法之違誤等詞提起本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鄭仙杏提起公訴,檢察官何采蓉提起上訴,檢察官
陳惠珠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之
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
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同法
第159條之5第1項亦有明文
本判決以下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對
被告甲OO、乙OO而言,性質上屬傳聞證據,且被告甲OO、乙OO均已知
悉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之情形,惟被告甲OO與其選任辯護人
,及被告乙OO均於原審表示同意作為證據(見原審卷(一)第64、1
02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取證或不當之
情形,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
定,應認本案後述所引之傳聞證據,有證據能力
本判決以下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傳
聞法則之適用,因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且無證據證明係
公務員違法取得之物,依法自得作為證據
又公文書係指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文書,刑法第10條第3項定有明
文,而刑法上偽造文書罪,係著重於保護公共信用之法益,即使
該偽造文書所載名義制作人實無其人,而社會上一般人仍有誤信
其為真正文書之危險,仍難阻卻犯罪之成立
而刑法第218條第1項所謂偽造公印,係屬偽造表示公署,或公務員
資格之印信而言
惟倘非公署或公務員所用之印信,即為普通印章,故刑法第218條
第1項規定所稱之公印文,係指公署或公務員所用之印信蓋用所得
之印文而言,否則即為普通印文
(二)核被告乙OO如犯罪事實一(一)、(二)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
4第1項第1、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同法第339條之2第1項(原審漏
載第1項)之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
被告甲OO如犯罪事實一(二)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
偽造公文書罪、同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
同法第339條之2第1項(原審漏載第1項)之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款
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
另起訴書就被告甲OO所犯法條部分,雖漏列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
罪名,然犯罪事實欄已載明被告乙OO、甲OO持告訴人O雅媚所交付
之提款卡,於104年12月22日14時23分起至同年12月25日止,分別在臺
中市等地操作自動櫃員機,而以不正方法由該等自動付款設備提
領款項等情,已為起訴效力所及,且經檢察官於原審當庭補正被
告甲OO此部分之所犯法條(見原審卷(一)第202、203頁),併經原審
及本院審理時就此罪名告知被告甲OO及辯護人,自得併予審理
(三)被告甲OO於犯罪事實一(二)中行使前揭傳真本之偽造公文書前
,偽造前揭公印文,均屬偽造各該公文書之階段行為,而就上開
各該偽造公文書之行為,均屬嗣後行使該等文書之低度行為,均
不另論罪
(四)被告乙OO就犯罪事實一(一)、(二)所犯之罪,與被告甲OO、共犯
O萬忠、「兄仔」、其他不詳之成員,及被告甲OO就其犯罪事實一
(二)所犯之罪,與被告乙OO、共犯O萬忠、「兄仔」、其他不詳之
成員,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惟被告乙OO對
被告甲OO所犯行使偽造公文書罪部分並無犯意聯絡、行為分擔,
詳如後述)
(五)又被告乙OO、甲OO就犯罪事實一(二)所為前後2次向告訴人O雅媚
騙取如附表三所示金融帳戶相關物品與O錢,與其等騙取告訴人O
雅媚如附表三所示金融帳戶相關物品後,先後多次為附表四所示
盜領存款行為,及被告乙OO就犯罪事實一(一)於與被告甲OO騙取告
訴人O玉如附表一所示金融帳戶相關物品後,騎車搭載被告甲OO
為附表二所示各次盜領存款行為,均係基於同一詐欺取財或盜領
目的而為,且係於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法益,各行
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
以強行分開,在主觀上顯係基於同一之犯意接續為之,應均以接
續犯予以評價而各論以一加重詐欺取財罪及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
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
三所示金融帳戶相關物品而為附表二、四所示盜領存款行為,亦
係在同一犯罪目的、預定計畫下所為各階段行為,應認分別係以
一行為而觸犯前揭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被告乙OO就犯罪事實一
(一)、(二)與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一(二),均從一重論以刑法第33
