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第1項,罰則 |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5項,罰則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罰則 | 
主文

甲OO因其代表人執行業務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四十九條第一項之罪,處罰金新臺幣伍佰萬元

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年

又共同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四十九條第一項有同法第十五條第一項第七款食品有攙偽或假冒之情形不得販賣罪,處有期徒刑肆年

應執行有期徒刑陸年陸月

丁OO未扣案所得財物新臺幣壹仟參佰肆拾貳萬肆仟玖佰參拾貳元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以丁OO之財產抵償之

院方罪名
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民國一○三年二月五日修正公布)第四 十九條第一項之罪
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民國一○三年二月五日修正公布)第四 十九條第一項有同法第十五條第一項第七款食品有攙偽或假冒之 情形不得販賣罪
及於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同年月7日生效、施行之食 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之罪
犯詐欺取財罪、幫助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之罪
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4項因過失犯第15條第1項 第7款之罪
犯有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之罪
事實二】(當時食品衛生管理法未將行為人所販賣食品有攙偽或 假冒之抽象危險犯列為刑事處罰)(即附表一之(一):101 年1月3日至101年7月27日)、【事實三】所示犯行終了 後刑法第339條詐欺罪
事實二】被告乙OO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 財罪
事實二】被告乙OO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 財罪【事實三】係犯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衛 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有同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食品有攙 偽或假冒之情形不得販賣罪、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 欺取財罪
事實三】中因執行業務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之 罪
及檢察官補充理由書(見本院卷6第109頁)認【事實三】另 符合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加重詐欺罪
犯之加重詐欺罪【事實三】自不得論以刑法第339條之4第1 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罪
從一重論以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有同法第15條 第1項第7款食品有攙偽或假冒之情形不得販賣罪
從一重論以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有同法第15條 第1項第7款食品有攙偽或假冒之情形不得販賣罪又鑫好公司之 代表人於【事實三】之犯行經論以一罪
犯罪所得發還:(一)、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 衛生管理法增訂第49條之1規定「(第1項)故意犯本法之罪
犯罪誘因參考銀行法第136條之1、貪污治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819號刑事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977號判決意旨

