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為櫻花通商有限公司(下稱:櫻花公
司)之登記負責人、財務管理者,其夫即同案被告O國發(下逕
稱姓名,涉犯詐欺及行使偽造私文書等犯行部分,業經臺灣高等
法院臺中分院以106年度上訴字第217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得易科罰
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4年
確定,並經最高法院以107年度台上字第2127號判決上訴駁回確定
)為櫻花公司之實際負責人
嗣於102年2月4日前某日,被告、O國發均明知其等及櫻花公司當時
資力欠佳,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共同基於詐欺及行使偽造
文書之犯意聯絡,在位於臺中市○○區○○路0段000○00號「沅興
電器行」內,由O國發O告訴人、其妻即告訴代理人O珍華(下逕稱
姓名)佯稱:欲承攬濟興基金會安養中心之第二階段工程,需要
資金1600餘萬元,希望由告訴人先出資,之後將如期歸還云云,致
告訴人、O珍華誤信為真,於102年2月6日,以其經營之沅興電器行
名義,與櫻花公司簽立借款協議書
因認被告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及刑法第216條、
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等罪嫌
二、按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2項規定:「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
查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在學理上,以嚴謹證據法則
稱之,係為保護被告正當法律程序權益而設,嚴格限制作為判斷
、認定基礎之依據,必須係適格之證據資料,並經由完足之證據
提示、辨認、調查與辯論,始能為不利於被告之有罪判決,至於
對其有利之無罪判決,自不在此限
學理上乃有所謂彈劾證據,與之相對照,作用在於削弱甚或否定
檢察官所舉不利被告證據之證明力,是此類彈劾證據,不以具有
證據能力為必要,且毋庸於判決理由內,特別說明其證據能力之
有無(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761號判決意旨參照)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
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諭知被告
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意旨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有前開詐欺取財及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
,無非係以被告於偵查中之供述、O國發於偵查中之供述、告訴
人及O珍華於偵查中之指訴、證人即櫻花公司業務助理陳雯雯於偵
查中之證述、102年2月6日之借款協議書、被告及O國發交付告訴人
之圖面、書面、經費及概算明細表、本院103年度司票字第803號裁
定、確定證明書、彰化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彰化銀行)
支票存款帳號資料及交易明細查詢、支票正反面影本、支票簽收
資料、彰化銀行潭子分行105年12月23日彰潭字第0000000A002545號函及
其所附之支票正反面影本、沅興電器行自102年1月26日起至102年8月
7日之請款單及附表二之支票影本等為其主要論據
(二)、就公訴意旨所指被告與同案被告O國發共同行使偽造私文書
及詐得附表一編號1至14、16至24、26至28、30至32、34至49所示支票部
分:1.O國發於101年10月間,明知除100年間冷氣工程外,濟興基金
會無冷氣與醫療設備第2階段工程擬發包、櫻花公司亦無承攬濟興
基金會其他工程等情事,且知悉櫻花公司當時資力欠佳,竟意圖
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之犯意,O告訴人佯稱:欲承攬
濟興基金會安養中心冷氣與醫療設備第二階段工程,需要資金1
600餘萬元,希望由告訴人先墊付款項,之後將如期歸還等語,使
告訴人誤信為真,於101年10月11日以其經營之「沅興電器行」名義
與櫻花公司簽訂合約書,告訴人並因此交付如附表一編號1至14、
16至24、26至28、30至32、34至49所示支票(金額及發票人等各詳如附
表一編號1至14、16至24、26至28、30至32、34至49所示),支票部分
並經O國發持以提示兌現
2.被告固有公訴意旨所示交付經費概算明細表予告訴人及O珍華,
及收受告訴代理人交付之如附表一編號10、23及39所示之支票,惟
難認其與O國發就上開詐欺取財犯行間有犯意聯絡
(提示偵卷一第16頁正反面之102年2月6日協議書)這是在冷氣工程
完工之後O國發與O珍華簽立的,協議書第一條是說「利潤可得工
程獲得利潤的一半,大概是百萬,但是不能夠低於三百萬的利潤
」,是因為被告他本來是要邀我投資合作,他就先開這樣條件,
簽好之後他說要變成用借款的部份
(提示偵續卷第102-129頁經費概算明細表)這份是被告及O國發拿給
我們的,上面有寫我老公的「賴」,就是未來我們要做的工程,
被告不一定會懂工程,但會計是她做帳的,所以在上面標「賴」
,應該是O國發標的,因為他才懂工程細項,我們在場也是聽O國
發說明我們大概有哪些工程要做,被告沒有跟我們說明內容、細
項如何O作,只是依照O國發的指示把經費概算明細表交給我們,
然後說之後其他有作帳或帳戶的問題,還是有支票簽收的問題,
他不在,就找被告,或是陳雯雯,因為他常常跑台南跟高雄,台
南也是有一個基金會
基此,被告既不知悉櫻花公司確未承攬濟興基金會第二期工程,
亦不知悉係因O國發O告訴人及O珍華訛稱上開第二期工程有資金及
施工需求之必要,始要求其簽收O珍華交付之如附表一編號10、23及
39所示支票及將經費概算明細表交付予告訴人及O珍華等情,自難
認其與同案被告O國發就上開詐欺取財犯行有犯意聯絡
O國發此部分犯行,亦經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以106年度上訴字第
217號判決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並經最高法院以107年度台上字第21
27號判決上訴駁回確定
被告亦僅係依O國發之指示為之,其對於櫻花公司是否確有承攬濟
興基金會第二階段工程、O國發邀約沅興電器行承攬上開工程及告
訴人、O珍華交付支票之緣由均不知悉,自難認其與O國發就上開
詐欺取財犯行間有犯意聯絡:又就附表一編號15、25、29及33「支
票號碼」欄所示之支票部分,因告訴人將上開支票交付之日期均
係在公訴意旨所指被告O告訴人施行詐騙行為之前,是此部分告訴
人及O珍華交付支票亦顯非因O國發上揭詐騙行為所為
卷內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O獨或與O國發共同施用詐術而
取得如附表一編號1至49所示支票之犯行,或被告有O獨或與O國發
共同行使偽造之工程圖面之犯行,是檢察官認被告涉犯公訴意旨
所指之詐欺取財犯行及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所提出之證據,本院
認於訴訟上之證明,尚未達足使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尚有合理之懷疑存在,亦即不能得
有被告不利之心證,因此認為被告之罪嫌,尚屬不能證明,揆諸
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依法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76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2項,15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