9條之4第1項第1、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
(七)被告乙OO就犯罪事實一(一)、(二)所犯之罪,時間、空間互異,
被害對象亦非相同,應予分論併罰
(一)原審以被告甲OO、乙OO犯行明確,因予論罪科刑,固非無見,
惟查:1.犯罪事實一(一)部分,被告甲OO、乙OO及其所屬詐欺集團成
員,除詐取告訴人O玉如附表一所示金融帳戶之存摺、提款卡
及密碼外,尚詐取如附表一所示帳戶之通用印章1顆之事實,業據
告訴人O玉於警詢時指訴甚詳(見偵卷(一)第57、58、61頁),起
訴書已載明被告甲OO、乙OO及其所屬詐欺集團成員尚詐得告訴人O
玉所有如附表一所示帳戶之通用印章1顆,惟原審就此部分漏載
該通用印章1顆,容有疏漏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參照
)
查,未扣案之「法務部行政執行假扣押處份命令」、「臺灣臺北
地方法院檢察署政務科偵查卷宗」之偽造公文書「原本」各1紙,
雖屬被告甲OO所屬詐欺集團所有,且供作為犯罪事實一(二)犯行所
用之物,惟非屬被告甲OO所有,且被告甲OO亦無上開偽造公文書
「原本」各1紙之共同處分權,自無庸在被告甲OO罪刑項下宣告沒
收
原審於沒收之理由欄內說明「該等供傳真用之偽造公文書原本,
仍由該詐欺集團之某成員留存,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業
均已滅失,雖未扣案,仍應依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2項之規定,依
共犯責任共同原則,於被告甲OO所犯之罪主刑項下併予宣告沒收」
等語(見原審判決書第14頁倒數第4至8行),亦有違誤
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被告甲OO所為如犯罪事實一(二)所載犯行,及
被告乙OO如犯罪事實一(一)、(二)所載犯行,均與被告丙OO彼此間
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固無理由(詳後述理由貳部分),且未
指摘及此,惟原審關於犯罪事實一(一)、(二)既均有前揭違誤,自
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O、乙OO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乙OO年紀尚輕,竟
不知思循正當途徑獲取所需,而現今社會詐欺事件層出不窮、手
法日益翻新,政府及相關單位無不窮盡心力追查、防堵,大眾傳
播媒體更屢屢報導民眾被詐欺之新聞,卻先後參與詐騙集團而假
冒公務員或公務機關之名義進行詐欺取財,除民眾受騙而可能有
財產上損失外,並造成遭假冒名義公務員、公務機關之公信性減
損,對於社會上民眾間或民眾對於公務員、公務機關之信賴有所
破壞,所為並非可取,兼衡以被告甲OO犯後始終坦認犯行,而被告
乙OO自本案偵查、準備程序及審理之初均否認犯行,及至最後審
理期日始坦承犯罪之犯後態度,與被告甲OO、乙OO於本案詐騙集團
所擔任角色分工、告訴人O玉、O雅媚所受損害、被告甲OO與乙
OO是否實際獲取報酬等情節,暨被告甲OO、乙OO各自教育程度、生
活、工作狀況等一切情狀,各量處如附表五、六所示之刑,併就
被告乙OO部分定應執行之刑如主文第3項所示
(一)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定有明文
又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數額分
別為之(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同此)
所謂各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
限」,法院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各
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所
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
同沒收之責(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判決同此看法)
經查:1.被告甲OO於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其中向告訴人O雅媚取
得3,420,000元有取得預定報酬3%,而與被告乙OO共同自告訴人O雅媚
如附表三所示金融帳戶中盜領款項部分,是與被告乙OO盜領之金額
合併計算取得3%之報酬,業據被告甲OO供明在卷(見原審卷(一)第
63頁反面),而關於被告甲OO與被告乙OO共同盜領如附表三所示帳
戶存款金額為856,600元,是被告甲OO於犯罪事實欄一(二)所取得之
3%報酬合計為128,298元,此款項係屬被告甲OO犯罪所得,並未扣案
或合法發還與被害人,若予以宣告沒收或追徵價額,核無刑法第
38條之2第3項所列情事,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規定於
被告甲OO所犯之罪項下併予宣告沒收,且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
不宜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至於被告乙OO自陳尚未領取預定報酬(見原審卷(二)第36頁),且
無證據證明其已取得任何報酬或不法利益,爰不予宣告沒收
(二)按被告用以詐欺取財之偽造、變造等書類,既已交付於被害人
收受,則該物非屬被告所有,除偽造書類上偽造之印文、署押,
應依刑法第219條予以沒收外,依同法第38條第3項之規定,即不得
再對各該書類諭知沒收(最高法院43年度台上字第747號判例參照
