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809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10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同法第310條第2項加重誹
謗罪嫌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係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
理性之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
院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台上
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刑
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有明定,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
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
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
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
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第310條第2項
加重誹謗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O懷琳之證
述、告訴人臉書網頁即被告臉書網頁擷取資料等資為論據
(一)按刑法第310條第1項及第2項針對以言詞或文字、圖畫而誹謗他
人名譽之誹謗罪規定,係為保護個人法益而設,以防止妨礙他人
之自由權利,符合憲法第23條規定之意旨
至同條第3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之規定,
則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
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
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
(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解釋意旨參照)
(二)依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解釋意旨及其協同意見,有關誹謗罪之成
立,當有如下審查標準:1.立法者以事實陳述之「真實性」以及
「公共利益關連性」兩項基準進行誹謗罪之權衡,固然具有一定
的合理性
從而,對於所謂「能證明為真實」其證明強度不必至於客觀的真
實,只要行為人並非故意捏造虛偽事實,或並非因重大的過失或
輕率而致其所陳述與事實不符,皆應將之排除於第310條之處罰範
圍外,認行為人不負相關刑責
據此,刑法第311條各款事由,既以善意發表言論為前提,乃指行
為人言論涉及事實之部分,有509號解釋上開意旨之適用(吳庚大
法官協同意見參照)
(三)次按刑法第311條規定:「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
者,不罰:一、因自衛、自辯或保護合法之利益者
再按刑法第311條所謂「善意」之認定,倘指摘或傳述之相對人,
為政府官員、公眾人物、大型企業或公益組織時,因彼等得掌握
社會較多權力或資源分配,對於相對弱勢者之意見表達,應以較
大程度之容忍,維護公共論壇與O論自由之市場運作於不墜,衡以
行為人及相對人間之身分、O論內容對於相對人名譽及公益影響之
程度,應建構不同的真實查證義務,此乃因上開類型之相對人較
有能力澄清事實,且掌握較多社會資源,彼等所O所行,亦動輒
與公共利益攸關等特質,應受到較大程度之公眾檢驗或民主機制
之制衡,而為合理化差別待遇之所在
因此,行為人就該等事務,對於具體事實有合理之懷疑或推理,
而依其個人主觀之價值判斷,公平合理提出主觀之評論意見,且
非以損害他人名譽為唯一之目的者,不問其評論之事實是否真實
,即可推定行為人係出於善意,避免人民因恐有侵害名譽之虞,
無法暢所欲言或提供一般民眾亟欲瞭解或參與之相關資訊,難收
發揮監督公務員或公眾人物之效(臺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上易字第
1534號判決意旨參照)
因此,倘為達特定之目的,而對於未經證實之傳聞,故意迴避合
理之查證義務,率行以發送傳單、舉行記者會、出版書籍等方式
加以傳述或指摘,依一般社會生活經驗觀察,即應認為其有惡意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98號判決要旨參照)
一文底下,係針對告訴人前開路樹修剪之政策,提出質疑及批評
,是本件所應審究者,在於被告所為上開言論,是否與公共利益
有關且屬可受公評之事項,對於言論中所指摘之具體事實,是否
因惡意或重大輕率,無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正?就意見評論部分
是否屬善意、適當之評論?茲分述如下:1.告訴人於「南投市長宋
懷琳」之粉絲專頁發表「維護公共安全中正路菩提樹修剪矮化」
一文,文章內容提及:「去年9月梅姬颱風來襲,中正路上菩提
樹因過高、過重、根淺無法負荷造成倒塌,壓毀民宅宿舍,且落
葉及落果蟲蟻問題,造成鄰近住戶困擾等民眾陳情,本所為維護
市民『行』及『住』之安全,考量鄰近住戶需求及避免民眾生命
財產損失,由本所提撥200萬元委託規劃公司辦理本工程,經實地
勘測並考量樹穴腹地,建議樹木矮化及疏枝修剪作業,係屬減災
作為,維護公共安全
是被告依其判斷該政策似有不符合「南投縣樹木栽植撫育管理辦
法」之規範,並參酌上開之新聞報導及告訴人於粉絲專頁上之文
章均提及為修剪路樹,而編列、支出預算200萬乙事,就修剪樹木
之政策是否得當,是否即應支出高額預算,有無圖利廠商之嫌,
而提出質疑,雖用語措辭尖銳、使人不悅,然其目的既在關心公
共政策,自希冀引起大眾之注意,不免有過於誇大、聳動之發言
被告雖係利用網際網路傳達言論,然亦僅於告訴人上開粉絲專頁
文章下方以留言方式回覆,該留言內容,除有劉宜民點閱、發送
貼圖,並無其他民眾加以回應或表達認同,顯見被告傳播言論之
影響力有限,此與召開記者會、出版品或於新聞媒體等大眾易於
接近利用之傳播媒介上散布之情形有間
準此,被告依據媒體報導及網際網路上之資訊來源,對於關乎公
共利益之事而發表言論,並非明知其言論不實仍故意傳遞,依卷
內證據,亦難認被告係明知其傳遞言論不實仍故意傳播,是被告
所為並非出於誹謗告訴人之真實惡意
被告為前開評論時,雖未就上開政策有何不當為具體指摘,然依
其前開所接收之資訊,乃主觀上確信該政策不當而損及公共利益
,實欲在於極力表達不贊同前開路樹修剪之政策,而以引人側目
之言詞加以評論,意欲喚起大眾之關注,並非全然無據出於空泛
之人身攻擊
縱被告用語不免尖酸刻薄、不留餘地之文字為批評,然參照釋字
第509號解釋理由及協同意見意旨,民主多元社會應容許各種價值
判斷,不應運用公權力以決定某作為之正當性,而應藉由言論之
自由機制,使真理愈辯愈明而達去蕪存菁之效果
六、綜上所述,本件依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及現存卷證資料,尚
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有公訴意旨
所指加重誹謗、公然侮辱之程度,其證明力顯有不足,無從使本
院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心證,依前開法律規定及說明,自應為被
告無罪之諭知
又本院雖本於對憲法及法律之確信,以上揭理由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然萬不可據此認本院係認同被告上揭言論屬實,或贊同被告
之所為,末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台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解釋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解釋
臺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上易字第153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98號判決要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11條,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刑法,第310條第2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憲法,第310條,310,A   1

憲法,第23條第3項前段,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