--------------------------
目的解釋,則係以法律規範目的,為闡釋法律疑義之方法(最高
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819號刑事判決意旨)
又抽象危險雖是立法上推定之危險,但對抽象危險是否存在之判
斷仍有必要,即以行為本身之一般情況或一般之社會生活經驗為
根據,判斷行為是否存在抽象的危險(具有發生侵害結果的危險
),始能確定有無立法者推定之危險(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
字第3977號判決意旨)
法條節錄
一、證人OO仁、胡金忞、郭定、郭陳潘、邱飛龍、邱麗品、陳
俊誥、陳俊豪、林金晃、石先格於警詢之陳述,對被告而言,屬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且無刑事訴訟法規定之傳聞例外
事由存在,被告乙OO及辯護人復否認上開陳述之證據能力,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之規定,上開審判外之言詞無證據
能力
二、證人OO仁、胡金忞、郭定、郭陳潘、邱飛龍、邱麗品、陳
俊誥於檢察官訊問時未經具結之陳述,因欠缺「具結」,難認檢
察官已恪遵法律程序規範,而與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之規
定有間
然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未經具結所為之陳述,如與警詢等陳述
同具有「特信性」、「必要性」時,依「舉輕以明重」原則,本
於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第159條之3之同一法理,例
外認為有證據能力,以彌補法律規定之不足,俾應實務需要,方
符立法本旨(最高法院102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本件公訴人未能說明上述證人哪一位偵查中之證言有「特信性」
、「必要性」,且上開證人OO判中之證述亦與偵查中未經具結
之供述大致相符,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之規定,偵查中
未經具結者之供述無證據能力
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至第159條之4等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
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一、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攙偽」或
「假冒」之定義:
102年6月19日修正、公布、同年月21日生效、施行之食
品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之罪,及於103年2月5日修正
、公布、同年月7日生效、施行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
第1項之罪,均係以行為人違反同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
食品或食品添加物有攙偽或假冒情形者,不得製造、加工、調配
、包裝、運送、貯存、販賣、輸入、輸出,作為贈品或公開陳列
」之禁止規定,為其犯罪構成要件,惟歷來食品(安全)衛生管
理法均未對「攙偽或假冒」作出定義性或解釋性之文義規定,且
其法條文字並非具體明確,而此由該規定於立法過程中,曾有多
名立法委員表示:「『攙偽、假冒者』,此種規定意義不明、含
混其詞,且其說明為『攙偽、假冒者,對人體健康危害極巨,故
應予禁止』,此說明更是籠統,『極巨』,巨到什麼程度?應有
一個標準
因此就目的解釋而言,自應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
第1項第7款所謂「攙偽、假冒」,係以行為人於食品或食品添
加物所攙偽或假冒之內容物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為必要
(四)、102年6月19日修正、公布、同年月21日生效、
施行之食品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除禁止上述「攙偽」、
「假冒」之行為外,另認食品或食品添加物有下列情形之一者,
不得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貯存、販賣、輸入、輸出
、作為贈品或公開陳列:變質或腐敗(第1款)
添加未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之添加物(第10款)(103年2
月5日修正、公布、同年月7日生效、施行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
法第15條第1項規定亦同)
(五)、綜上各解釋方法以觀,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
條第1項第7款所謂「攙偽、假冒」之行為,應以其「在來源(
原料)、本質上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為必要,若食品或食品添
加物之內容,未符合上述情形,則非本規定所稱之「攙偽、假冒
」
而本院前揭說明,僅係在論述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
第1項第7款所謂「攙偽、假冒」之行為應如何予以解釋,非指
所謂「攙偽、假冒」之行為,須發生具體危險方得科予刑責,換
言之,上開說明乃係在界定何種行為存有「攙偽、假冒」在立法
上所被推定之危險,藉以排除不具立法上推定之危險而不應以前
揭規定科處刑罰之行為(例如將外國白米混充臺灣白米販賣,若
其無危害人體健康之虞,即非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
第1項第7款規定所稱之「攙偽、假冒」,無從依同法第49條
第1項予以論罪科刑,而係應審究其有無涉犯如詐欺取財罪等其
他刑責
或如食品業者單純在衛生管理或製程、倉儲、運輸之品質管制上
,有未符合食品良好衛生規範、食品良好衛生規範準則之情形,
以致其食品雖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但因與來源(原料)、本質
端之因素無涉,故亦非上述規定所稱之「攙偽、假冒」,而應依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4條規定為行政裁罰,並於發生具
體危險時,依同法第49條第2項規定科予刑責),且如此解釋
,更可合理說明何以要將「攙偽、假冒」之行為列為抽象危險犯
處罰,蓋來源(原料)、本質端之因素所致生之危害,通常係結
果較為嚴重且不可逆的危害(例如以病死豬、回收油等為原料而
製造食用油),故不待其結果發生,而及早從行為本身加以禁止
二、是否販售「飼料油」,即屬於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
5條第1項第7款所稱「攙偽」或「假冒」?本件起訴意旨就被
