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O○○犯如附表一至三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至三「罪刑」欄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伍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庚○○犯如附表一至三所示之罪,均累犯,各處如附表一至三「罪刑」欄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陸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庚○○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判決節錄
二、案經O許淑女、O錦苔、O美麗、O璟玫、O秋萍、O晶兒、戊○○
、己○○、辛○○○、甲○○、壬○○、丙○○、O郁鈱、乙○○
、O中侑、O怡伶分別訴由臺中市政府警察局第四分局、第一分局
、清水分局、第三分局報告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起訴及追
加起訴
理由一、按除被告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
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者外,於刑事訴訟法第
273條第1項程式進行中,被告先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時,審判
長得告知被告簡式審判程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代理人、辯護
人及輔佐人之意見後,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式
除簡式審判程式、簡易程式及第376條第1項第1款、第2款所列之罪
之案件外,第一審應行合議審判,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
284條之1分別定有明文
本件被告丁○○、庚○○所犯係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3年
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以外之罪,並於本
院行準備程式時,就被訴事實均為有罪之陳述,本院合議庭依刑
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84條之1規定,經評議結果,裁定改
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式,且依同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
適用傳聞法則有關限制證據能力之相關規定,合先敘明
(一)按人頭帳戶之存摺、提款卡等物既在犯罪行為人手中,於被害
人匯款至犯罪行為人之人頭帳戶,迄警察受理報案通知銀行將該
帳戶列為警示帳戶凍結其內現款時,犯罪行為人實際上既得領取
,對該匯入之款項顯有管領能力,自屬既遂,應成立刑法第339條
第1項之詐欺取財既遂罪(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97年法律座談
會刑事類提案第13號意旨參照)
三編號1()至4所示各次共同詐得財物部分,均係犯刑法第3
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二)被告2人參與以從事詐術行騙之犯罪集團,且擔任O手,依照上
級指示提領民眾遭詐騙的款項,雖被告2人並不負責撥打電話向被
害人等施以詐術,而推由同一詐欺犯罪集團之其他成員為之,但
被告2人及同屬該詐欺犯罪集團其他成員之間,就上開詐欺犯行
分工各擔任打電話施詐、居間聯繫及向受騙被害人收取詐騙款項
等任務,其犯罪型態具有相當之計畫性,需由多人縝密分工方能
完成,被告2人對此應有所認識,而仍參與該犯罪集團,揆諸上開
說明,被告2人雖未參與上開犯行之全部行為階段,仍應就其所參
與部分,與該詐欺犯罪集團其他成員所為之詐欺取財、得利犯行
,負共同正犯之責任
是被告2人就附表一至三所示之犯行,與渠等所屬之詐欺集團其他
不詳成年成員間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均應論以共同正犯
(三)被告2人與本案詐欺集團成員共同詐欺如附表一編號6、7、附表
二編號2、3、6、7、附表三編號3、4所示之人,致渠等陷於錯誤,
多次匯款,因而取得財物,及被告2人於如附表一編號1至7、附表
二1至4、6、7、附表三編號4所示示時、地,多次提領贓款,均係
為達到詐欺取財之目的,而各侵害同一被害人之同一財產法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均極為薄弱,難以強行分開,依一般社會健全觀
念,應就同一被害人之各次受詐匯款行為,及被告2人就對同一被
害人所匯款項之多次領款行為,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
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各論以接續犯之單純一罪,各論以一三
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四)被告2人與本案詐欺集團成員共同詐欺如附表三編號1所示之人
,致其陷於錯誤,接續匯款及購買虛擬貨幣比特幣,因而取得財
物及財產上不法法利益,係以一行為,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
財及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得利罪,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
之規定,從一重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斷
(五)被告2人所犯附表一至三所示19次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間
,均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六)檢察官雖未就如附表一編號6、7至、附表二編號6至
、附表三編號1、3、4所示之詐得財物及財產上不法利益部
分提起公訴,惟附表一編號7至(臺中地檢署107年度偵字第
21270號)業經移送併辦審理,其餘部分與前揭業經起訴,本院論罪
科刑之部分分別有接續犯、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為起
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理
(七)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2人均正值青年,非無謀
生能力,不思循正當途徑賺取財物,竟貪圖不法利益,擔任提領
詐欺贓款之O手,無視政府一再宣示掃蕩詐欺集團決心,造成被害
人之損失,同時使不法份子得以隱匿真實身分,減少遭查獲之風
險,助長犯罪,破壞社會秩序及社會成員間之互信基礎甚鉅,行
為實值非難,惟審酌被告2人於犯後均坦認犯行之態度,惟迄今尚
未與O一被害人達成和解,並參酌告訴人辛○○○、O中侑、被害
人O郁芯、告訴人O許淑女代理人O週密之意見(見訴2683號卷第41頁
、訴2855號卷第30頁、訴2017號卷第117頁),暨被告2人固均係擔任
車收工作,惟被告丁○○負責變更人頭帳戶金融卡密碼,並將被
告庚○○提領之款項轉交與「肆」,被告丁○○於本案詐欺集團
之地位應略高於被告庚○○,此自被告丁○○所獲得為每日1500元
,略高於被告庚○○所獲得之1000元報酬即可自明,兼衡渠等獲利
情形(詳後敘),及被告庚○○高中肄業,未婚,與父母親同住
,父母親由弟弟扶養,入監之前無業,在家幫忙整理家務,家裡
經濟狀況勉持
被告丁○○國中畢業,已婚,育有1名未成年子女,目前從事大貨