)
惟上開偽造公文書「傳真本」上偽造之「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
署」印文各1枚,仍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於
被告甲OO所犯之罪項下宣告沒收
」等語甚詳(見原審卷(一)第63頁),是本案並無證據證明詐欺集
團成員係另行親自或委由不知情之刻印業者偽刻「臺灣士林地方
法院檢察署」印章1顆後,再交由被告甲OO蓋用在偽造公文書「傳
真本」上而偽造印文,亦無法排除詐欺集團成員係以電腦套印或
其他方式偽造上開印文之可能性
3.另被告乙OO所犯如犯罪事實一(一)、(二)部分,尚無證據證明與被
告甲OO及其他詐欺集團成員間,就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偽
造公文書犯行間有何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且經本院就此部分為
不另為無罪之諭知(詳後述理由六),自不得就未扣案之「臺灣
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偽造公印文各1枚,於被告乙OO犯罪事實一
(一)、(二)罪刑中宣告沒收,併此說明
六、公訴意旨另以:被告乙OO於犯罪事實一(一)、(二)所為,與被
告甲OO及綽號「兄ㄟ」等詐欺集團成員,尚基於行使偽造公文書之
犯意,推由被告甲OO持「法務部行政執行假扣押處份命令」、「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政務科偵查卷宗」之偽造公文書「傳真
本」各1紙,向告訴人O玉、O雅媚行騙,因認被告乙OO此部分所
為,尚犯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嫌云云
再參以被告乙OO、甲OO及其所屬詐欺集團雖係以假冒公務員名義方
式對告訴人O玉、O雅媚行騙,然該等手法係利用告訴人O玉、
O雅媚出於遵守公務部門公權力之要求或避免自身違法等守法態度
,令告訴人O玉、O雅媚誤認他方為公務人員身分為已足,並非
伴隨提出偽造之公文書為必要,則本案亦難僅憑被告乙OO與甲OO有
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即認被告乙OO對於上開行使偽造公文
書之情形為知悉或有預見,自不得論以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
使偽造公文書罪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乙OO有何共同行使偽造公
文書犯行,本應就此部分為無罪之諭知,惟公訴意旨就此部分認
與前開論罪科刑部分,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
另為無罪之諭知,併此說明
另被告甲OO依「阿忠」指示,被告丙OO則依不詳姓名之詐騙集團成
員指示,將其所有之車牌號碼000-000號重型機車交付被告乙OO,並
指示被告乙OO於同日13時30分前往約定地點,搭載同案被告甲OO前
往告訴人O玉位在臺中市○區○○路0段000巷00號住處,假冒法院
人員向O玉出示偽造之「法務部行政執行假扣押處份命令」、「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政務科偵查卷宗」,致告訴人O玉陷
於錯誤,將所申設如附表一所示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印章交付
同案被告甲OO,同案被告甲OO再依告訴人O玉提供之密碼,分次提
領共246,000元之款項,扣除應得之2.5%報酬後,將其餘款項交付被
告乙O
O
另同案被告甲OO依詐欺集團成員綽號「兄仔」之指示,被告丙OO則
依不詳姓名之詐騙集團成員指示,將其所有之車牌號碼000-000號重
型機車交付與被告乙OO,並指示被告乙OO於同日14時騎乘前揭車號
000-000號(改懸掛報廢車牌號碼000-000號),搭載同案被告甲OO至
告訴人O雅媚住處附近之臺中市北屯區瀋陽北路某早餐店前,由同
案被告甲OO假冒法院人員向O雅媚出示偽造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檢察署政務科偵查卷宗」,致告訴人O雅媚陷於錯誤,將所申設如
附表三所示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交付同案被告甲O
O
因認被告丙OO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同法
第339條之2第1項之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財物罪、
同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嫌云云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
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要旨參照)
另按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
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
第2項定有明文
又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檢察官或自
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各別被告
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
若共同被告具有共犯關係者,雖其證據資料大體上具有共通性,
