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31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緩刑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獎勵及處罰 | 
主文

甲OO共同未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緩刑貳年,並應於緩刑期內接受受理執行之地方法院檢察署所舉辦之法治教育貳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未扣案0000000000號IPHONE6手機壹支(含該門號SIM卡壹張)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院方罪名
犯有未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 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罪
犯罪故意之態樣相同為必要蓋刑法第13條第1項、第2項雖分 別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
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之未依 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104年度臺上字第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3854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臺上字第261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31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臺上字第383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臺上字第232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臺上字第260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240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臺上字第2602號判決意旨參照

--------------------------
再本條之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
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屬於證
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則不論該傳聞證據是否
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
容許作為證據(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
、104年度臺上字第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所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並不包含「非供述證據」在內,其有無
證據能力,自應與一般物證相同,端視其取得證據之合法性及已
否依法踐行證據之調查程序,以資認定(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
字第3854號判決可資參照)
再「未依第41條第1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
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罪,其行為本質上具有反覆性與延時性
,乃執行業務本質所當然,而為集合犯之一種,但其犯罪之成立
,並不以行為人有多次廢棄物清除、處理為必要,如有從事廢棄
物清除、處理等行為,縱僅一次即被查獲,仍無解於該條項之罪
責(最高法院106年度臺上字第2611號判決意旨參照)
至此之所謂委託清除、處理,則係指經執行機關同意,委託他人
代為處理之謂,此之委託,自須委託具有法定資格之業者清除、
處理,始足當之,否則仍有同法第46條第4款規定之適用(最
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313號判決意旨參照)
亦即,僅在分類後,依相關規定處理可作為資源利用者,始非屬
於廢棄物,倘若未經分類,即非屬「營建剩餘土石方」或「一般
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種類」,自仍應依廢棄物清理法之規定清除、
處理或再利用(最高法院106年度臺上字第3834號判決意
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臺上字第2320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既與上開不詳成年人基於共同從事非法廢棄物清除處理之不
確定犯意聯絡,僱請該成年人以不詳車輛載運前揭一事業廢棄物
,任由該成年人非法傾倒處理該一般事業廢棄物,依據上開說明
,自與該成年人間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關係,應論以共同正
犯(最高法院102年度臺上字第2602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利用:指事業機構產生之事業廢棄物自行販賣、轉讓或委託
作為原料、材料、填土或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認定之用途行為)
三種過程(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2401號判決意旨參照
)
被告與上開不詳成年人間,就上開未經許可即從事廢棄物清除處
理罪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最高法院1
02年度臺上字第2602號判決意旨參照)
減輕
刑法,第31條第1項後段,31,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1條第1項前段,31,正犯與共犯
減輕節錄
又本院認依被告犯罪情節,不宜依刑法第31條第1項後段規定
減輕其刑,附此說明
*X*不宜依刑法第31條第1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
判決節錄
(三)爰審酌被告前無犯罪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
表在卷可稽,素行尚佳
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所生危害,被告為一己之便,共
同任意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行為,致生損害於環境衛生,兼衡被
告犯罪後尚能直承大部分犯罪事實,惟以上開情詞置辯,矢口否
認犯罪,被告係高職畢業(參見本院卷第7頁被告個人戶籍資料
查詢表),自陳係「宏昌木業行」之負責人,從事木板、五金之
買賣,經濟狀況小康(見本院卷第22頁背面、第63頁)之智
識程度與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五、查,被告前無犯罪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
卷可按
法條節錄
一、甲OO係「宏昌木業行」之負責人,從事木板、五金等買賣
,緣甲OO所有位於臺中市○○區○○巷000弄00號房屋(
下稱系爭房屋)約自民國105年11、12月間起至106年
2、3月間止,施作更新等相關工程,詎甲OO明知從事廢棄物
清除、處理業務者,應向主管機關申請核發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
理機構許可文件後,始得清除、處理廢棄物,且已預見後述不詳
成年人係未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
