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本院審酌上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陳述作成時之情況,並無不
能自由陳述之情形,亦未見有何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且與待證
事實具有關連性,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自均有證據能力
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無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提示予被告辨識而為合法調查,依刑事
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自均得作為本判決之證據
(二)被告雖以前詞置辯,但本院基於以下的理由,認為被告的
辯解不足採信:1.被告雖辯稱本案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寫有密碼
之紙條是在精誠路的原租屋處遺失云云,然被告亦自承發現本案
帳戶資料遺失時,租屋處並無被翻動或門窗遭破壞的痕跡,且除
本案帳戶資料外別無其他財物遺失,若果真係竊賊侵入被告租屋
處行竊,豈有僅竊取本案帳戶資料而置其他有價值之財物於不顧
之理?而被告租屋處又沒有任何經過翻動的跡象?故被告辯稱在
原租屋處遺失云云,顯有可疑
被告對於其所持有之本案帳戶的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一旦交予他
人,只能任人使用,即非自己所能掌控,被告雖可能無法確知該
不詳身分之他人將如何利用本案帳戶之金融卡及密碼,然其應可
預見刻意使用陌生人之帳戶者,恐遭作為詐取財物工具之可能,
卻仍將前開帳戶金融卡及密碼交予不詳身分之他人,而容任該項
犯罪行為之繼續實現,足以證明被告應具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犯
罪之不確定故意
二、本案被告係出於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而將本案帳戶
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交給詐騙集團成員作為本案詐欺犯罪之用
,其雖未參與上開犯罪之構成要件行為,然既係以幫助他人犯罪
之意思,實施上開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其犯行堪以認定
又本案依被告之陳述及告訴人之指述,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確
有3人以上之共同正犯參與本案詐欺取財之過程(蓋1人分飾多角,
亦屬可能之事),基於有疑唯利被告原則,尚難認該詐騙集團成
員人數已符合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所定「3人以上共同犯之
」之構成要件
因此,被告的行為,是觸犯了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
之幫助犯詐欺取財罪
二、被告之行為僅止於幫助,並非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自任正犯
,其不法內涵較正犯為輕,故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按正犯
之刑減輕之
三、對於被告的量刑,本院依刑法第57條規定,以行為人之責任為
基礎,審酌被告:
(三)在本案犯行前並無犯罪經法院科刑紀錄之素行,有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查(見本院卷第5頁)
(四)自陳之智識程度與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70頁)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定有明文
二、被告交付給詐騙集團成員的本案帳戶存摺、金融卡、密碼等
資料,固屬於被告且供其犯罪所用之物品,惟該帳戶均已遭警示
凍結,此等物品已無法使用並失其財產上價值,又已交付該詐騙
集團成員且未扣案,諒執行沒收徒增程序耗費,亦無刑法上的重
要性,故不對之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條、第339
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
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30,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