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A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主文

甲OO共同犯殺人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陸月,未扣案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壹把沒收

丙OO共同犯殺人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年

院方罪名
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 項之殺人未遂罪、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及沒收:一、罪名: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 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未遂罪、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 害安全罪
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未遂罪、同法第305 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 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
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 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
及同條例第12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子彈罪
犯行與已起訴之所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罪
犯行與已起訴之所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罪部分為想 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
犯恐嚇危害安全罪之犯行然其此部分為其已起訴所犯之刑法第2 71條第2項、第1項之罪
犯之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罪部分所吸收而為單純之 一罪
犯關係:被告2人就上開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 未遂罪、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犯關係:被告2人就上開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 未遂罪、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
犯殺人未遂罪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 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2罪
判例(決)參照

亦有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96年度台上字第3923號判決、97年度台上字第356號判決意旨可參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05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530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參照

--------------------------
為保障被告之反對詰問權,並與現行法對傳聞例外所建構之證據
容許範圍求其平衡,證人在偵查中雖未經被告之詰問,倘被告於
審判中已經對該證人當庭及先前之陳述進行詰問,即已賦予被告
對該證人詰問之機會,則該證人OO查中之陳述即屬完足調查之
證據,而得作為判斷之依據,此有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
05號判決意旨可參
是依上開說明可知,在偵查中訊問證人,被告或其辯護人對該證
人雖未行使反對詰問權,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之
規定,原則上屬於法律規定為有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於例外顯
有不可信之情況,始否定其得為證據,亦即,得為證據之被告以
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因其陳述未經被告詰問,
應認屬於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但非為無證據能力(亦有最高法
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96年度台上字第3923號
判決、97年度台上字第356號判決意旨可參)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
人之同意,均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澈底
之當事人進行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
用並不以「不符前4條之規定」為要件(最高法院104年度第
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若同時持有、寄藏或出借二不相同種類之客體(如同時持有手槍
及子彈),則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最高法院82
年度台上字第5303號判決意旨參照)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
旨參照)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加重節錄
前開2案所處之刑,嗣經臺東地院以99年度聲字第412號裁
定合併定應執行有期徒刑9月確定,於100年3月21日易科
罰金執行完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被
告2人於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法定刑
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起訴書未記載被告乙OO部分
成立累犯,應有誤會),除殺人罪法定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部
分不得加重外,其餘有期徒刑部分,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
規定,加重其刑
*X*自不符合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所規定供
述全部槍砲之來源及去向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25條第2項後段,25,未遂犯
減輕節錄
又被告2人自始否認非法持有槍枝、子彈,自不符合槍砲彈藥刀
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所規定供述全部槍砲之來源及去向,
因而查獲之情形,無從依該規定減輕其刑
八、刑之減輕:被告2人本案已著手殺人犯罪行為實施,而未生
殺人結果,所犯殺人未遂罪,均應依刑法第25條第2項後段規
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起訴書亦漏未記載未遂減刑部分),
並依法先加後減輕之(死刑、無期徒刑部分僅減輕之)
*X*自不符合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所規定供
述全部槍砲之來源及去向
判決節錄
前開2案所處之刑,嗣經臺東地院以99年度聲字第412號裁
定合併定應執行有期徒刑9月確定,於100年3月21日易科
罰金執行完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被
告2人於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法定刑
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起訴書未記載被告乙OO部分