共犯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共犯犯罪之證據,然為
保障其他共犯之利益,該共犯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除須無瑕疵
可指外,且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不得專憑該項陳述作為其他共犯犯罪事實之認定,即尚須以補強
證據予以佐證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丙OO涉犯前開罪嫌,無非係以同案被告甲OO之
自白、被告丙OO、乙OO之供述、告訴人O玉、O雅媚、證人O政堂於
偵查中之證述、偽造公文書影本、附表一、三所示帳戶之交易明
細、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書、監視錄影畫面翻拍照片等
為其主要論據
四、綜上所述,本案就被告丙OO涉案部分,除被告丙OO及同案被告
乙OO之105年1月6日警詢筆錄外,尚無其他補強證據可資佐證,且被
告丙OO及同案被告乙OO於警詢所述內容均存有明顯瑕疵而不足採
信,則公訴人指出之證明方法,無法證明被告丙OO有何前揭犯行
本件關於被告丙OO涉嫌犯罪之證明,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無從為有罪之判斷,自屬不
能證明被告丙OO犯罪,揆諸前開說明,原審就被告丙OO上開犯嫌
為無罪之諭知,尚無不合
檢察官上訴以:被告丙OO與同案被告乙OO於製作警詢筆錄前並未相
互串供,渠等2人竟於警詢中為相同內容之供述,同案被告乙OO警
詢中所述情節應足作為被告丙OO自白之補強證據,原審認被告丙
OO於警詢中之自白並無補強證據,因而為被告丙OO無罪之判決,顯
有認事用法之違誤等詞提起本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參、職權告發部分:按公務員因執行職務知有犯罪嫌疑者,應為
告發,刑事訴訟法第240條定有明文
被告甲OO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105年度審訴字第304號案件審理之1
05年1月12、13日對黃俊基詐騙部分,被告乙OO亦有陪同被告甲OO共同
前往(見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05年度偵字第6020號卷第5至8、14至
20、25至28頁),而被告甲OO於原審審理中亦稱上述詐騙黃俊基過
程中陪同之綽號「阿林」即被告乙OO(見原審卷(二)第36頁反面)
,是被告乙OO對於黃俊基遭詐騙之犯行,亦有涉犯刑法第211條、第
216條、第339條之1第1項第2、3款、第339條之2等罪嫌,而本院既因
執行本案審判職務知悉被告乙OO涉有上開犯罪嫌疑,爰依職權告
發,另由檢察官依法處理,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68條、
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2項、第28條、第216條、第211條、
第339條之2第1項、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第55條前段、第5
1條第5款、第219條、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
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43年度台上字第747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1 , 共同正犯 6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2 , 分論併罰 1 , 追加起訴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40條,240,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之1第1項,339-1,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1第1項第3款,339-1,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2,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7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7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7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8條第3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18條第1項,218,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3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2,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1第1項第3款,339-1,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1第1項,339-1,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0條第3項,10,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0條,240,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