告乙OO被訴詐欺、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犯行,均以其販
賣之油品為「飼料油」,屬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
1項第7款規定所稱「攙偽、假冒」之客體
然何謂「飼料油」?有無法令規範上之明確定義?或在業界具有
一致標準之界定?是否可用以作為判斷是否符合食品(安全)衛
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規定所稱「攙偽、假冒」情形之
判斷依據?爰予論述如下:
(一)、就法令規範層面而言:依據75年12月5日修正公布
之飼料管理法第3條第2項規定,飼料之詳細品目,由中央主管
機關即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公告之,該會乃於76年2月19日公
告飼料詳細品目,並於79年10月19日、103年10月3
0日分別公告修正
又國家標準除經各該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引用全部或部分內容為法
規者外,係採自願性方式實施,標準法第4條定有明文,而依案
發當時之相關法令,未見將下述油脂之國家標準引為法規內容,
因此,就本案而言,相關油品若符合我國食用油脂國家標準之規
範,當可論認其原則上屬合法無虞之食用油,反之若未符合我國
國家標準之規範,則因其僅係自願性實施之規範,並無強制性,
故無法因此即謂該油品係屬非法之食用油,先予指明
(三)、行政機關之認定:1.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10
4年1月6日FDA食字第0000000000號函、105
年1月7日FDA研字第0000000000號函記載:依據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3條有關「食品」之定義:「指供人飲食
或咀嚼之產品及其原料」,依源頭管理員則,自原料端開始,即
應符合源頭良好農畜禽之養殖、屠宰等相關衛生安全規定,始能
進入食品加工生產鏈,包括原料來源及其衛生安全,均屬食品安
全衛生管理法管轄範疇
又其既未能指出「飼料油」究竟為何,卻又逕謂「飼料油」不得
作為食品及食品原料,實屬速斷而無所據,自難以其此部分意見
作為判斷本案相關油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
條第1項第7款規定所稱「攙偽、假冒」情形之依據
2.依行政院農業委員會104年4月8日農牧字第00000
00000號函記載:有關油脂是否屬飼料用油脂之界定,依飼
料管理法第3條第1項規定,本法所稱飼料,指經中央主管機關
公告,可供給家畜、家禽、水產動物營養或促進健康成長之食料
然上開函文對於「飼料油」之定義,就主管機關對於飼料管理之
角度而言,固無疑義,然對於「飼料油」是否符合食品(安全)
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規定所稱「攙偽、假冒」情形
之判斷,則無從予以釐清,蓋上述函文係以油品用途、功能性之
角度予以定義「飼料油」,然就「飼料油」與食用油、食用油原
料之區別為何?二者間是否存有本質上之差異?「飼料油」有無
危害人體健康之虞?均未予論述
再者,食用油脂並非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1項所
規定之經公告指定須由中央主管機關查驗登記並發給許可文件,
始得製造、加工、調配、改裝、輸入或輸出之食品,故未領有食
品製造工廠登記證者,亦得予以製造、加工,因此,食用油脂業
與飼料業並非不可兼營之行業,於此情形下,就油脂之製造、加
工而言,已難界定相關油品係進入飼料供應鏈或食品供應鏈?更
遑論油品貿易商,其本身不涉及製造、加工,而僅有販入售出之
商業行為,且其本身對於油品之貯存及運輸,亦可能全然不予涉
入,完全委由油品產出者、買受者或專門運輸業者代行其事,則
就油品貿易商而言,更加難以區分是否進入飼料供應鏈
是以,自不宜以之作為判斷是否符合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
15條第1項第7款規定所稱「攙偽、假冒」情形之依據
因此,本案尚難以「飼料油」乙詞,精確界定油品可否供人食用
、是否為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規定所
稱「攙偽、假冒」之客體,而仍應依卷內其他相關事證就上述事
項予以判斷、認定,先予敘明
(一)、自64年1月28日公布之食品衛生管理法第2條即定
義:本法所稱食品,係指供人飲食或咀嚼之物品【及其原料】
於102年6月19日修正、公布之食品衛生管理法,將上開定
義挪至第3條第1款(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
衛生管理法亦同)
因此,鑫好公司販賣至正義公司之油品,符合食品安全衛生管理
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規定所稱「攙偽、假冒」要件之事實,
應堪認定
而本件鑫好公司販賣至正義公司之油品,既然在來源(原料)、
本質上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而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
條第1項第7款之禁止規定,均如前述,顯屬正義公司所不欲購
買之原料豬油,則被告乙OO將上述油品販賣至正義公司,使正
義公司誤為收受並給付價款,已符合詐欺取財罪之客觀構成要件
4.【乙OO中斷終端製造、販賣商正義公司之溯源管理】(1
)食品或食品添加物有攙偽或假冒情形者,不得製造、加工、調
配、包裝、運送、貯存、販賣、輸入、輸出,作為贈品或公開陳
列,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定有明文
又食品衛生管理法於102年6月19日修正、公布之前,於第
20條第1項規定:「食品業者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
、貯存、販賣食品或食品添加物之作業場所、設施及品保制度,
應符合食品良好衛生規範」,嗣於102年6月19日修正、公
布時,則於第8條第1項規定:「食品業者之從業人員、作業場
所、設施衛生管理及其品保制度,均應符合食品之良好衛生規範
準則」(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亦
同),而依據前揭規定所訂定之食品良好衛生規範,則於第8條
規定:「食品製造業者使用之原材料應符合相關之食品衛生標準
或規定,並可追溯來源」
是以,於本案中,若立於中盤商之販賣業者乙OO如能核實把關
,篩選終端製造、販賣業者正義公司所要求原料、品質,即不違
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故意犯),反之,若無
法做到溯源管理,對於下游製造、販賣之正義公司僅形式上簽立
合約、保證品質,但實際上卻隨意採購來源不明之豬油原油,而
取決於下游製造商之自行驗貨,若食品有攙偽、假冒之情,即具
有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犯罪故意
且本院認定乙OO與上游油商為共同正犯關係(詳下述),渠等
利益均霑,自無從以鑫好公司與上游油商之購入價作為其能否成
