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809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已預見將自己之金融機構帳戶存摺、
提款卡及密碼提供他人使用,恐遭利用作為人頭帳戶,供為詐欺
集團匯款之用,仍基於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
106年7月31日前某時,在不詳地點,將其申辦之兆豐國際商業銀行
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兆豐銀行)帳號:00000000000號帳戶之存摺、
提款卡及密碼交付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而將金
融帳戶提供該人所屬詐欺集團使用,以此方式幫助該不詳人士所
組成之詐欺集團掩飾渠等因詐欺犯罪所得之財物
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30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
及違反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同法第3條第2款規定,應依同法第
14條第1項洗錢罪嫌論處
二、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上揭犯行,無非係以被害人O國霖、O苡君
指訴遭詐騙,並將金錢匯入之兆豐銀行帳戶係被告所申辦使用,
此有其等之匯款、報案等文書,復有被告之兆豐銀行帳戶開戶資
料及交易明細等為據
三、按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
其認定之理由,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款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同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參見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第5282號判
決意旨),是本判決下列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
書面陳述,即不受證據能力有無之限制,合先敘明
四、次按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
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於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
存在時,即不得遽為被告犯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一)本案兆豐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係由被告本人所申辦,並於
起訴書所載時、地有被害人O國霖、O苡君分別受詐騙而匯款至被
告上開兆豐銀行帳戶,並隨即遭提領一空等情,固為被告所不爭
執(本院卷第74頁),並有被害人O國霖、O苡君於警詢之指訴(警
卷第3頁至第5頁、新北地檢偵卷第80頁至第82頁)及O苡君之臺南
市政府警察局永康分局復興派出所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受理詐
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表、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
金融機構聯防機制通報單各1份(警卷第10頁至第13頁)、O國霖之
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新莊分局丹
鳳派出所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表、受理刑事案件報案
(二)按刑法上之幫助犯,須有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如無此種故意
,而係基於其他原因,因而助成他人犯罪之結果者,自難以幫助
犯論(參見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270號
判決、88年度台上字第5848號判決意旨)
查公訴人所舉之證據僅足以證明被告兆豐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
卡及密碼經詐騙集團之成員利用,用以取得被害人O國霖、O苡君遭
詐騙之款項,但不足以證明被告確有幫助該詐騙集團成員犯詐欺
取財罪之確定或不確定故意
(三)又被告於106年8月22日警詢、106年11月2日偵訊及本院審理時,一
再堅稱本案兆豐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經其母親所無意中丟棄
等語,且被告母親即O慧珍於警詢及本院審理時亦一再證稱被告
帳戶為其所丟棄等語(警卷第6頁反面、本院卷第120頁),然證人
O慧珍亦於同日審理時證稱:被告將本案帳戶存摺、提款卡放在1
個紙盒內,當下因其親人過世,忙著打掃房子,其沒有打開看等
語(本院卷第126頁),則證人O慧珍既未打開其所稱之盒子,如何
知悉其內裝有本案之兆豐銀行存摺及提款卡?經追問後方改稱其
不確定盒子內係何間銀行之存摺、提款卡(本院卷第128頁)
經本院依職權傳訊被告妹妹即證人O月芠到庭作證,雖其表示並無
兆豐銀行之帳戶,且未向被告拿取本案之兆豐銀行存摺、提款卡
等語(本院卷第233頁至第234頁),然其經本院以被告上開供述內
容訊問時,證人O月芠僅為單純之否認,對被告所言並無任何訝異
之處,也無任何特別之反應,而被告聽聞其妹證詞後,經過長時
間思考,方稱沒有意見,其二人之反應異常平淡,對他方相異或
甚至指控之主張毫無爭執,有違O情,又經查該證人O月芠之丈夫
洪鈺棋亦因涉幫助詐欺犯嫌經檢察官起訴在案,而洪鈺棋為被告
之案件中,被害人遭詐騙之時間為106年7月30日,此有臺灣雲林地
方檢察署107年度偵字第1450號、第1543號起訴書在卷可稽(本院卷
第189頁),佐以本案被害人遭詐騙之時間點為106年7月31日,二案
被害人之被害時間僅差距1日,則被告本案兆豐帳戶與另案被告洪
鈺棋遭用於詐騙之帳戶應可推斷係於同時間經詐騙集團取得,益
證被告於偵訊中所言,尚非純虛,惟因本案事涉被告至親,被告
O言辯解其來有自,被告辯解雖不足採信,然其始終否認犯罪,則
本案除非具積極證據足認被告確有起訴書所載交付本案之存摺、
提款卡而有幫助詐欺取財行為外,縱令被告辯解其上揭帳戶遺失
之情不可採信,尚難執此即遽論被告涉有幫助詐欺取財犯行
六、綜上所述,本件依調查證據之結果,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
被告涉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而檢察官就此起訴之犯罪事實所
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亦未達「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
,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自應為其無罪判決
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參見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第5282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參見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270號判決、88年度台上字第5848號判決意旨
名詞
不確定故意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