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二審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附則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傷害罪 | 
| 上訴人:檢察官
主文

原判決關於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駕車,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通行,而犯過失傷害罪部分撤銷,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駕車,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通行,而犯過失傷害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處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其他上訴駁回

院方罪名
及刑法第185條之4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受傷而逃逸罪
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加重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56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78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非字第198號、105年度台上字第1388號、第1502號、106年度台非字第16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78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52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198號判決意旨參照

--------------------------
若自認被害人並未受傷或傷勢無礙,即可不待確認被害人已否獲
得救護,亦不等候檢、警等相關執法人員到場處理善後事宜,即
得自行離去,自非該法條規範之意旨(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
字第2560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以肇事逃逸罪之重點,在於「逃逸」的禁止,若未等待警方人
員到場處理,或無獲得他方人員同意,或不留下日後可以聯繫的
資料,即逕自離開現場,均屬逃逸行為(最高法院105年度台
上字第783號判決意旨參照)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係就刑法第27
6條第1項、第2項、第284條第1項、第2項各罪犯罪類型
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而成另一獨立之罪名,自屬刑法
分則加重之性質(最高法院99年度台非字第198號、105
年度台上字第1388號、第1502號、106年度台非字第
160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雖有該條文所規定之兩種加重條件,惟該等加重條件既係規
定於同一條項內,縱有兩種以上之加重條件,亦僅加重一次,而
非遞加重其刑(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783號判決意
旨參照),附此指明
本件起訴書並未論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加
重罪名,原審法院依「地方法院辦理民刑事訴訟案件流程管理實
施要點」第6點規定,分案先由刑事審查庭法官處理,而於10
7年3月27日、同年4月17日審查庭之準備程序中,受命法
官雖有告知上述變更後之加重罪名(審交訴卷第50、63頁)
,但因被告並未全部認罪而改分同院審理庭審理後,依其後10
7年5月7日準備程序及同日審判筆錄之記載,審判長告知犯罪
嫌疑及所犯之罪名,僅為「詳如起訴書所載」(交訴卷第27、
34頁),而就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所論
之加重罪名,並未依法踐行告知之程序,即逕行論以該加重罪名
,難謂適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525號判決意旨
參照)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
款事由之審酌(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
照)
倘法院就犯罪一切情狀全盤考量,並敘明被告犯罪之情狀顯可憫
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且其裁量權之行使未有濫用或不
當者,即有其適用(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174號判
決意旨參照)
(四)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既明定汽車駕駛
人於一定違規之情形(如無駕駛執照駕車,酒醉駕車等)駕駛汽
車致人傷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時,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自係
指肇事者在一定之違規情形下,依法應負過失致人於死或過失傷
害之刑事責任時,始有該條之適用(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
7198號判決意旨參照)
加重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加重節錄
(四)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既明定汽車駕駛
人於一定違規之情形(如無駕駛執照駕車,酒醉駕車等)駕駛汽
車致人傷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時,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自係
指肇事者在一定之違規情形下,依法應負過失致人於死或過失傷
害之刑事責任時,始有該條之適用(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
7198號判決意旨參照)
揆諸前揭說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
係就刑法第284條第1項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處罰,屬犯
罪類型變更,成為另一獨立罪名之規定,自亦應予告知
起訴書就前述過失傷害部分,疏未究明上揭加重情形,致未論以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分則加重後之獨立罪名,
容有未當
本件起訴書並未論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加
重罪名,原審法院依「地方法院辦理民刑事訴訟案件流程管理實
施要點」第6點規定,分案先由刑事審查庭法官處理,而於10
7年3月27日、同年4月17日審查庭之準備程序中,受命法
官雖有告知上述變更後之加重罪名(審交訴卷第50、63頁)
,但因被告並未全部認罪而改分同院審理庭審理後,依其後10
7年5月7日準備程序及同日審判筆錄之記載,審判長告知犯罪
嫌疑及所犯之罪名,僅為「詳如起訴書所載」(交訴卷第27、
34頁),而就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所論
之加重罪名,並未依法踐行告知之程序,即逕行論以該加重罪名
,難謂適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525號判決意旨
參照)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係就刑法第27
6條第1項、第2項、第284條第1項、第2項各罪犯罪類型
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而成另一獨立之罪名,自屬刑法
分則加重之性質(最高法院99年度台非字第198號、105
年度台上字第1388號、第1502號、106年度台非字第
160號判決意旨參照)
2.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係就刑法
第284條第1項前段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處罰,屬犯罪類
型變更,成為另一獨立罪名
(二)被告無駕駛執照騎駛機車、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
人優先通行,因而致人受傷,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
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本案被告所涉過失傷害部分,已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
條第1項加重其刑,而肇事逃逸罪部分,依上揭判決意旨,並無
該條項加重規定之適用,告訴人提出之「刑事請求上訴狀」誤認
應就被告所犯肇事逃逸罪依上揭規定予以加重其刑云云(本院卷
第28至30頁),容有法律之錯解,併予指明
減輕節錄
為防止酌減其刑之濫用,自應嚴定其適用之條件,以免法定刑形
同虛設,破壞罪刑法定之原則」,足認刑法第59條規定得酌量
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情,而在客觀上足
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使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
有其適用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
款事由之審酌(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
照)
況適用刑法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本不排除同法第57條所
列舉10款事由之審酌
(三)惟查:1.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
得酌量減輕其刑,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
