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164條第1項,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 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傷害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前段,附則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62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律師
主文
壬○○共同成年人故意對少年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又共同犯使人犯隱避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辛○○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寅○○共同犯傷害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柒年陸月
丑○○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卯○○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子○○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己○○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惟上開部分均未經本院執之作為認定前揭被告犯罪事實之證據,
自無論述其證據能力之必要,合先敘明
二、本案據以認定被告犯罪之供述證據,公訴人、被告及辯護人
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爭執並聲明異議,復經本院審酌認該等言
詞陳述之作成時無違法取證等瑕疵存在,且證據力亦未有明顯偏
低而顯不可信之情況,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為作為證據
適當,有證據能力
而非供述證據亦非公務員違背O定程序所取得,依同法第158條之4反
面解釋,亦有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又被告寅○○與常○素不相識,案發前亦無怨隙糾紛,僅因受被
告辛○○等人相邀而共同到場打架械鬥,始持刀朝往其所在方向
奔跑之常○揮砍,則依現存客觀情況判斷,被告寅○○主觀上應
無置常○於死之犯意,堪認被告寅○○主觀上對於其上開行為可
能造成常○之死亡結果應未預見,僅係出於傷害之故意而動手
辯護人則以:被告己○○有身心障礙,辨識能力很低,也無法判
斷事情結果,雖然有拿O爾夫球桿也不知道用途,請為無罪諭知等
語為其置辯
然查:1.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
既不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最
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接
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
照)
意思之聯絡並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犯意
之聯絡者,亦屬之,且其表示之方法,亦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
即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2364號
判例意旨參照)
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合同意思範圍以內,各自分擔犯罪行
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即應對
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
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施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絡之
範圍內,對於其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最高
法院32年上字第1905號判例意旨參照)
2.依被告己○○自承被告丁○○有向其表示要去打架,核與共同被
