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一庚○○犯如附表一編號二至四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二至四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其餘被訴如附表二編號一加重詐欺取財及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部分,均免訴
二甲○○犯如附表一編號四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一編號四所示之刑及沒收
三丁○○犯如附表一編號四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一編號四所示之刑及沒收
四丙○○犯如附表一編號一,二,五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一,二,五所示之刑及沒收
附表一編號一,二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五丑○○犯如附表一編號四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一編號四所示之刑及沒收
其餘被訴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部分,免訴
六戊○○犯如附表一編號三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一編號三所示之刑及沒收
丙○○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丙○○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萬玖仟玖佰捌拾伍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伍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戊○○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丑○○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丙○○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九五無鉛汽油肆拾貳點壹參公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HTC牌手機壹支(含SIM卡壹張),沒收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等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
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視為有前項
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有明文規定
本件所引用被告庚○○、甲○○、丁○○、丙○○、丑○○、戊
○○(下稱被告6人)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所為陳述之供述證據,檢
察官、被告6人及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均未爭執其證據能力,且於
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言詞或書面之陳
述作成之情況,並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認適於作為本案認定
事實之依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該供述證據有證據
能力
一、上開犯罪事實,業經被告庚○○、甲○○、丁○○、丙○○
、丑○○、戊○○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均坦承不諱,核與證
人即告訴人壬○○、乙○○、己○○○、辛○○於警詢及偵訊中
之證述、證人子○○、O柏叡、O聖紘、O雅芬於警詢及偵訊中之證
述大致相符,並有壬○○遭詐騙之之元大銀行自動櫃員機交易明
細表6張、存摺影本、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吳興街派出所受
理各類案件紀錄表、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吳興街派受理刑
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諮詢專線紀錄表、臺北
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吳興街派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
表、金融機構聯防機制通報單、警示帳戶凍結通報單、帳戶個資
檢視、三信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106年5月22日三信銀業字第10601
875號函暨帳號0000000000號開戶資料及交易明細(見和警分偵字第10
60023339號卷〈下稱警卷二〉第20頁至第21頁、第23頁至第27頁、第30
頁至第38頁、第44頁、第49頁至第51頁、中市警豐分偵字第1060072053
號卷〈下稱警卷三〉第50頁至第52頁、第57頁至第59頁)、106年9月
22日職務報告、帳號0000000000號交易明細表、帳號0000000000000號交易
明細表、帳號000000000000號交易明細表、丁○○指認甲○○、庚○
○照片、丙○○指認戊○○提款照片、O麗蓉遭詐騙之之臺南市政
府警察局麻豆分局埤頭派出所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內政部
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臺南市政府警察局麻豆分局埤頭派出
所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表、O南商業銀行匯款回條聯
2張、郵政跨行匯款申請書、乙○○遭詐騙之之臺南市政府警察局
第一分局德高派出所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內政部警政署反
詐騙案件紀錄表、臺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一分局德高派出所受理詐
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表、聯邦銀行存取款憑條、106年4月26日
丙○○提款畫面、使用之提款卡照片、106年5月3日戊○○提款畫
面、106年5月4日丑○○提款畫面(見警卷三第8頁至第10頁、第13頁
至第19頁、第40頁至第41頁、第56頁、第89頁至第95頁、第104頁至第
107頁、第109頁至第117頁)、帳號0000000000號開戶資料及交易明細、
己○○○遭詐騙之臺灣銀行匯款申請書回條聯、臺南市政府警察