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之人,其主觀上具
有縱該成年人係未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
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即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之人,亦
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意,與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共同
基於非法清除、處理一般事業廢棄物之不確定犯意聯絡,以每立
方米約新臺幣(下同)1千元之代價,僱請該不詳成年人於10
6年2月至4月17日前間某日,清除處理系爭房屋施作更新工
程所產生之含有土石、磁磚、混凝土塊、廢木板、廢合板及廢鋼
條等屬於一般事業廢棄物之營建混合物,旋該成年人即以不詳車
輛,自系爭房屋將系爭房屋更新工程所產生之含有土石、磁磚、
混凝土塊、廢木板、廢合板及廢鋼條等屬於一般事業廢棄物之營
建混合物約3立方米,載運至「祭祀公業陳五常」所有坐落臺中
市○○區○○○段000○00地號之土地(位於龍井區第一公
墓附近)傾倒,而以此方式共同清除、處理一般事業廢棄物
一、按現行刑事訴訟法為保障被告之反對詰問權,排除具有虛偽
危險性之傳聞證據,以求實體真實之發見,於該法第159條第
1項明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
而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有傳聞法則之例
外規定,且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
,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
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
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再本條之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
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屬於證
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則不論該傳聞證據是否
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
容許作為證據(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
、104年度臺上字第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經本院於審理期日踐行調查證據程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書面、言詞陳述,公訴人及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對於證據能
力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後認為該等證據均為本院事實認定之
重要依據,作為本案之證據均屬適當,故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所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並不包含「非供述證據」在內,其有無
證據能力,自應與一般物證相同,端視其取得證據之合法性及已
否依法踐行證據之調查程序,以資認定(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
字第3854號判決可資參照)
三、被告所為之自白陳述,並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
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方法,迄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據被
告提出違法取供或其他不可信之抗辯,堪認應係出於其自由意志
所為,本院復參核其他證據資料,信與事實相符,依刑事訴訟法
第156條第1項規定,認有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甲OO對其係「宏昌木業行」之負責人,從事木板
、五金等買賣,其所有之系爭房屋曾於106年2、3月間施作
更新工程,並有產生一般事業廢棄物,該等一般事業廢棄物伊係
以一立方米約1千元之價格僱請不詳成年人以不詳車輛,自系爭
房屋將該房屋施作更新工程所產生之廢棄物載離現場等事實坦承
不諱,惟矢口否認犯有未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
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罪行,辯
稱:伊係分別請「新中原企業社」人員及剛好在隔壁工地載運費
廢棄物之不詳成年人將上開房屋之廢棄物載走,伊係清除自己的
廢棄物,不是幫別人清除處理廢棄物云云
(一)按為有效清除、處理廢棄物,改善環境衛生,維護國民健
康,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必須具備一定之條件、具備
自有設施、設置專業技術人員等,始得向主管機關申請核發公民
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文件,而此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
1項、第42條之規範意旨,在於限定符合法定申請許可條件之
專業機構始得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行為,不容許一般欠缺專業能
力之人擅自清除處理廢棄物
故同法第46條第4款前段,均設有處罰擅自貯存、清除、處理
廢棄物行為之規定
再「未依第41條第1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
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罪,其行為本質上具有反覆性與延時性
,乃執行業務本質所當然,而為集合犯之一種,但其犯罪之成立
,並不以行為人有多次廢棄物清除、處理為必要,如有從事廢棄
物清除、處理等行為,縱僅一次即被查獲,仍無解於該條項之罪
責(最高法院106年度臺上字第2611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按廢棄物清理法第28條第1項明定:「事業廢棄物之清理,
除再利用方式外,應以下列方式為之:一、自行清除、處理
是執行機關對事業廢棄物之清理雖有稽查、取締之權(參同法第
20條、第37條),但原則上無清理之義務
至此之所謂委託清除、處理,則係指經執行機關同意,委託他人
代為處理之謂,此之委託,自須委託具有法定資格之業者清除、
處理,始足當之,否則仍有同法第46條第4款規定之適用(最
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313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按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成立之罪,其共同實行、教唆或
幫助者,雖無特定關係,仍以正犯或共犯論,刑法第31條第1
項前段定有明文
又按「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以彼此間犯罪故意之態樣相同為
必要,蓋刑法第13條第1項、第2項雖分別規定行為人對於構
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
前者為確定故意(直接故意),後者為不確定故意(間接故意)
,惟不論「明知」或「預見」,僅係認識程度之差別,不確定故
意於構成犯罪事實之認識無缺,與確定故意並無不同,進而基此
認識「使其發生」或「容認其發生(不違背其本意)」,共同正