尤應注意左列事項(共10款)為科刑重輕之標準,兩條適用上
固有區別,惟所謂「犯罪之情狀」與「一切情形」云云,並非有
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包
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
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判例所稱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
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
,以為判斷
(四)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
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
款事由之審酌
(二)檢察官就此部分之上訴意旨略以: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
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
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被告無前
科,素行端正,子女眾多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
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
上訴意旨
(二)檢察官就此部分之上訴意旨略以:被告於本案發生後,迄
未能與告訴人達成和解,或先給付部分賠償金支應醫療費用以撫
慰告訴人身心之創傷,並一再質疑告訴人傷勢嚴重性,致令告訴
人深感痛苦及不平,被告犯後態度十足惡劣,原審在未得有告訴
人之宥恕下,僅判處被告拘役40日,未能妥適評價被告無照駕
駛、行經行人穿越道未讓行人優先通行之法定加重事由等情,不
無有過輕之嫌
上訴意旨以被告迄未能與告訴人達成和解等為由,指摘原審就此
部分量刑過輕云云,固無理由
(二)檢察官就此部分之上訴意旨略以: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
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
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被告無前
科,素行端正,子女眾多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
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
原判決審酌上情,本院再參酌被告僅國中肄業(本院卷第100
頁),智識程度不高,經本院當庭說明肇事逃逸罪之處罰構成要
件,亦已坦白承認犯罪(本院卷第120頁),犯後態度尚可,
認原判決就被告所犯上揭肇事逃逸罪,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
減其刑,於法並無不合,更無上訴意旨所稱違反罪刑法定原則之
情事
檢察官上訴意旨執前詞指摘原判決違誤云云,為無理由,應予駁
回
本案經檢察官陳旭華提起公訴,檢察官陳香君提起上訴,檢察官
蘇佩鈺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然查: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賦予法院裁量之
權,量刑輕重,屬為裁判之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苟其
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
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入
情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
原審就被告所犯無駕駛執照駕車、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
人優先通行,而犯過失傷害罪,已依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
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形,予以綜合考量,既未逾越法定刑
度,亦未濫用裁量權限
(二)檢察官就此部分之上訴意旨略以: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
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
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被告無前
科,素行端正,子女眾多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
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
檢察官執上情指摘原審量刑違法、過輕云云,為無理由,應予駁
回
檢察官上訴意旨執前詞指摘原判決違誤云云,為無理由,應予駁
回
法條節錄
理由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
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
文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上開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
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亦
有明文
汽車行經行人穿越道,遇有行人穿越時,無論有無交通指揮人員
指揮或號誌指示,均應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道路交通安全規則
第2條第1項第1款、第94條第3項、第103條第2項分別
定有明文
(一)按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駕車、酒醉駕車、吸食毒品或
迷幻藥駕車、行駛人行道或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
通行,因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加重其刑至
二分之一,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定有明文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係就刑法第27
6條第1項、第2項、第284條第1項、第2項各罪犯罪類型
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而成另一獨立之罪名,自屬刑法
分則加重之性質(最高法院99年度台非字第198號、105
年度台上字第1388號、第1502號、106年度台非字第
160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刑
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之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駕車、行經
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通行,而過失傷害罪
以及刑法第185條之4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受傷而逃逸
罪
起訴書就前述過失傷害部分,疏未究明上揭加重情形,致未論以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分則加重後之獨立罪名,
容有未當
(二)被告無駕駛執照騎駛機車、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
人優先通行,因而致人受傷,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
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三)被告所犯上揭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異,應予分論併罰
(四)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
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所謂「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與刑法第57條所稱之審酌「一
切情狀」,二者意義雖有不同,於裁判酌量減輕其刑時,本應就
犯罪一切情狀(包括刑法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
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以為判斷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
款事由之審酌
被告本件所犯之肇事逃逸罪名,係法定本刑1年以上7年以下有
期徒刑之罪,與其前述犯罪情節相較,實屬情輕而法重,客觀上
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而有顯堪憫恕之處,即使處以法定最低刑度
(有期徒刑1年),猶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其
刑
惟查:1.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規定:訊問被告應
先告知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
此乃被告在刑事訴訟程序上應受告知之權利,為憲法第8條第1
項正當法律程序保障內容之一,旨在使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
以維審判程序之公平
原判決援引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論處
被告犯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駕車、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
讓行人優先通行,而過失傷害罪
揆諸前揭說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
係就刑法第284條第1項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處罰,屬犯