告丁○○於本院準備程序所陳:伊拿鑰匙到自強路278號開門時,
知道辛○○等人是要去打架,己○○也有聽到伊是要騎車與辛○
○一起去打架,己○○沒有說不要去等語(見本院卷二第268頁)
相符,且被告己○○亦自承有經丁○○搭載一起到南濱公園,拿
取O爾夫球桿,聽被告辛○○說要打對方,並持O爾夫球桿與丁○
○一起追對方之人等語,依前揭見解,足見被告己○○業與本案
其他被告基於共同默示合致之犯意聯絡,且著手為持球桿追逐之
傷害構成要件行為分擔,且上開共同被告之共同傷害行為,業已
致生賴○澄、葉○揚、謝○及常○受有上揭傷勢如前所述,被
告己○○自應就共同正犯之行為結果同負責任,被告己○○之上
揭行為自應構成共同傷害罪甚明,被告辯稱自己無共同傷害犯行
等語並無可採
然按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
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刑法第19條第2
項定有明文
又依刑法第19條規定,刑事責任能力,係指行為人犯罪當時,理解
法律規範,辨識行為違法之意識能力,與依其辨識而為行為之控
制能力
行為人是否有足以影響意識能力與控制能力之精神障礙或其他心
理缺陷等生理原因,因事涉醫療專業,固應委諸於醫學專家之鑑
定,然該等生理原因之存在,是否致使行為人意識能力與控制能
力欠缺或顯著減低之心理結果,係依犯罪行為時狀態定之,故應
由法院依調查證據之結果,加以判斷(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
368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依其上開供述,足見其行為時對於本案傷害行為及周遭之人、
事、物,均有所認知,並知悉所為行為係屬違法,又於持球桿追
趕對方陣營時,因被告丁○○要其回來不要追逐時,而停止追逐
,堪認其於本案行為時之判斷及控制能力應未受其輕度智能障礙
之影響,是被告於行為時,應無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
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該等能力亦
無顯著降低之情形,自與刑法第19條第1項、第2項規定不符,辯護
人上開所辯非有理由
然查:1.按他人犯罪雖已決意,仍以自己犯罪之意思,就其犯罪實
行之方法,以及實施之順序,對之有所計劃,以促成犯罪之實現
者,則其所計劃之事項,已構成犯罪行為之內容,直接干與犯罪
之人,不過履行該項計劃之分擔而已,其擔任計劃行為者,與加
工於犯罪之實施,初無異致,即應認為共同正犯(最高法院24年
上字第890號判例意旨參照)
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先同謀,而推由其中一部分人實施犯罪
之行為者,均為共同正犯
其「共謀共同正犯」應於其共同謀議計畫犯罪之範圍,對其他「
實施共同正犯」所為之犯罪行為負全部責任(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
字第5371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接
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
照)
辯護人辯稱被告壬○○無謀議指揮行為等語洵非有據,至於被告
壬○○辯稱自己未到場等語,依前揭見解並無礙於其因屬共謀共
同正犯,應就其共同傷害之犯意聯絡內負擔其他共同正犯行為之
全部責任,是被告壬○○及辯護人所辯均無可採
辯護人則以:被告壬○○並無要求參與之人串證、頂替,不構成
刑法第164條犯罪等語為其置辯
而證人即共同被告乙○○,於抵達「61卡拉OK」前,本與南濱公園
之打架傷害案件無關,被告寅○○亦證稱乙○○係與被告壬○○
熟識而非與寅○○熟識等語如前,苟非被告壬○○有與其為頂替
、隱匿人犯之犯意傳達聯繫,乙○○個人原無刻意維護寅○○等
人之誘因,足認證人乙○○上開證述內容與前開證人證述一致,
又與經驗法則相符,堪可採信
且證人辛○○、寅○○、林○皓、張○諺上開證述,均一致證稱
壬○○有指示身為事主之林○皓扛下砍人之責任,並積極指示辛
○○聯繫眾人至「61卡拉OK」內集合等語,佐以其後壬○○即在「
61卡拉OK」廣場詢問所有參與打架傷害犯行之人之行為情節,除有
監視錄影畫面翻拍照片附卷可考外,業據被告壬○○供承在卷,
苟非被告壬○○刻意指示糾集參與南濱公園打架之人至「61卡拉
OK」集合,何以集合後係由被告壬○○在場指揮並詢問各人之犯
行情節,又何以被告壬○○瞭解眾人參與行為後,要與O鍵之林○
皓、寅○○等人刻意再進入包廂內,參以其後離開包廂時,僅林
○皓及丑○○等6人至警局投案,O鍵持刀傷人之寅○○不僅無需
出面投案,被告壬○○尚且載其至旅館住宿等情,況林○皓等6人
於106年3月19日投案後第一時間均一致供述僅其等6人到場參與打架
鬥毆行為云云(見花市警刑字第1060006372號卷第3至7、9至15、51至