犯間在意思上乃合而為一,形成意思聯絡
原判決認具不確定故意之上訴人及甲○○,與具確定故意之「乙
○○」、「丙○○」,就本件犯行,成立共同正犯,尚無不合
2、又本件雖無積極證據足認被告確實明知上開不詳成年人係未
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
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之人,惟被告於審理中直承伊
知悉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者,應向主管機關申請核發公民
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文件後,始得清除、處理廢棄物
況依被告之智識程度及社會歷練,衡情,被告主觀上如確認其係
僱請合法之合法清除處理廢棄物機構或人清運上開廢棄物,其且
有給付合理代價,則其端無不要求對方出具相關合法證明文件或
相關單據供被告收執據為憑證之理,足見被告對於該不詳成年人
極可能係未經許可而非法從事一般事業廢棄物之清除處理業務乙
節,顯然知之甚明,從而其主觀上縱未確認對方係屬非法業者,
然顯已預見該不詳成年人極可能係未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
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
理業務之人
其既已預見此節,竟不問對方是否係合法清除處理業者,執意以
上開代價僱請該成年人為上揭一般事業廢棄物之清除、處理(即
運輸至不詳處所處理),則被告主觀上具有縱該成年人係未依廢
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
,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之人,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
意,而與該不詳成年人共同基於非法清除、處理一般事業廢棄物
之不確定犯意聯絡,率為前揭犯行,亦足認定
3、按共同正犯之成立,除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外,並在意思聯
絡範圍內,就他人行為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
被告既與上開不詳成年人基於共同從事非法廢棄物清除處理之不
確定犯意聯絡,僱請該成年人以不詳車輛載運前揭一事業廢棄物
,任由該成年人非法傾倒處理該一般事業廢棄物,依據上開說明
,自與該成年人間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關係,應論以共同正
犯(最高法院102年度臺上字第2602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按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所規定之犯罪構成要件行
為,計有「貯存」、「清除」及「處理」三者,其中所謂「貯存
」,指一般廢棄物於清除、處理前,放置於特定地點或貯存容器
、設施內之行為,「清除」則指一般廢棄物之收集、運輸行為,
至「處理」則包含(1)中間處理:指一般廢棄物在最終處置前
,以物理、化學、生物、熱處理、堆肥或其他處理方法,改變其
物理、化學、生物特性或成分,達成分離、減積、去毒、固化或
安定之行為
(二)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
段之未依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清除、處
理罪
被告與上開不詳成年人間,就上開未經許可即從事廢棄物清除處
理罪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最高法院1
02年度臺上字第260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本院認依被告犯罪情節,不宜依刑法第31條第1項後段規定
減輕其刑,附此說明
本院審酌被告為一己便利,率為本案犯行,固應予非難,惟考量
被告素行尚佳,因一時失慮貪圖便利,致罹刑章,犯罪後尚能直
承大部分犯罪事實,經此偵審程序與論罪科刑之教訓後,當知所
警惕,應無再犯之虞,本院因認上開對被告所宣告之刑,以暫不
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規定,宣告緩刑2
年,以啟自新,且為促使被告日後得以遵守法治,預防其再犯罪
,本院認除前開緩刑宣告外,應另有賦予被告一定負擔之必要,
爰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之規定,諭知被告應於緩刑期間
內接受受理執行之地方法院檢察署所舉辦之法治教育2場次,併
依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規定,諭知於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六、被告係以未扣案0000000000號IPHONE6手
機1支(含該門號SIM卡1張)與不詳共同正犯聯絡,業據被
告於審理中供明在卷,且該手機含SIM卡尚在被告持有中(見
本院卷第64頁至第65頁),核係被告供本案犯罪聯絡所用之
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予以宣告沒收,並依同條第4
項規定,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廢棄物清理
法第46條第4款,刑法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1條第
1項前段、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8款、第93條第
1項第2款、第38條第2項、第4項,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1條第1項前段,31,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74,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保安處分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引用法條

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項,41,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及廢棄物檢驗測定機構之管理   8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5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保安處分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74,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2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2

刑法,第31條第1項前段,31,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廢棄物清理法,第42條,42,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及廢棄物檢驗測定機構之管理   1

廢棄物清理法,第37條,37,事業廢棄物之清理   1

廢棄物清理法,第28條第1項,28,事業廢棄物之清理   1

廢棄物清理法,第20條,20,一般廢棄物之清理   1

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75-1,緩刑   1

刑法,第31條第1項後段,31,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3條第2項,13,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3條第1項,13,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