罪之判斷
然如前所述,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所謂「
攙偽、假冒」,係就食品之來源(原料)、本質加以規範,故即
令業者在衛生管理或製程、倉儲、運輸之品質管制上,有未符合
食品良好衛生規範、食品良好衛生規範準則之情形,以致其食品
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仍非上述規定所稱之「攙偽、假冒」
再者,食用豬油並非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1項所規定
之經公告指定須由中央主管機關查驗登記並發給許可文件,始得
製造、加工、調配、改裝、輸入或輸出之食品,故未領有食品製
造工廠登記證者,仍得予以製造、加工
八、其他共犯之認定起訴書認為正義公司何育仁、胡金忞為共同
正犯,理由以正義公司向鑫好公司採購不可供人食用之飼料油
而就晉鴻商行、福瀧、晉瀧公司實質負責人郭定,及久豐公司實
質負責人邱飛龍,負責帳目管理、油品出貨、進銷之邱麗品則未
論述為共同正犯
(一)、郭定、邱飛龍、邱麗品部分:郭定、邱飛龍、邱麗品均
非本案起訴之被告,而郭定販賣油品與鑫好公司之部分,經臺灣
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起訴,現經臺灣雲林地方法院以10
3年度矚訴字第2號為一審判決(認被告郭定涉幫助犯詐欺取財
罪、幫助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之罪),現上訴
繫屬於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上游油商郭定、邱飛龍既知悉上情,仍提供來源、本質有疑慮之
油品給鑫好公司販售,渠等上游油商、中盤商利益均霑,主觀上
皆以意圖為自己或他人不法所有之詐欺犯意、違反食品安全衛生
管理法販賣攙偽、假冒油品之犯意為之,此種模式之食品供應鏈
販賣該等油品,致使正義公司收受後交付買賣價金,鑫好公司再
將購油成本付給郭定、邱飛龍,渠等主觀上均具有詐欺及違反食
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犯意聯絡,客觀上亦有行為分擔,應分別論
以共同正犯(邱麗品負責久豐公司之油品出貨,與乙OO、邱飛
龍同為共同正犯,郭陳潘僅負責開立發票,未負責洽談油品交易
及出貨事宜,尚難認定與乙OO、郭定為共同正犯)
則起訴書除以上開理由認定何育仁、胡金忞為共同正犯,並未提
出其餘證據證明何育仁、胡金忞與被告乙OO有何犯意聯絡或行
為分擔
在在顯示,何育仁、胡金忞尚難認定與被告乙OO具本案犯行共
同正犯之關係
至於何育仁、胡金忞於採買過程,鑫好公司未能逐月提供原料來
源證明,且林金晃熬製之豬油顯然僅佔鑫好公司銷售給正義公司
之少部分,大部分仍是晉鴻商行、福瀧、晉瀧、久豐公司銷售給
鑫好公司之油品,其二人疏未注意,是否涉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
法第49條第4項因過失犯第15條第1項第7款之罪,此部分
非本案起訴事實,亦非本案檢察官之認定,附此敘明(另高雄地
院103年度矚重訴字第1號認其二人於辦理103年度鑫好公
司採購案時,涉犯上開過失犯行,現上訴於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
院審理中)
而鑫好公司因其代表人於執行業務時,犯有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
第49條第1項之罪,亦應依法予以論科
(一)、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食品衛生管理法於102年6月
19日修正、公布全文,並於同年月21日生效、施行,其中關
於「食品或食品添加物有攙偽或假冒情形,而予製造、加工、調
配、包裝、運送、貯存、販賣、輸入、輸出,作為贈品或公開陳
列」之行為,本以發生「致危害人體健康」之具體危險,為其犯
罪構成要件,然於前開修法時,在該法第49條第1項增列抽象
危險犯之規定,即行為人一有上述行為,即予科處刑罰,若另發
生「致危害人體健康」之具體危險時,則依該法第49條第2項
之規定處以刑責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二):103年2月14日至103年5月14日)所示犯行
終了後,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第5項之規定,
復於103年12月10日修正、公布,自同年月21日生效、
施行,修正後第49條第1項規定:「有第15條第1項第3款
、第7款、第10款或第16條第1款行為者,處7年以下有期
徒刑,得併科新臺幣8000萬元以下罰金
【事實三】比較新舊法結果,以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
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規定,較有利於被告乙OO、
鑫好公司
(二)、中華民國刑法:被告乙OO【事實二】(當時食品衛生
管理法未將行為人所販賣食品有攙偽或假冒之抽象危險犯列為刑
事處罰)(即附表一之(一):101年1月3日至101年7
月27日)、【事實三】所示犯行終了後,刑法第339條詐欺
罪之規定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並自同年月20日
起生效、施行
修正後除增加法定罰金刑之金額上限至得科或併科新臺幣50萬
元以下罰金,並增訂第339條之4加重詐欺之規定,得處1年
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0萬元以下罰金
【事實二】、【事實三】比較新舊法結果,以修正前刑法第33
9條第1項規定較有利於被告乙OO
(一)、核被告乙OO【事實二】、【事實三】販賣攙偽、假冒
之豬油原油,非正義公司欲購入品質無虞之原料油品,仍載運至
正義公司,經正義公司收受並給付價款,【事實二】被告乙OO
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事實三】係犯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衛生管
理法第49條第1項有同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食品有攙偽或
假冒之情形不得販賣罪、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
財罪,又其委請不知情之業者運送上開油品之低度行為,為販賣
之高度行為所吸收
又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2項具體危險犯之處罰,雖不
以發生實害為必要,但仍須國民健康客觀上已處於隨時有發生危
險之狀態,就此具體危險屬於構成要件事實,檢察官必須舉證證
明,不能以假定或抽象之概念說明,況高雄市政府衛生局人員抽
取正義公司之油品送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進行檢驗,依檢
驗之數據(見本院卷3第177至181頁),檢察官亦未提出
相關科學研究文獻、實驗數據供本院審酌認定就人體健康幾乎會
發生損害之高度或然率,既然無證據證明有發生「致危害人體健