59、62至78、79至85、86至89頁),顯見上開證人證述被告壬○○有
教唆指示林○皓頂替寅○○持刀砍人之犯行,且指示投案之6人需
隱匿其餘被告到場參與而使其等隱避等語為真
被告壬○○及辯護人雖以前詞置辯,然如依其所辯係向現場之人
表示要對自己行為負責云云,何需刻意召集至「61卡拉OK」?且被
告壬○○尚自承有「相約到『61卡拉OK』討論這件事如何處理」等
語(見本院卷三第30頁背面),苟如其所辯,何需討論?又何以
討論後,實際持刀砍人之寅○○卻反而無庸出面投案?且出面投
案之6人均供稱僅其6人到場為傷害犯行而隱匿未出面投案如寅○
○等人之犯行?依被告壬○○自承僅搭載部分少年出面投案,卻
另搭載明知為持刀之寅○○居住旅館等行為情節以觀,足見被告
壬○○及辯護人上開所辯,顯均與被告壬○○自身行為相互矛盾
,堪認所辯僅事後圖卸責之詞,並無可採
至於林○皓另於審理中改口證稱:被告壬○○只是說伊是事主要
伊投案云云,查林○皓於本院審理中有刻意維護被告壬○○而為
與事證不符之虛偽證述已如前述,是以其此部分與先前不一致復
與其他證人證述不一致之證述,已難認可予採信,況如僅單純要
林○皓投案,何必刻意提及其為「事主」,足見被告壬○○確有
教唆身為「事主」之林○皓頂替而承擔寅○○之行為責任甚明
(一)、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
不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最高
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接
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
照)
意思之聯絡並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犯意
之聯絡者,亦屬之,且其表示之方法,亦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
即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2364號
判例意旨參照)
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合同意思範圍以內,各自分擔犯罪行
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即應對
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
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施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絡之
範圍內,對於其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最高
法院32年上字第1905號判例意旨參照)
次按以自己犯罪之意思參與,所參與者,雖非直接構成共同犯罪
事實之內容,但仍足以助成其實現所犯事實之行為者,亦即在精
神上或行為上有所加工時,應以共同正犯相繩(最高法院71年度台
上字第176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又倘以合同之意思而參加犯罪,即係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
縱其所參與者為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仍屬共同正犯,又所
謂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者,指其所參與者非直接構成某
種犯罪事實之內容,而僅係助成其犯罪事實實現之行為而言,苟
已參與構成某種犯罪事實之一部,即屬分擔實行犯罪之行為,雖
僅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亦仍屬共同正犯
此為現行實務上一致之見解(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88號刑事判
決意旨參照)
查本案被告寅○○、丑○○、丁○○、己○○、甲○○與少年分
別持西瓜刀、球桿、鋁棒等物,在案發地點,分別手持上開武器
對對方陣營之人為揮舞、毆打之傷害行為,致賴○澄、葉○揚、
謝○、常○等人受有上揭傷勢,自應構成傷害罪之共同正犯甚
明
被告壬○○對於林○皓之傷害犯行決議,指揮他人參與犯行並提
供武器,促成其等犯罪實現,所為自屬傷害罪之共同正犯已如前
述
被告辛○○,聯絡寅○○等人參與傷害犯行,並在現場指揮,亦
屬傷害罪之共同正犯無訛
至於被告卯○○、子○○、丙○○3人,均有與其他被告一同從自
強路278號至南濱公園停車場集合,嗣並前往打架現場,雖無親為
持械或傷害之構成要件行為,然因雙方群毆會因人數聚集多寡影