成立累犯,應有誤會),除殺人罪法定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部
分不得加重外,其餘有期徒刑部分,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
規定,加重其刑
九、量刑: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2人明知可發射
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及子彈係高度危險之違禁物,非經主管機關
許可不得擅自持有,以維社會大眾安全,仍持有之,嚴重危害社
會安全,其2人更推由被告甲OO實際開槍射擊之方式,而著手
殺害證人OO龍及陳光煜,雖未造成他人死亡之結果,然仍使證
人OO龍及陳光煜有遭擊中之風險,精神上並飽受痛苦,被告2
人所為殊值非難
並考量被告甲OO自稱國小畢業,前經商,月收入約5萬元左右
,無須扶養家人,被告乙OO自陳國中肄業,家中從事小吃店工
作,月收入約2、萬元,亦無需扶養家人之學歷、經濟與生活狀
況(見本院卷二第79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
法條節錄
甲OO、乙OO均明知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及具殺傷力之
子彈,分別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第2
款所列管之槍砲、彈藥,非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不得持有
一、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
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
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2定有明文
偵查中辯護人僅有在場權及陳述意見權,此觀之刑事訴訟法第2
45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甚明,檢察官訊問證人並無必須傳喚被
告使其得以在場之規定,同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雖規定「如
被告在場者,被告得親自詰問」,亦僅賦予該在場被告於檢察官
訊問證人OO親自詰問證人之機會而已,被告如不在場,殊難期
有親自詰問之可能
此項未經被告詰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1第2項之規
定,除顯有不可信之例外情況外,原則上為「法律規定得為證據
」之傳聞例外,依其文義解釋及立法理由之說明,並無限縮於檢
察官在偵查中訊問證人之程序,應已給予被告或其辯護人對該證
人行使反對詰問權者,始有證據能力之可言
是依上開說明可知,在偵查中訊問證人,被告或其辯護人對該證
人雖未行使反對詰問權,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之
規定,原則上屬於法律規定為有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於例外顯
有不可信之情況,始否定其得為證據,亦即,得為證據之被告以
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因其陳述未經被告詰問,
應認屬於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但非為無證據能力(亦有最高法
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96年度台上字第3923號
判決、97年度台上字第356號判決意旨可參)
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
第159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
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
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第1、2項亦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
聞證據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
可作為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
論該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所定情形,均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
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為前提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
人之同意,均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澈底
之當事人進行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
用並不以「不符前4條之規定」為要件(最高法院104年度第
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查其餘本判決下列所引用認定犯罪事實之傳聞證據,均經本院依
法調查並提示,檢察官及被告甲OO、乙OO2人及其等之辯護
人於本院調查證據階段,自可知悉該等證據有刑事訴訟法第15
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事,然檢察官及被告2人即其等之辯
護人並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陳述,尚無
違法不當之瑕疵,且與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認以之作為證據應
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應有證據能力
再上開槍枝雖未扣案,並經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函覆稱:僅
憑彈殼,無法研判由何種槍枝擊發等語,有上開內政部警政署刑
事警察局函文足佐(見偵卷第215頁),是本案並無積極證據
足資證明被告甲OO所為前開持槍射擊犯行時所用槍枝係屬槍砲
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所定之制式手槍,惟該槍
枝可順利擊發子彈並具殺傷力,業如前述,自仍屬槍砲彈藥刀械
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之其他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
無誤
衡情以觀,被告甲OO對於其與被告乙OO出面索討金錢過程中
極有可能發生言語衝突之情事,當能有所認知,而以證人OO龍
藉故要進屋湊錢後,即避不見面之態度,雙方當無可能平和協調
金錢如何返還,被告甲OO對此顯然可以預見,顯見其與被告乙
OO,確有共同恐嚇證人OO龍之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而為共
同正犯無誤
一、罪名: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71條
第2項、第1項之殺人未遂罪、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
罪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可發
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第12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子
彈罪
二、起訴書雖漏未記載被告乙OO共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
8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及同
條例第12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子彈罪,然其此部分犯行
與已起訴之所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罪部分,為想像
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另詳下述)
起訴書另漏未記載被告甲OO共犯恐嚇危害安全罪之犯行,然其