罪類型變更,成為另一獨立罪名之規定,自亦應予告知
本件起訴書並未論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加
重罪名,原審法院依「地方法院辦理民刑事訴訟案件流程管理實
施要點」第6點規定,分案先由刑事審查庭法官處理,而於10
7年3月27日、同年4月17日審查庭之準備程序中,受命法
官雖有告知上述變更後之加重罪名(審交訴卷第50、63頁)
,但因被告並未全部認罪而改分同院審理庭審理後,依其後10
7年5月7日準備程序及同日審判筆錄之記載,審判長告知犯罪
嫌疑及所犯之罪名,僅為「詳如起訴書所載」(交訴卷第27、
34頁),而就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所論
之加重罪名,並未依法踐行告知之程序,即逕行論以該加重罪名
,難謂適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525號判決意旨
參照)
2.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係就刑法
第284條第1項前段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處罰,屬犯罪類
型變更,成為另一獨立罪名
本件起訴書僅論以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原
判決於論罪時本應敘明依刑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變更起訴法條
之意旨,始稱適法
原判決漏未敘明上情,僅略論「起訴書漏載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
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應予補正」云云,亦有未合
然查: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賦予法院裁量之
權,量刑輕重,屬為裁判之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苟其
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
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入
情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
原審就被告所犯無駕駛執照駕車、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
人優先通行,而犯過失傷害罪,已依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
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形,予以綜合考量,既未逾越法定刑
度,亦未濫用裁量權限
(一)原審以被告犯肇事逃逸罪之事證明確,適用刑法第185
條之4、第59條等規定,審酌被告肇事後,逕行逃逸離去,其
行為對於告訴人生命、身體及求償權之行使必造成一定程度之危
害,兼衡告訴人所受傷勢等一切情狀,就其所犯肇事逃逸罪量處
有期徒刑6月等語
(二)檢察官就此部分之上訴意旨略以: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
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
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被告無前
科,素行端正,子女眾多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
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
94年2月2日刑法第59條修正理由亦謂:「現行第59條在
實務上多從寬適用
為防止酌減其刑之濫用,自應嚴定其適用之條件,以免法定刑形
同虛設,破壞罪刑法定之原則」,足認刑法第59條規定得酌量
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情,而在客觀上足
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使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
有其適用
原判決認本案有刑法第59條之適用,但被告自始否認肇事逃逸
犯行,犯後態度甚差,原審予以酌減其刑之原因,僅僅為被告肇
事後逃逸之動機或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等,均屬刑法第57條
之量刑事由,與刑法第59條之酌減事由,兩者尚屬有異
況且被告空口否認犯行,浪費無謂之訴訟經濟資源,尚難認有何
情堪憫恕之情,原判決誤依刑法第59條規定量處有期徒刑6月
,實有量刑過輕而難收矯正之情事,不符比例及公平原則云云
(三)惟查:1.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
得酌量減輕其刑,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
尤應注意左列事項(共10款)為科刑重輕之標準,兩條適用上
固有區別,惟所謂「犯罪之情狀」與「一切情形」云云,並非有
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包
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
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判例所稱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
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
,以為判斷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
款事由之審酌(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
照)
被告本件所犯之肇事逃逸罪名,係法定本刑1年以上7年以下有
期徒刑之罪,與其犯罪情節相較,實屬情輕而法重,客觀上足以
引起一般同情,而有堪資憫恕之處,即令處以法定最低刑度,猶
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等語,已就犯罪一切
情狀全盤考量,並敘明被告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
刑仍嫌過重,其裁量權之行使並無濫用或不當之情形,而屬原審
職權裁量之適法行使,自不得任意指摘
況適用刑法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本不排除同法第57條所
列舉10款事由之審酌
原判決審酌上情,本院再參酌被告僅國中肄業(本院卷第100
頁),智識程度不高,經本院當庭說明肇事逃逸罪之處罰構成要
件,亦已坦白承認犯罪(本院卷第120頁),犯後態度尚可,
認原判決就被告所犯上揭肇事逃逸罪,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
減其刑,於法並無不合,更無上訴意旨所稱違反罪刑法定原則之
情事
(四)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既明定汽車駕駛
人於一定違規之情形(如無駕駛執照駕車,酒醉駕車等)駕駛汽
車致人傷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時,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自係
指肇事者在一定之違規情形下,依法應負過失致人於死或過失傷
害之刑事責任時,始有該條之適用(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
719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被告所涉過失傷害部分,已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
條第1項加重其刑,而肇事逃逸罪部分,依上揭判決意旨,並無
該條項加重規定之適用,告訴人提出之「刑事請求上訴狀」誤認
應就被告所犯肇事逃逸罪依上揭規定予以加重其刑云云(本院卷
第28至30頁),容有法律之錯解,併予指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
、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道路交通
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刑法第11條、第284條第1
項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刑法,第11條,11,法例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16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14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4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4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3

刑法,第284條第1項,284,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1條,1,總則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94,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2條第1項第1款,2,總則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3條第2項,103,汽車裝載行駛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284條第2項,284,傷害罪   1

刑法,第276條第2項,276,殺人罪   1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1

刑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11條,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95,總則,被告之訊問   1

刑事訴訟法,第8條第1項,8,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