響犯行之決意,此為一般社會經驗所能理解之常情,且觀林○皓
於案發前一日通訊軟體對話紀錄提及「我應該滿有把握贏的,我
們公司會沒人?」等語如前亦可為證,參證人林○皓、楊○祥、
趙○宗、丁○○、丑○○等人於偵查中亦一致證述:如辛○○所
糾集在南濱停車場自小客車內之5人O沒有去現場參與,因該車搭
載指揮之人,且人數過少打架會輸,就不會敢至南濱公園自行車
道口打架等語(見106年度偵字第1236號卷第288頁、第292頁,106年度
偵字第1474號卷第118頁背面、第122頁背面,106年度偵字第1617號第
153頁背面),足佐上開被告卯○○、子○○、丙○○之到場參與
行為,已對本案傷害構成要件行為有精神上加工而促成犯行實現
,況被告卯○○尚以其駕駛之車輛同時搭載辛○○等人並載運球
桿、鋁棒等本案械鬥傷害犯行所用之武器到場,依前揭見解,其
等行為自應成立傷害罪之共同正犯甚明
(二)、次按刑法第164條第1項藏匿人犯、使之隱避罪,主要是妨害
刑事案件之偵查、審判及執行,所保護法益為國家偵查、審判及
執行之司法權作用
又同條第2項頂替罪所保護之客體係國家搜索權、裁判權,屬國家
法益,行為人有使犯人藏匿或隱避之意圖,而出面頂替者,即足
使真正犯罪之人逍遙法外,使真實難予發現,影響訴訟程序之進
行或發生不正確之結果,妨害國家搜索權、裁判權之行使,自已
成立本罪,係屬即成犯
是以刑法第164條所保護法益均為國家偵查、審判、執行之司法權
作用而屬國家法益
又被告壬○○雖與所教唆頂替、使之隱避、藏匿之被告辛○○、
寅○○、林○皓、林○辰等人雖具有共同正犯之關係,惟其所教
唆頂替、使之隱避、藏匿之對象仍係「他人」而非自己,自無礙
於其上揭犯行影響國家司法權行使而成立上開罪名,附此敘明
刑法分則之加重,則係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
,成為另一獨立之罪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
1項前段所定,成年人故意對兒童及少年犯罪之加重,係對被害人
為兒童及少年之特殊要件予以加重處罰,乃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
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自屬刑法分則加重之性質,應成立另一獨
立之罪名(最高法院92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99年度台上字
第1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被告壬○○於上揭犯行時,已為年滿20歲之成年人(其餘被告
辛○○、寅○○、丑○○、卯○○、丁○○、子○○、己○○、
丙○○、甲○○等9人於行為時均未滿20歲),就犯罪事實欄一共
同傷害罪部分,本案因被告等人傷害犯行而受有傷害之賴○澄、
葉○揚、謝○、常○均為未滿18歲之少年,被告壬○○雖辯稱
不認識對方陣營之陳○霖等人,惟查:證人林○皓業於本院審理
中具結作證:伊於案發前一日晚間向被告壬○○求助時,有對被
告壬○○說與O有糾紛相約O判之人是讀○○高中等語(見本院卷
四第131頁),參以依我國就學年齡之學制,一般高中生多為未滿
18歲之人,此為具有一般社會經驗之人所得認知,則證人林○皓既
有告知被告壬○○相約打架之人為高中生,況請求被告壬○○協
助尋找打架人手之林○皓亦為未滿18歲之人,業據被告壬○○自
承,被告壬○○主觀顯可預見其等欲為打架傷害犯行之對象(含
所糾集之人)可能為未滿18歲之少年,足認被告壬○○縱然不認
識陳○霖等人,對於其等可能為未滿18歲之人仍有間接之故意甚明
,且此部分依前揭見解屬刑法分則之加重,自應就被告壬○○此
部分犯行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前段成年人故意
對少年犯罪之規定論罪
(四)、是核本案被告所為:就犯罪事實欄之犯罪事實一部分,被告
辛○○、丑○○、卯○○、丁○○、子○○、己○○、丙○○、
甲○○均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被告寅○○係犯刑法
第277條第2項前段之傷害致死罪,被告壬○○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
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前段成年人故意對少年犯
傷害罪
本案被告壬○○、辛○○、寅○○、丑○○、卯○○、丁○○、
子○○、己○○、丙○○、甲○○等人就犯罪事實一之傷害犯行
部分,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且其等以同一傷害行為同時致數被害人受傷,係以一行為侵害數
法益,應均依想像競合犯,僅各論以一罪
犯罪事實二部分,被告壬○○所為,係犯刑法第29條、同法第164條
第2項教唆頂替罪,及同法第164條第1項,藏匿人犯、使之隱避罪
