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之認定,乃係據以確定具體刑罰權之基礎,務經
嚴格之證明,所憑之證據不僅應具證據能力,進者須經合法之調
查程序,否則不得作為有罪認定之依據,然若法院審理之結果,
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存在,承之同法第308條前
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至其理由之論敘僅須
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
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
據仍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故無罪之判決書無庸就所持證據
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加以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
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時
,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
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號判例均足資參照)
四、本件公訴人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逃逸罪嫌,
無非係以:(一)被告甲OO於偵查中之陳述
(一)按刑法第185條之4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逃逸罪,其立法
目的,乃為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
駕駛人於肇事後,能使被害人即時救護,足見立法者認為駕駛人
駕車肇事後,倘能將被害人即時救護,或留在現場處理,避免後
車再次撞擊傷者,均可減輕或避免被害人之傷亡,此攸關社會大
眾生命、身體之安全,因而將駕車肇事逃逸行為,明文規定為犯
罪行為加以處罰,本條既是在防止逃逸行為所產生之抽象危險,
因此所謂「逃逸」,應非指行為人有積極「逃亡、隱匿」等阻礙
犯罪偵查行為,而係指行為人不留在肇事現場為即時救護、避免
後車再度撞擊或協助相關人員迅速處理事故而離去之行為,蓋此
一離去行為可能使因肇事所發生之損害有再度擴大之危險(最高
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359號判決意旨參照)
且被告當時雖未立即將告訴人送醫救治,然斯時告訴人猶可自行
自地上起身,且告訴人所受之傷勢係左側上下肢多處擦挫傷,復
尚可自行騎車離去,可見告訴人所受傷勢並非嚴重,應無立即之
危險,則被告肇事後既下車詢問告訴人傷勢,並將告訴人O輛扶起
,告訴人也自行起身站立,告訴人之安全尚無堪虞,本件肇事所
發生之損害,應無再度擴大之危險,堪認應已為初步之即時救護
,被告固未立即將告訴人送醫救治即駕車離去,雖增加告訴人及
警察機關事後調查之困難度,惟此並非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
所欲非難致生公共危險之行為,尚與肇事逃逸所欲處罰之犯行有
間
然關於肇事者之真實姓名、年籍資料、肇事責任歸屬、損害賠償
等,乃過失傷害案件之後續偵查處理事宜,雖肇事者主動提供年
籍等資料有助於上述事項之調查、釐清,但上開事項並非刑法第
185條之4立法理由所揭示「為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害
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使被害人即時救護」之保護
被害人能受即時、必要救護之法益
此外,復查無任何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公訴人所指之肇事
逃逸犯行,依法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號判例均足資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359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5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