此部分為其已起訴所犯之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罪部
分所吸收,而為單純之一罪(另詳下述),故均為起訴效力所及
,自為本院審理範圍,並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三、共犯關係:被告2人就上開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
之殺人未遂罪、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及槍砲彈藥刀
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
之槍枝罪、第12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子彈罪等3罪間,
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五、罪數:非法持有、寄藏、出借槍砲彈藥刀械等違禁物,所侵
害者為社會法益,如所持有、寄藏或出借客體之種類相同(如同
為手槍,或同為子彈者),縱令同種類之客體有數個(如數支手
槍、數顆子彈),仍為單純一罪,不發生想像競合犯之問題
若同時持有、寄藏或出借二不相同種類之客體(如同時持有手槍
及子彈),則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最高法院82
年度台上字第5303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被告2人以一行為同時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子彈
,係以一行為觸犯上開2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
條規定,從一重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處
斷
六、罪數:被告2人同時對證人OO龍、陳光煜等人實行而犯數
殺人未遂未遂罪名,均為同質想像競合犯,各應依刑法第55條
規定從一重處斷
又被告2人所犯殺人未遂罪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
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2罪,係基於
殺人之目的而非法持有槍枝行為,屬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
合關係,應從應一重之殺人未遂罪處斷
前開2案所處之刑,嗣經臺東地院以99年度聲字第412號裁
定合併定應執行有期徒刑9月確定,於100年3月21日易科
罰金執行完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被
告2人於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法定刑
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起訴書未記載被告乙OO部分
成立累犯,應有誤會),除殺人罪法定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部
分不得加重外,其餘有期徒刑部分,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
規定,加重其刑
八、刑之減輕:被告2人本案已著手殺人犯罪行為實施,而未生
殺人結果,所犯殺人未遂罪,均應依刑法第25條第2項後段規
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起訴書亦漏未記載未遂減刑部分),
並依法先加後減輕之(死刑、無期徒刑部分僅減輕之)
又被告2人自始否認非法持有槍枝、子彈,自不符合槍砲彈藥刀
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所規定供述全部槍砲之來源及去向,
因而查獲之情形,無從依該規定減輕其刑
而依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
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而共同正犯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法無必須諭知連帶沒收
之明文,雖實務上有認為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已於共犯中之一
人確定判決諭知沒收,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或就
各共同正犯間採連帶沒收主義,以避免執行時發生重複沒收之問
題
然所謂「責任共同原則」,係指行為人對於犯罪共同加工所發生
之結果,相互歸責,因責任共同,須成立相同之罪名,至於犯罪
成立後應如何沒收,仍須以各行為人對工具物有無所有權或共同
處分權為基礎,並非因共同正犯責任共同,即應對各共同正犯重
複諭知(連帶)沒收
此觀目前實務認為,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如採連帶沒收,即與罪
刑法定主義、罪責原則均相齟齬,必須依各共同正犯間實際犯罪
利得分別沒收,始為適法等情益明
又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如已扣案,即無重複沒收之疑慮,
尚無對各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之必要
而犯罪工具物如未扣案,因法律又有追徵之規定,則對未提供犯
罪工具物之共同正犯追徵沒收,是否科以超過其罪責之不利責任
,亦非無疑
而重複對各共同正犯宣告犯罪所用之物連帶沒收,除非事後追徵
,否則對非所有權人或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宣告沒收,並未
使其承擔財產損失,亦無從發揮任何預防並遏止犯罪之功能
尤以對未經審理之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剝奪該共同正犯受審
之權利,更屬違法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
旨參照)
而本案實際上由被告甲OO持以開槍射擊,況被告乙OO原本亦
持槍枝前往找證人OO龍,則衡諸常情,被告甲OO本案所持之
槍枝應為其本人所有,又無證據顯示被告乙OO對該槍枝亦有事
實上之處分權,故就被告甲OO所持有之不詳型號槍枝1把,應
依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在被告甲OO所為犯行項下諭知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第12條第4項,刑法
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271條第2項、第1項、第30
5條、第25條第2項、第55條、第47條第1項、第38條
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
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刑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5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5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5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4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4,A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3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2款,4,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18,A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5條第2項後段,25,未遂犯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1

刑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248,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2項前段,245,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2,159-52,A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