被告壬○○就頂替部分係構成教唆犯,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壬○○
此部分涉犯刑法第164條第2項頂替之共同正犯犯嫌,然因頂替罪之
正犯僅以有為頂替行為之人為限,是以縱與實際頂替之人互相聯
絡商討頂替之犯意及犯行,苟非實際出面頂替之人,亦無成立頂
替罪正犯之餘地,有司法院(81)廳刑一字第13529號函之研討結果
意見可參
是以被告壬○○就頂替部分,應係成立教唆犯而非共同正犯,且
教唆犯為從犯而無從再成立教唆之共同正犯,故公訴意旨此部分
顯有誤會,本院爰依法於審理中補充告知此部分所涉罪名為教唆
頂替罪,以保障被告壬○○之訴訟上防禦權,惟因教唆頂替部分
業經吸收而不另論罪(詳如後述),故就此部分亦無庸變更起訴
法條,附此敘明
被告壬○○就使人犯隱避罪部分,係與乙○○及出面投案之林○
皓等人基於共犯之決議,商討使人犯隱避之內容,由投案之人為
不實供述而為使人犯隱避之行為分擔,自應論以共同正犯
而查被告壬○○就犯罪事實二部分,係基於使人犯隱避之同一犯
意,先教唆林○皓頂替被告寅○○之犯行,復召集參與之人到場
,教導指示出面投案之人隱匿其他共同正犯之犯行而使之隱避,
再搭載辛○○等人居住旅館而藏匿人犯
故被告壬○○係基於同一犯意,先教唆林○皓犯頂替罪、使人犯
隱避罪,復自行為藏匿人犯之正犯行為,雖頂替罪為藏匿人犯、
使人犯隱避罪之特別規定,然因被告壬○○就頂替部分所為係教
唆犯,且為其隱避、藏匿人犯犯行之一部,其後又進而實行隱避
、藏匿人犯之犯罪行為,依教唆行為應為其後實行犯罪行為吸收
之法理,因其教唆行為已為實行行為所吸收,應僅論以刑法第164
條第1項藏匿人犯、使之隱避罪
且因被告壬○○所犯使人犯隱避犯行尚與少年共同為之而需依法
加重其刑(詳如後述),故其上開所為應係成立一刑法第164條第
1項之使人犯隱避罪
被告壬○○就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
予分論併罰
(五)、變更起訴法條部分:公訴意旨認被告壬○○、辛○○、丑○
○、卯○○、丁○○、子○○、己○○、丙○○、甲○○等9人
亦涉犯傷害致死罪嫌部分:按刑法第17條之加重結果犯,係故意的
基本犯罪與加重結果之結合犯罪
良以傷害致人於死罪與傷害罪之刑度相差甚大,不能徒以客觀上
可能預見,即科以該罪,必也其主觀上有未預見之過失(如主觀
上有預見,即構成殺人罪),始克相當,以符合罪刑相當原則(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第3062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次按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傷害致人於死、致重傷罪,係因
犯傷害罪致發生死亡或重傷結果之「加重結果犯」(刑法第二百
七十八條第二項重傷致人於死罪,亦相同),依同法第十七條之
規定,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其要件,所謂能預見,乃
指客觀情形而言,與行為人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
即傷害行為與該外在條件,事後以客觀立場一體觀察,對於加重
結果之發生已具有相當性及必然性,而非偶發事故,須加以刑事
處罰,始能落實法益之保障,則該加重結果之發生,客觀上自非
無預見可能性(最高法院102台上2029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綜上,本案係多數被告對數人之傷害行為,而持刀傷害常○致死
者又僅被告寅○○一人,其餘共犯又係分別攻擊對方陣營之他人
,並非群體圍攻特定人,而單一人持刀對無仇怨之人傷害,除持
刀傷人之本人因可控制力道、部位等自己行為而就其砍傷行為有
無致死危險性客觀上可為預見外,依本案上開各自散開對不特定
多數人為毆打之情狀觀之,嗣尚難僅以被告寅○○有持刀,即可
遽認對其他共同被告而言,死亡之危險已達相當之O度且具必然性
,是以尚難認在分散各自為傷害行為攻擊不同人之情形下,被告
寅○○以外之上開共同被告均有預見死亡結果可能性
綜上,此部分公訴意旨尚有誤會,然與本院認定上開共同被告9人
係犯共同傷害罪之基本社會事實同一,且本院判處之傷害罪O定刑
較傷害致死罪為輕,又經被告及辯護人於審理中就構成傷害或傷
害致死罪為實質辯論,況多數被告就傷害罪業於審理中坦承不諱
,無礙於被告之訴訟上防禦權,爰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規定變更
起訴法條
一之共同傷害犯行已如前述,與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
112條前段,成年人與少年共同犯罪之加重要件該當
就犯罪事實欄二部分,被告壬○○既自承知悉林○皓為未滿18歲之
少年,仍基於使人犯隱避之犯意,指示林○皓、趙○宗、楊○祥
、張○諺、游○元等人於投案時謊稱無其他共犯到場參與藉以達
