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809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罰金新臺幣壹萬元,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
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二)至被告以上開情詞置辯,是本院另應審究者,係:(1)被告
有無出手毆打告訴人胸口抑或僅有上開認定之拖拉告訴人之行為
?(2)被告本案所為是否有基於傷害他人之故意?(3)被告於拖拉告
訴人之過程中,告訴人是否為免撞到急診室外之牆壁乃以手抵住
牆壁之事實?(4)告訴人O益臻之傷勢是否為被告上開犯行所致?查
:1.關於被告有無出手毆打告訴人胸口乙情,告訴人於警詢時證
稱:被告從伊胸口毆打一拳等語(見警卷第5頁反面)、於偵訊時
證稱:被告直接就先往伊胸口捶下去等語(見偵卷第20頁),告
訴人O益臻上開證述,尚屬前後一致,惟被告甲OO警詢、偵訊、本
院審理時亦前後一致堅詞否認有用拳毆打告訴人乙情(見警卷第
3至4頁、偵卷第19頁反面至20頁、本院卷第10、48頁),被告與告訴
人各執
又刑法第277條第1項所規定之罪為傷害罪,並非出拳毆人罪,是有
傷害他人之故意,或不確定故意,並有意識地為造成傷他人傷害
結果之行為(如動手、動腳、拉扯、推擠、拖行…等),即構成
傷害罪
3.就被告有無拖告訴人去撞牆乙節,告訴人堅稱確有此事(見警卷
第5頁反面、偵卷第20頁、本院卷第48頁反面),而被告亦堅詞否
認有拖告訴人去撞牆(見本院卷第10、48頁),然此實僅是本身立
場角度之不同,就被告而言,被告僅是拖告訴人往有監視器監視
處前進,過程中經過急診室外之牆壁,告訴人有以手抵住,此有
被告於偵訊時之自白(見偵卷第20頁反面),並有被告供稱告訴
人以手抵住之現場位罝之現場照片(見偵卷第11頁,被告簽名處
)及被告現場模擬畫面照片(見偵卷第28頁)在卷足證,然就告訴
人之角度,被告上開所為,就是拉告訴人去撞牆,此同有證人O
競慧於偵訊時之證述可參(見偵卷第20頁反面),是被告與告訴人
此部分所述,實無衝突,被告有於拖拉告訴人之過程中,告訴人
O益臻為免撞到急診室外之牆壁乃左手抵住牆壁等節之事實,亦
屬可認無訛
4.告訴人既經被告為上開高度成傷可能之行為對待,事後告訴人至
醫院驗傷,亦確診有上開犯罪事實欄所載之傷勢,而診斷證明書
係106年1月29日開立,即被告為上開行為之同日,告訴人至國軍臺
中總醫院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所驗得,可認時間上緊密,具足夠
之關聯,期間亦查無何因果關係中斷,或移花接木之情形,被告
O言否認該傷勢為其上開高度可能成傷之危險行為所致,自無可
採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爰審酌被告僅因與告訴人有爭執,而拉住告訴人之衣領拖行而致
告訴人受有犯罪事實欄所載之傷勢,所為過於衝動,誠屬不該,
應受非難,惟告訴人為其斯時女友出頭,竟不循正當程序申訴,
逕至他人工作場所,且係醫療院所,直接找被告理論,非無滋事
之情,不能謂全無責任,並兼衡被告素行狀況、犯罪動機、目的
、手段及被告否認傷害罪責之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並依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諭知罰金如易服勞役之折算
標準,以示懲儆
因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此部分僅有證人之證述,而證人俱是被告之敵性證人,且證述情
節又無法統一,則被告是否確有以何言語恐嚇告訴人,應有高度
之懷疑,則依刑事罪疑唯利被告之原則,自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
揆諸首揭法條及說明,此部分原應為被告甲OO無罪之諭知,惟起訴
書認此部分與上開本院認定有罪之傷害部分,具有裁判上
一罪之想像競合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1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