局第一分局文化派出所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內政部警政署反詐
騙案件紀錄表、臺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一分局文化派出所受理詐騙
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表(見中市警五分偵字第1060073219號卷〈下
稱警卷四〉第5頁至第7頁反面、第10頁至第12頁反面)、三信商業
銀行股份有限公司107年1月31日三信銀管字第10700429號函暨帳號0000
000000號開戶資料及交易明細(見106年度偵字第30740號卷〈下稱偵卷
三〉第92頁至第95頁)、臺中市政府警察局第三分局扣押筆錄、
扣押物品目錄表、智弘加油站電子發票、106年6月24日智弘加油站
監視器畫面、丙○○交付辛○○之手機及SIM卡照片、交易明細照
片、AKY-7783號自用小客車車輛詳細資料、辛○○遭詐騙之之內政部
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臺中市政府警察局第三分局立德派出
所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臺中市政府警察局第三分局立德派
出所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見中市警三分偵字第1060031916號卷〈
下稱警卷一〉第21頁至第24頁、第26頁、第33頁至第41頁)等在卷可
稽,足徵被告6人之自白與事實相符,自堪採信
二、按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
時,基於相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
正犯之成立,且其表示之方法,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即相互間
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3724號判決意
旨參照)
又共同正犯,係共同實行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各
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
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參與實行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要件,其
行為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皆有參與為必要,倘具有相互利用其
行為之合同意思所為,仍應負共同正犯之責(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
字第1323號)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於106年4月19日修正後,該條第1項、第2項修正
為「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
欺、恐嚇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
性及O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前項有結構性組織,指非為立即
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不以具有名稱、規約、儀式、固定處所、
成員持續參與或分工明確為必要」
該條例再於107年1月3日將該條第1項內文中「具有持續性『及』O利
性之有結構性組織」,修正為「具有持續性『或』O利性之有結構
性組織」
而本案被告丙○○、戊○○參與本案詐欺犯罪組織時間分別係自
106年4月20日、106年4月底起,是以被告丙○○、戊○○為本案犯行
後法律有變更,應行新舊法比較,經比較新舊法結果,107年1月3
日修正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將犯罪組織修正為僅須具有
「持續性」或「O利性」其中一要件即可,自以修正前即106年4月
19日修正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之規定有利於被告丙○○
、戊○○,是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被告丙○○、戊○
○所犯本件參與犯罪組織犯行,自應適用106年4月19日修正之組織
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之規定,合先敘明
二、按106年4月19日修正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項、第2項之規定所
稱之犯罪組織係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欺、恐嚇為
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O利性之
有結構性組織,則依被告庚○○、丙○○、丑○○、戊○○、甲
○○、丁○○所述情節,本案被告庚○○、丙○○、丑○○、戊
○○、甲○○、丁○○所屬本案詐欺犯罪組織,自當屬3人以上
以實施詐術為手段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O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三、核被告庚○○就犯罪事實一之(二)至(四)所為,均係犯刑法第
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被告丙○○所為,係犯106年4月19日修正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
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就犯罪事實一之(一)及
(二)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
財罪,就犯罪事實二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丑○○就犯罪事實一之(四)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
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被告戊○○所為,係犯106年4月19日修正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
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就犯罪事實一之(三)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
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被告丁○○、甲○○就犯罪事實一之(四)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