康」之具體危險,【事實三】之犯行自難符合食品安全衛生管理
法第49條第2項之規定
(二)、被告鑫好公司之代表人乙OO在【事實三】中,因執行
業務犯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之罪,鑫好公司即應
依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
5項規定科以罰金
(三)、起訴意旨及檢察官補充理由書(見本院卷6第109頁
)認【事實三】另符合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加重詐
欺罪(三人以上共同犯之),其犯行終了係以起訴書附表一10
3年6月20日、103年7月15日久豐公司尚有銷售「棕油
」與鑫好公司為依據
但「詐欺取財」之行為時間終了,應視最後一次鑫好公司載運品
質有疑慮之豬油原油至正義公司,並由正義公司收受之時間點,
即判決附表一之(二)編號所示之103年5月14日(油品
到正義公司並入槽),並非上游油商久豐公司與鑫好公司之最終
交易時間點,因為鑫好公司顯然未將上述「棕油」販賣給正義公
司,而正義公司最後一次收受鑫好公司交付之豬油原油既在10
3年5月14日,當時詐欺取財罪尚未增列三人以上共犯之加重
詐欺罪,【事實三】自不得論以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
款之加重詐欺罪
三、罪數競合:被告乙OO【事實二】(即附表一之(一):1
01年1月3日至101年7月27日),利用與正義公司長時
間持續交易之機會,按月均有簽立油脂採購合約,分別載運合計
51次豬油原油至正義公司,均以同一方式詐騙正義公司人員,
販售攙偽、假冒之油品與正義公司,衡情當係基於同一犯罪決意
反覆為之,且各次犯行之時間相近,無長時間未進行交易之情形
,且所侵害法益相同,依一般社會健全之觀念,難以強行分開,
應予包括之評價,而論以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
同理,【事實三】(即附表一之(二):103年2月14日至
103年5月14日)之行為,亦應論以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
且其以一接續行為而犯詐欺取財、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二罪
(侵害法益不同,並非特別法與普通法之吸收關係),為想像競
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
第49條第1項有同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食品有攙偽或假冒
之情形不得販賣罪
故被告乙OO顯係分別起意而為【事實二】、【事實三】之犯行
,應予以分論併罰
四、共犯、間接正犯之說明:如前揭【貳、八、其他共犯之認定
】
晉鴻商行、福瀧、晉瀧、久豐公司之實質負責人郭定,於【事實
二、三】均與被告乙OO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而久豐公司之實質負責人邱飛龍及負責油品出貨、開立發票之邱
麗品,於【事實二、三】亦與被告乙OO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
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但尚難以被告乙OO為中間媒介,而認定郭定及邱飛龍、邱麗品
間具有間接之共同正犯情形
至起訴書認何育仁、胡金忞為共同正犯乙節,有所違誤,業如前
述
被告乙OO無運輸能力載運攙偽、假冒之油品至正義公司,其委
請不知情之欣佑公司司機陳俊誥、陳俊豪等人載運上開攙偽、假
冒之油品至正義公司交付收受,應論以間接正犯
(二)、起訴書除認定被告販賣之油品屬攙偽、假冒外,另以被
告主觀犯意包含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3款(含
有害人體健康之物質)、第9款(從未於國內供作飲食且未經證
明為無害人體健康),同列為被告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主
客觀犯行
(三)、起訴書列何育仁、胡金忞為共同正犯,本院未採信
(七)、起訴書第2頁認正義公司內不知情之作業員工為間接正
犯
但既然正義公司是詐騙之對象,難認被害人之公司員工屬間接正
犯
且起訴書論罪法條尚列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4條第1項第2
款(起訴書第9頁),但該條之規定為行政處罰,並非刑事制裁
,亦難以該條販賣「含有害人體健康之物質」、「從未於國內供
作飲食且未經證明為無害人體健康」之規定,即可過渡認定「致
危害人體健康」而可適用同法第49條第2項
刑法第50條定應執行刑之規定於【事實二】犯行後業經修正,
修正後之規定較有利於行為人,應適用修正後規定,被告乙OO
所犯2罪,並無修正後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所規定不得併合
處罰之情形,本院定其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6年6月
(一)、103年2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增訂
第49條之1,規定「(第1項)故意犯本法之罪者,因犯罪所
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除應發還被害人外,屬於犯人者,沒收之
考其立法目的,係為避免犯罪者保有犯罪所得,以杜絕犯罪誘因
,參考銀行法第136條之1、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第3項、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規定而增訂上開第1項規定,以澈底
剝奪其犯罪所得
準此,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現已採義務沒收主義,
法院並無裁量權限,且應發還或沒收、追徵、抵償之犯罪所得,
並不以扣押者為限
復參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沒收販毒所得歷來實務
見解,販賣所得之對價,不問其中成本若干,利潤多少,均應全
部諭知沒收,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亦應作相同解釋,即採取「總
額原則」而不扣除購油成本,以貫徹政府維護食品安全之決心
從而,前揭【事實三】之所得財物1342萬4932元,理應
發還被害人正義公司,但本案所得財物並未扣案,導致未能實際
發還,是仍應先由國家之公權力予以剝奪(沒收),嗣正義公司
再依刑事訴訟法第473條之規定向執行檢察官請求發還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103年2
月5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
第49條第1項、第5項,103年12月10日修正公布之食
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第