車行車記錄器安裝人員,家裡還有母親,母親自己有工作,每個
月多少給母親錢,家裡經濟普通之智識程度及生活狀況(見訴21
07號卷第117頁),以及本案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等一切情狀,
各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分別定其應執行刑
(八)按刑法第47條所規定累犯之加重,以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
部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其
要件
而數罪併罰之案件,雖應依刑法第50條、第51條規定就數罪所宣告
之刑定其應執行之刑,然此僅屬就數罪之刑,如何定其應執行者
之問題,本於數宣告刑,應有數刑罰權,此項執行方法之規定,
並不能推翻被告所犯係數罪之本質,若其中一罪之刑已於定執行
刑之裁定前執行完畢,自不因嗣後定其執行刑而影響先前一罪已
執行完畢之事實,謂無基此而為累犯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104年
度台非字第97號裁判要旨參照)
嗣甲、乙案固經本院以106年度聲字第5049號裁定定應執行刑為有期
徒刑7月,於106年12月22日確定,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足
憑(見本院107年度訴字第2107號卷第8至12頁),然被告庚○○所犯
甲案之刑既已於定執行刑之裁定前執行完畢,自不因嗣後定其執
行刑而影響先前一罪已執行完畢之事實,茲被告庚○○於上開甲
案之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
各罪,均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九)數罪併罰定應執行刑之裁量標準,法無明文,然其裁量仍應兼
衡罪責相當及特別預防之刑罰目的,具體審酌整體犯罪過程之各
罪關係【例如各行為彼此間之關聯性(數罪間時間、空間、法益
之異同性)、所侵害法益之專屬性或同一性、數罪對法益侵害之
加重效應等】及罪數所反應行為人人格及犯罪傾向等情狀綜合判
斷,為妥適之裁量(最高法院104年度台抗字第718號裁定意旨參照
)
本院審酌被告2人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之時間均未滿1個月,期間所犯
本案之19次詐欺取財犯行,均為接近時日或同日所犯,罪名相同
,犯罪手法雷同,且被告2人各次擔任取款之方式並無二致,如以
實質累加之方式就本件於短時間內反覆實施之犯行定其應執行之
刑,處罰之刑度顯將超過其行為之不法內涵,而違反罪責相當性
原則,是本院斟酌本件整體犯罪之各行為所侵害法益屬同種財產
法益,以及被告2人犯罪行為之不法與罪責程度、對其施以矯正
之必要性等情狀後,就被告2人所犯附表一至三所示各罪,分別定
其應執行之刑如主文所示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2項定有明文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參照)
又同一被告所犯二罪,就於其中一罪宣告沒收,即不應於另一罪
重複宣告沒收(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640號判決參照)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O號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第5項定有明文
探究刑法第38條之1關於沒收犯罪所得之立法理由,係為避免被告
因犯罪而坐享犯罪所得,顯失公平正義,而無法預防犯罪,以符
合任何人O不得保有犯罪所得之原則,並基於徹底剝奪犯罪所得之
意旨,不問犯罪成本、利潤,均應沒收,以遏阻、根絕犯罪誘因
然苟無犯罪所得,自不生利得剝奪之問題,固不待言,至2人以上
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倘個別成員並無
犯罪所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
同無「利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
不法利得龐大,一概採取絕對連帶沒收、追繳或追徵,對未受利
得之共同正犯顯失公平
又所謂各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
權限」,法院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
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
所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
同沒收之責
至於上揭共同正犯各成員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係關於沒收
、追繳或追徵標的犯罪所得範圍之認定,因非屬犯罪事實有無之
認定,並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無須證明至毫無合理懷疑之
確信程度,應由事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依自由證明程序釋明
其合理之依據以認定之
是被告庚○○因本案所獲得之報酬6,000元、被告丁○○因本案所獲
得之報酬1,500元,為其本案之犯罪所得,既未發還被害人等,復
查無過苛條款之適用,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宣告沒收,並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同條第3項規定,
追徵其價
查本件被告2人如附表一至三所為之犯行雖為數罪,然其並非以被
害人之人數或詐騙金額計算報酬,即難以計算被告2人就各該被害
人受詐欺部分各自確切之犯罪所得為何,而分別在各該犯行之主
文下諭知沒收,惟被告2人就上開犯罪所得加總即為上開全部犯
罪之所得,本院即另立項次宣告沒收其全部犯罪所得,則犯罪所
得即與所認定之犯罪事實相一致,雖未能分別於各次犯罪之主文
下諭知沒收,應仍與現行刑法之規範意旨相合,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
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47條第1項、第55條、第51條第5款、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郭明嵐提起公訴、追加起訴、移送併辦審理,檢察
官癸○○到庭執行職務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非字第97號裁判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抗字第718號裁定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640號判決參照
名詞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2 , 分論併罰 1 , 追加起訴 2 , 共同正犯 8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284-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47,累犯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第2款,376,上訴,第三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第1款,376,上訴,第三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273,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