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公訴意旨固認被告庚○○就犯罪事實一之(二),係犯刑法第339條之
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未遂罪,然本罪於
告訴人壬○○匯入款項至人頭帳戶時,詐欺取財犯行即屬既遂,
與被告庚○○事後有無取得該款項無涉,公訴意旨認被告庚○○
因未取得贓款而未遂,似有誤會,惟既遂犯與未遂犯,犯罪之態
樣或結果雖有不同,然其基本事實同一,不生變更起訴法條之問
題,本院亦已一併告知既遂罪名(見本院卷第228頁反面),無礙
其訴訟上權利,附此敘明
被告庚○○、丁○○、甲○○、丑○○就犯罪事實一之(四)所示三
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犯行,與所屬詐欺犯罪組織成員間,均有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一)、按如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
O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
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
O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
包括之一罪(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被告戊○○分別於附表二編號3所示密接之時間,持用附表二編號
3所示之人頭帳戶金融卡,多次提領及轉帳附表二編號3所示被害
人遭詐騙之款項,渠等主觀上顯均基於單一之犯意,以數個舉動
接續進行,而侵害同一O益,在時間、O間上有密切關係,依一般社
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
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自應就渠等持人頭帳戶
金融卡數次提領同一被害人遭詐騙款項之行為,分別論以接續犯
之一罪
又起訴書雖漏未記載被告戊○○尚於附表二編號3之所示之時間
轉帳告訴人乙○○遭詐騙而匯入附表二編號3所示人頭帳戶之款項
,然此部分與附表二編號3所示其餘提領及轉帳行為為接續犯之
一罪關係,應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
(二)所犯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2罪)及犯罪事實二所犯之
詐欺取財罪(1罪),均犯意各別,行為互殊,俱應分論併罰
(三)、被告丙○○、戊○○所犯參與犯罪組織罪與刑法第339條之4
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應為想像競合,理由如下
:1.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於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並自同年4月2
1日起生效O行,該條例第2條第1項修正為「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
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欺、恐嚇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
5年有期徒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O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係藉由防制組織型態之犯罪活動為手段,以
達成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之目的,乃於該條例第3條第1項
前段與後段,分別對於「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及「參與」
犯罪組織者,依其情節不同而為處遇,行為人雖有其中一行為(
如參與),不問其有否實施各該手段(如詐欺)之罪,均成立本
罪
又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避
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刑法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原認屬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得評價
為牽連犯之二犯罪行為間,如具有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
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
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倘其實行之二行為,無局部之重疊,行為著手實行階段亦有明顯
區隔,依社會通念難認屬同一行為者,應予分論併罰
因而,行為人以一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並分工加重詐欺行為,同
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取財罪,雖其參與犯罪組織之
時、地與加重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
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
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如予數罪併罰
,反有過度評價之疑,實與人民法律感情不相契合
其含義有二,一為無責任即無刑罰原則(刑法第12條第1項規定:
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即寓此旨)
是以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
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O益,應僅就首次
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之
犯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將
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所
犯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
判決意旨參照)
2.經查,被告丙○○、戊○○參與本案3人以上組成之詐欺集團,
擔任取款之車手提領款項工作,分別對附表二編號1至2及3所示被
害人實行加重詐欺之犯行,同時犯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參
