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4條,妨害自由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OO,乙OO均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甲OO與乙OO共同涉有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犯嫌,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係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
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
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
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復無其他調查途徑可尋,法院即應
為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76
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亦有明文
末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
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
1300號判例要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及乙OO共同涉有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嫌
,無非係以證人即告訴人O文正、O人豪指訴,證人O秀娟證述,以
及現場照片、力漢公司、泰旺有限公司(下稱泰旺公司)過磅憑
單影本及現場圖等件為據,且被告甲OO辯稱:「我沒有擋車,旁
邊有水塔,我站在旁邊看水位,也沒有拍打車窗或車頭,我跟司
機說車子開走沒關係,但簽單要給我
告訴人O文正表示有聯絡力漢公司派員前來處理,被告乙OO於上午
11時許到場,也要求證人O文正簽名,嗣力漢公司業務即告訴人O人
豪到場後,竟表示無法簽名並告知公司會再派人前來處理,並與
告訴人O文正在休息室喝飲料,其有購買便當供渠等食用,下午4
時許,力漢公司人員到場,其仍要求在採樣證明單及退貨單簽名
,公司人員依舊不願簽名,欲強行將飼料帶走
(二)再被告甲OO於證人O文正抽取飼料完畢後,要求證人O文正在採
樣之飼料樣品上共同簽名,擔保該等樣品係從現場散裝桶取出,
與證人O文正車上飼料內容相同,但證人O文正以其僅為司機無權在
任何文件上簽名而拒絕,並聯絡力漢公司,被告甲OO同時聯繫被
告乙OO,被告乙OO與證人O人豪先後到場後,被告甲OO與乙OO多次要
求證人O文正及O人豪在飼料樣品上簽名,然證人O文正及O人豪始終
拒絕,被告甲OO及乙OO因而拒絕證人O文正將載有飼料之貨車駛離
,此節並經被告甲OO、乙OO所供明,且為證人O文正、O人豪於警詢
、偵訊及本院審理時所確認,足見被告甲OO及乙OO拒絕證人O文正
將飼料載離,其關鍵原因在於證人O文正與O人豪拒絕在飼料樣品上
簽名
(三)而經就禽畜飼料成分之檢驗程序函詢彰化縣政府,彰化縣政府
轉請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下稱農委會)函釋,該會於107年8月27日
以農牧字第1070234334號函復以:「二、依據飼料管理法(下稱本
法)第22條第1項規定:『主管機關得會同有關機關檢查飼料製造
業者販賣業者之飼料或飼料添加物及其設備、貯藏場所與有關資
料,並得抽樣查驗
』,另查飼料管理法施行細則(下稱本細則)第3條第1項及第2項
規定『主管機關依本法第22條第1項規定抽取之樣品,應會同廠商
及使用戶封緘後,掣給收據
』,『本法第22條第2項所定足供檢驗之樣品數量,不得超過4份,
每份以300公克為限
三、由飼主或飼料業者逕自採取之飼料樣品,因非屬中央主管機
關依本細則第2條規定委任所屬機關或委託其他機關(構)、法人
、團體或個人所為之(本法第22條第1項所定)檢查及抽樣查驗
被告乙OO所要求證人O文正及O人豪者,既僅係不得將飼料載離,而
與被告甲OO有相同之民事權利主張與證據保全意思,則其要求被
告甲OO關門,亦難認有何刑法強制罪之不法犯意
惟證人O文正及O人豪於檢察官偵續訊問時,另雙雙證稱被告乙OO當
時僅言:「關門,你們兩個O不能走」、「走,試試看」,並指著
「老婆」(證人O文正等2人當時誤認證人O秀娟為被告乙OO配偶)
要求叫人來,其「老婆」即在一旁打電話作勢叫人等語(參見偵
續卷第38頁背面),改口證稱被告乙OO並未口出「要叫人過來」等
語,而係要求證人O秀娟撥打電話叫人
一指訴,依上開最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1300號判例要旨,自不得據
以採認為事實,而應對被告乙OO為有利之認定
證人O人豪則結證稱:渠等向被告乙OO說明無法簽名後,被告乙OO即
發怒衝至其面前,挺胸且雙手往後,幾乎碰觸其臉,但未曾觸及
其身體,且十分生氣地將外套及背包向外摔至旁邊地面,有點洩
憤之感等語(參見同上卷第157頁至同頁背面,第163頁)
六、綜上,被告甲OO及乙OO以擋車及將大門半關之方式,攔阻證人
O文正將載有飼料之貨車駛離,並要求證人O文正及O人豪在飼料樣
品上簽名,既屬保障自身財產權益之保全行為,自缺乏刑法第30
4條強制罪之不法犯意,而本案又無從僅依證人O人豪單一指訴,逕
認被告乙OO確有以「要叫人過來」等語恐嚇證人O文正與O人豪,
而認起訴效力所及事實構成其他犯罪,檢察官所為舉證,容有未
足
此外,本院在得依或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之範圍內,復查無其他積
極明確之證據,足以認定被告甲OO等2人有檢察官所指罪行,揆諸
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應為有利於被告甲OO等2人之認定,而均為
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1300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1300號判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飼料管理法施行細則,第22條第1項,22,A   2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飼料管理法施行細則,第2條,2,A   1

飼料管理法施行細則,第22條第2項,22,A   1

飼料管理法,第22條第1項,22,監督檢查   1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