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現金新臺幣壹萬元及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車牌貳面均|
主文
甲OO犯攜帶兇器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又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現金新臺幣壹萬元及如附表一
編號1所示之車牌貳面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執行沒收或不宜
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之
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
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第1、2項亦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
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該傳
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
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
情形為前提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人之同意,均
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澈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用並不以「不
符前4條之規定」為要件(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參照)
查本判決下列所引用認定犯罪事實之傳聞證據,均經本院依法調
查並提示,檢察官及被告甲OO於本院調查證據階段,自可知悉該等
證據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事,然檢察官及
被告並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陳述,尚無
違法不當之瑕疵,且與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認以之作為證據應
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應有證據能力
(一)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上足以對人之生命、
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且祇須行竊時
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帶之初有行兇之意
圖為必要(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同此看法)
(二)核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
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
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則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普通竊盜
罪
(三)被告所犯上開2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上開2案件,經本院以106年度聲字第954號裁定合併定應執行之刑為
有期徒刑5月確定,於106年6月18日執行完畢等節,有臺灣高等法院
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佐
其於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
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正值青壯,非無工作
能力,竟任意竊取他人財物,且被告前有竊盜案件之前案紀錄,
有上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按,顯見其法治觀念淡薄
,不知尊重他人財產法益,所為甚不足取,惟考量被告坦承犯行
之犯後態度尚可,其所竊取之財物價值,及其智識程度與生活經
濟狀況(見偵卷第14頁受詢問人資料欄所載)等一切情狀,分別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所犯普通竊盜罪部分,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
前項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而
無正當理由提供或取得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第
3項前段定有明文
前2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及第5項亦有明文
又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
、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
不宣告或酌減之,亦為刑法第38條之2第3項所明定
(二)經查:1.被告變賣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貨車上之貨物所
得之現金1萬元,已花用殆盡等情,業據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供述明
確(見本院卷第20頁反面),另被告竊得上開自用小貨車之車牌
號碼00-0000號車牌2面(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均已丟棄等節,亦據
被告於警詢時供述在卷(見偵卷第15頁),核與被害人O慶全於警
詢時指稱:該小貨車車牌都不見了等語一致(見偵卷第18頁及反面
),爰就上開現金1萬元及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車牌,均依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
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均追徵其價額
2.未扣案之螺絲起子1把,雖為供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部分行
竊所用之工具,然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供稱:該螺絲起子不是我的
,已經丟棄等語(見本院卷第20頁),復無其他證據證明該螺絲起
子係屬被告所有之物,或被告以外之人無正當理由而提供之物,
爰不為沒收或追徵之宣告
又被告所竊取之W3-3269號車牌2面及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貨車,
雖為被告所為竊盜犯行之犯罪所得,惟該車牌及自用小貨車均分
別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O全彬及O慶全,有前開贓物認領保管單可憑
,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爰不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同此看法
名詞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2,159-52,A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38條第3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3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2,159-52,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