成其使人犯隱避之犯行,而林○皓、趙○宗、楊○祥、張○諺、
游○元等人已屬智識能力正常之高中生,對於虛偽供述隱避共犯
之行為意義及效果均非不能理解,仍基於與被告壬○○之犯意聯
絡,而於投案後為前開虛偽供述而為使人犯隱避之行為分擔,堪
認被告壬○○此部分所為符合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
12條前段,成年人與少年共同犯罪之加重要件
是被告壬○○上開犯行均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
條前段規定加重其刑甚明
至於所表明之內容祇須足使該管公務員憑以查明該犯罪之真相為
已足,並不以完全與事實相符為必要(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
33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一時間調閱之監視錄影,僅可看出涉案人等騎乘機車衝入路旁聚
集人群及持用棍棒揮舞狀況,無法自該監錄影像晝面即知丑○○
涉案,有偵查報告存卷可參(見106年度偵字第1617號卷第25頁),
即斯時尚在查證犯罪嫌疑人之資訊,尚未懷疑被告丑○○涉有本
案犯嫌時,被告丑○○即向職司偵查之員警自首坦承自己參與之
犯行,縱然所供述之犯行相關內容並非全然真實,然依前揭見解
仍已符合自首之要件,爰依刑法第62條自首規定減輕其刑
惟按共同正犯應就全部犯罪結果共負責任,故正犯中之一人,其
犯罪已達於既遂O度者,其他正犯亦應以既遂論科
共同正犯之一人或數人雖已中止其犯罪行為,尚未足生中止之利
益,必須經由其中止行為,予其他共犯以實行之障礙
或其犯罪行為結果之不發生,雖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人已盡
力為防止行為者,始能依中止未遂之規定減輕其刑(最高法院96年
度台上字第2883號判決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之行為人已形成一個犯罪共同體,彼此相互利用,並以
其行為互為補充,以完成共同之犯罪目的
故其所實行之行為,非僅就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
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又行為人參與共同之謀議後擬脫離犯罪者,如於著手前對其他共
同正犯已提供物理上之助力,或強化心裡上之犯意,則須在客觀
上明確解除前述對其他共同正犯之影響力,而切斷與其他共同正
犯嗣後遂行犯罪結果之相當因果關係者,始得對該犯罪之結果免
責,而不論以該罪之共同正犯(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925號刑
事判決意旨參照)
複數行為人以共同正犯型態實施特定犯罪時,除自己行為外,亦
同時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遂行自己之犯罪,從而共同正犯行為階
段如已推進至「著手實施犯行之後」,脫離者為解消共同正犯關
係,不僅須停止放棄自己之行為,向未脫離者表明脫離意思,使
其瞭解認知該情外,更由於脫離前以共同正犯型態所實施之行為
,係立於未脫離者得延續利用之以遂行自己犯罪之關係,存在著
未脫離者得基於先前行為,以延續遂行自己犯罪之危險性,脫離
者自須排除該危險,或阻止未脫離者利用該危險以續行犯罪行為
時,始得解消共同正犯關係,不負共同正犯責任
易言之,複數行為人遂行犯罪時,較諸於單獨犯型態,由於複數
行為人相互協力,心理上較容易受到鼓舞,在物理上實行行為亦
更易於強化堅實,對於結果之發生具有較高危險性,脫離者個人
如僅單獨表示撤回加功或參與,一般多認為難以除去該危險性,
準此,立於共同正犯關係之行為,複數行為人間之各別行為既然
具有相互補充、利用關係,於脫離之後仍殘存有物理因果關係時
固毋待贅言,甚於殘存心理因果關係時,單憑脫離共同正犯關係
之表示,應尚難足以迴避共同正犯責任,基於因果關係遮斷觀點
,脫離者除須表明脫離共同正犯關係之意思,並使未脫離者認知
明瞭該情外,更須除去自己先前所為對於犯罪實現之影響力,切
斷自己先前所創造之因果關係(即須消滅犯行危險性,解消脫離
者先前所創造出朝向犯罪實現之危險性或物理、心理因果關係效
果,如進行充分說服,於心理面向上,解消未脫離共犯之攻擊意
思,或撤去犯罪工具等,除去物理的因果性等),以解消共同正
犯關係本身,始毋庸就犯罪最終結果(既遂)負責,否則先前所
形成之共同正犯關係,並不會因脫離者單純脫離本身,即當然解
消無存,應認未脫離者後續之犯罪行為仍係基於當初之共同犯意
而為之,脫離者仍應就未脫離者後續所實施之犯罪終局結果負共
同正犯責任(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352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而查本案被告丁○○與被告己○○、甲○○、丑○○及其他少年