與罪,則被告丙○○所參與之犯罪組織行為,與其加入犯罪組織
後之首次即附表二編號1所示加重詐欺取財犯行間、被告戊○○
所參與之犯罪組織行為,與其加入犯罪組織後之首次即附表二編
號3所示加重詐欺取財犯行間,在自然意義上雖非完全一致,然二
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
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而為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之加重詐
欺取財罪論處
公訴意旨認被告丙○○、戊○○本案所犯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
財罪部分,應與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
罪分論併罰,容有未合,併予指明
六、被告丑○○前因強盜等案件,經本院以98年度訴字第3276號判
決判處有期徒刑5年2月、4月,應執行有期徒刑5年5月確定,於102年
6月6日假釋出監併付保護管束,於103年8月9日保護管束期滿未經
撤銷假釋而執行完畢,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
憑,其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
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七、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庚○○、丙○○、丑○
○、戊○○、甲○○、丁○○正值青壯,不思以合法途徑賺取錢
財,竟率爾參與詐欺犯罪組織,擔任詐欺犯罪組織車手或收取車
手提領款項之角色,雖非直接對被害人O行詐術騙取財物,然車手
或收取車手提領款項之角色除供詐欺集團成員遂行詐欺取財行為
外,亦同時增加檢警查緝犯罪及被害人求償之困難,對社會治安
實有相當程度之危害,況近年詐騙集團盛行,造成多數被害人鉅
額損失,嚴重破壞社會治安,其行徑廣為社會大眾所髮指,被告
6人參與詐欺集團,意圖以輕鬆提領款項之O式,牟取不法利益,
價值觀念偏差,且造成社會信任感危機,損害被害人財產O益甚鉅
,兼衡被告6人於詐欺集團所擔任之角色、犯罪分工及不法所得、
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均未賠償被害人損失,暨被告庚○○
為國中畢業、O從事板模工、離婚、有1名未成年女、經濟狀況勉
持,被告甲○○為高職畢業、從事綁鐵工、未婚、有未成年子女
、經濟狀況普通,被告丁○○為二專肄業、O從事腳踏車組裝、已
婚、有3位未成年子女、經濟狀況勉持,被告丙○○為高職肄業
、O從事葬儀社工作、未婚、經濟狀況勉持,被告丑○○為國中肄
業、O從事焊接工、未婚、經濟狀況勉持,被告戊○○為高職畢業
、O從事技術員、未婚、經濟狀況勉持之智識程度及家庭經濟狀
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表一所示之刑,並就被告庚○○、
丙○○(即附表一編號一、二)部分定應執行刑,且就被告丙○
○所犯附表一編號五詐欺取財罪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故共同犯罪之人,其所得之沒收,應就各人分得之數為之(最高
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986號判決、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
議決議參照)
(一)、被告庚○○就犯罪事實一之(三)、(四)各獲得1,500元、300元之
報酬,業據被告庚○○於本院審理中供承在卷(見本院卷第228頁
反面至第229頁反面),屬被告庚○○之犯罪所得,均應依第38條
之1第1項規定,於所犯各次犯行宣告沒收,且於全部或一部不能
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二)、被告戊○○就犯罪事實一之(三)獲得1,000元之報酬,業據被
告戊○○於本院審理中坦承在卷(見本院卷第229頁反面),屬被
告戊○○之犯罪所得,應依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於該次犯行宣告
沒收,且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刑法第38
條之1第3項,追徵其價額
(三)、被告甲○○、丑○○就犯罪事實一之(四)分別獲得300元、20
0元之報酬,業據被告甲○○及丑○○於本院審理中供陳明確(見
本院卷第229頁反面),分別屬被告甲○○、丑○○之犯罪所得,
均應依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於所犯犯行宣告沒收,且於全部或一
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規定,追
徵其價額
就犯罪事實二,被告丙○○所詐得之95無鉛汽油42.13公升,亦為其
犯罪所得,均應依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於其所犯各次犯行宣告沒
收,且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刑法第38條
之1第3項,追徵其價額
(五)、被告丁○○於本院準備程序供稱:伊就犯罪事實一之(四)並
沒有拿到報酬等語(見本院卷第229頁反面),且本案並無其他證
據認定被告丁○○實際上有獲得報酬,自難認定其犯罪所得,故
無犯罪所得應予沒收之問題
二、按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
為人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
查扣案之HTC牌手機1支(含SIM卡1張),為被告丙○○所有,供其犯
犯罪事實二詐欺取財犯行所用之物,業據被告丙○○供承在卷,
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宣告沒收
因而認被告庚○○涉嫌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發起
、主持、操縱、指揮犯罪組織罪及就附表二編號1部分涉犯刑法
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加重詐欺取財罪
被告丑○○則涉嫌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參與犯罪
組織罪等語
貳、按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款規定「案件曾經判決確定者,應諭
知免訴之判決」,係以同一案件,已經法院為實體上之確定判決
,該被告應否受刑事制裁,既因前次判決而確定,不能更為其他
有罪或無罪之實體上裁判,此項原則,關於實質上一罪或裁判上
一罪(如連續犯、牽連犯、想像競合犯),其一部事實已經判決
確定者,對於構成一罪之其他部分,亦均應適用,此種事實係因
審判不可分之關係在審理事實之法院,就全部犯罪事實,依刑事
訴訟法第267條規定,本應予以審判,故其確定判決之既判力自應
及於全部之犯罪事實(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2578號判例、49年台非