11條、第28條、第51條第5款、第339條第1項(修正
前)、第55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15,食品衛生管理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49,罰則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5項,49,罰則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第1項,49-1,罰則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刑法,第11條,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15,食品衛生管理   2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49,罰則   12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2項,49,罰則   4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5項,49,罰則   3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第1項,49-1,罰則   3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6條第1項,16,食品衛生管理   3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第2項,49-1,罰則   2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49-1,罰則   2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1項,21,食品衛生管理   2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3款,15,食品衛生管理   2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158-3,總則,證據,通則   2

飼料管理法,第3條第2項,3,總則   1

飼料管理法,第3條第1項,3,總則   1

飼料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15,製造、輸入及輸出   1

飼料添加物使用準則,第2條,2,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49條第1項,49,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9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8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6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5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4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3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2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1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第10款,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施行細則,第15條第1項,15,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8條第1項,8,食品業者衛生管理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8條,8,食品業者衛生管理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4項,49,罰則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之1第5項,49-1,罰則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4條第1項第2款,44,罰則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4條,44,罰則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3條第1項,3,總則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3條,3,總則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條,2,A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0條第1項,20,食品衛生管理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條,1,總則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9款,15,食品衛生管理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10款,15,食品衛生管理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15,食品衛生管理   1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03條,103,A   1

銀行法,第136條之1,136-1,罰則   1

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第3項,10,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2項,14,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1

標準法,第4條,4,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39條之4,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11條,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473,執行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第49條第2項,49,A   1

,第49條第1項,49,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