等人共同基於傷害之犯意而持球桿追打對方陣營之人,均已著手
於傷害犯行之實施,此時被告丁○○僅與被告己○○2人消極離開
,而無積極阻止其他共犯之傷害行為,並無法阻斷其先前參與共
犯行為決議所增加之影響力,況共同正犯之犯行致賴○澄、葉○
揚、謝○、常○等人受有傷害,已達於傷害罪之既遂O度,依前
揭見解,顯無成立中止犯之可能,辯護人所辯容有誤會
至於辯護人復為被告丁○○主張應依刑法第59條酌減等語,然按刑
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
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O定最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
用
然參酌被告丁○○與其他同案被告共同到場為群體持械傷害之犯
行,客觀上並有導致被害人受傷及社會秩序之危害,難認其行為
情節有何情輕法重之情形,是其犯罪情狀,在客觀上實不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亦無顯可憫恕之處,並無刑法第59條減輕其刑之適用
,併予敘明
(九)、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本案被告壬○○、辛○○、
寅○○、丑○○、卯○○、丁○○、子○○、己○○、丙○○、
甲○○等人,僅因林○皓與陳○霖細故相約各自糾眾O判打架,
即聚集在公眾出入休閒之南濱公園自行車道持械毆打傷害對方陣
營糾集之人,所為除直接造成告訴人賴○澄、葉○揚、謝○及
被害人常○之傷害,客觀上並導致常○死亡之結果而難以彌補外
,對於社會安寧亦有重大危害,漠視法律秩序之態度及行為,誠
值譴責
而被告壬○○身為受其他被告尊稱為哥哥而馬首是瞻之人,竟提
供武器並指示被告辛○○引領眾人聚集而為共同傷害犯行,嚴重
影響社會秩序,已值非難,事後更教唆少年頂替被告寅○○持刀
傷人之犯行,及與少年共同基於使犯人隱避之犯意,由少年投案
時為虛偽供述而企圖使被告辛○○、寅○○等人隱避,隨後並藏
匿其等之犯行,妨害國家司法權之行使,更無可取
被告寅○○僅因被告辛○○受壬○○指示相約,即到場共為傷害
行為,並且逞一時之勇而自願持刀作為武器,不僅直接砍傷葉○
揚、常○,並導致常○死亡之結果,且應對其死亡之重大結果負
責如前所述
被告卯○○、子○○、丙○○在案發現場時雖均未持武器,然仍
與其他共同正犯聚集到場參與之行為而仍有精神上加工促成本案
共同傷害犯行之行為,被告卯○○並有駕車搭載武器到場供共同
正犯使用等行為手段、共犯參與O度及所生之損害
被告丑○○雖依法應依自首規定減輕其刑,然其有持武器為傷害
之構成要件行為,且案發後之自首係因受被告壬○○指示而為使
其他犯人隱避所為,即自首之動機、原因非純,參以其第1次警詢
時所述犯案經過與事實顯不相符而全無其他未投案之共同被告即
可得知,且縱於本院移審之羈押訊問庭時,就隱避其他共犯部分
為回答時仍有所猶豫及保留,經本院以串證之虞羈押禁見,是以
其自首之構成雖不因動機而受影響,然減輕其刑之O度仍依自首者
之主觀心態而有O度上之差異
覆審酌被告辛○○、寅○○、丑○○、卯○○、丁○○、子○○
、己○○、丙○○、甲○○等9人,除被告辛○○另有傷害之前案
外,本案前均無前科,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存卷可參
,而其等本案行為雖值非難,然其等年紀尚輕,血氣方剛,同儕
間一時義氣而為上揭犯行,於審理中多已展現悔意,且目前分別
有工作或仍求學中等一切情狀,期使其等經此偵審程序,能省思
自身行為而有所警惕,回歸正常社會生活,勿再重蹈覆轍
(十一)、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公訴意旨雖認本案被告上開犯罪事
實欄一之犯行係涉犯刑法第283條聚眾鬥毆罪嫌,然按刑法第二百
八十三條所謂聚眾鬥毆,係指參與鬥毆之多數人,有隨時可以增
加之狀況者而言(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621號判例意旨參照)
次按刑法第283條之聚眾門毆致人於死助勢罪,係以行為人對於他
人基於傷害之犯意聚眾鬥毆發生致人於死之結果,曾在場助勢,
並無與之共同犯意聯絡,且未下手實施傷害,亦非出於正當防衛
為要件(最高法院26年渝上字第243號判例參照)
即刑法第283條聚眾鬥毆罪係處罰「在場助勢」之人,下手實施傷
害行為之人應另依其犯意及行為之具體內容論處,均非論以本條
罪名
本案係因林○皓與陳○霖糾紛致相約打架械鬥,由被告壬○○指
示被告辛○○糾集其他被告寅○○等人到場打架,被告壬○○等
人既有共同參與犯意形成之過程如前所述,且被告寅○○等人更
有實際動手為傷害構成要件之行為,而應成立傷害罪之共同正犯
,自無成立上開罪名之餘地,公訴意旨容有誤會
而公訴意旨所認被告之此部分犯嫌因與本案被告上揭共同傷害犯
行應依法條競合擇一處斷,爰就此部分不另為無罪諭知,併予敘
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兒童及少
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前段,刑法第28條、第277條第1項、第
2項前段、第164條第1項、第55條、第62條、第51條第5款,刑法施行
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減輕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2364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190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36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4年上字第89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5371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2364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190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176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8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99年度台上字第1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第3062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台上2029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33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88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92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352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621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6年渝上字第243號判例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34 , 即成犯 1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 結合犯 1 , 加重結果犯 2 , 法條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前段,112,附則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277,傷害罪

刑法,第164條第1項,164,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前段,112,附則   6

刑法,第164條第1項,164,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5

刑法,第283條,283,傷害罪   4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3

刑法,第164條第2項,164,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3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277,傷害罪   2

刑法,第19條第2項,19,刑事責任   2

刑法,第17條,17,刑事責任   2

刑法,第164條,164,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29條,29,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78條第2項,278,傷害罪   1

刑法,第277條第2項,277,傷害罪   1

刑法,第19條第1項,19,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19,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