字第20號判例、60年台非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法律上一罪之案件,無論其為實質上一罪(接續犯、繼續犯、
集合犯、結合犯、吸收犯、加重結果犯)或裁判上一罪(想像競
合犯及刑法修正前之牽連犯、連續犯),在訴訟上均屬單一性案
件,其刑罰權既僅一個,自不能分割為數個訴訟客體
而單一案件之一部犯罪事實曾經有罪判決確定者,其既判力自及
於全部,其餘犯罪事實不受雙重追訴處罰(即一事不再理),否
則應受免訴之判決(最高法院98年度台非字第3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因此同一案件,已經法院為實體上之確定判決,該被告應否受刑
事制裁,即因前次判決而確定,不能更為其他有罪或無罪之實體
上裁判
蓋此情形,係因審判不可分之關係,在審理事實之法院,對於全
部犯罪事實,依刑事訴訟法第267條之規定,本應予以審判,故其
確定判決之既判力,自應及於全部之犯罪事實
是依據現有事證,僅能認定被告庚○○亦係參與犯罪組織者,只
是其在該詐欺犯罪組織中,屬於收取車手頭所收取之詐欺款項之
較高位階,尚難認定其與該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小麥」及「
五月花」之成年男子間有共同發起、主持、操控或指揮犯罪組織
之情,是公訴意旨認被告庚○○所為,涉嫌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
例第3條第1項前段發起、主持、操縱、指揮犯罪組織罪嫌,尚有未
合
二、被告庚○○、被告丑○○前因參與由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
「小麥」、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代號「五月花」等人所屬具有持續
性、O利性、結構性犯罪組織之詐欺集團,而對被害人為加重詐欺
取財犯行,其2人所為參與上開詐欺犯罪組織之犯行,被告庚○○
業經本院以107年度訴字第1111號判決認定此部分犯行,與其參與
該犯罪組織於106年5月7日所犯之加重詐欺取財犯行,具有想像競合
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而從一重論以加重詐欺取財罪,該案並已
於107年8月27日確定
而被告丑○○參與該犯罪組織於106年5月3日所犯之首次加重詐欺取
財犯行,該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亦經本院於107年1月31日以106年
度訴字第2277號判決確定,有上開2案件之判決書及其2人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33至139、260頁、第2
46至248、207頁)
是依上開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所示,被告庚○
○本案參與犯罪組織犯行,僅係其參與另案即本院107年度訴字第
1111號同一犯罪組織之繼續行為,為實質上一罪關係,揆諸上開說
明,此部分參與犯罪組織犯行,應為上開確定判決既判力效力所
及
又其參與該詐欺犯罪組織於附表二編號1所示106年4月25日所犯之首
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依前揭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
意旨,參與犯罪組織犯行與首次之加重詐欺取財犯行具有想像競
合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為法律上一罪之案件,則其參與犯罪組織
犯行已經本院以107年度訴字第1111號判決確定,其確定判決之既
判力,自應及於其所犯之首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
檢察官就此部分犯行提起公訴,並認與被告庚○○、丑○○上開
有罪部分為數罪之分論併罰關係,本院自均應依法另為免訴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2條第1款,106年
4月19日修正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刑法第2條第1
項前段、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39條第1項、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第47條第1項、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
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38條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372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986號判決、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2578號判例、49年台非字第20號判例、60年台非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非字第3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
名詞
想像競合 10 , 繼續犯 1 , 吸收犯 1 , 集合犯 1 , 結合犯 1 , 加重結果犯 1 , 共同正犯 3 , 接續犯 4 , 分論併罰 4 , 牽連犯 3 , 評價為一罪 2 , 連續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67條,267,第一審,公訴,起訴

刑事訴訟法,第267條,267,第一審,公訴,起訴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9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6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6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5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4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條,1,A   3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267條,267,第一審,公訴,起訴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條第2項,1,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2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2條第1項,12,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