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二審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 上訴人:檢察官
主文

上訴駁回

院方罪名
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79年度臺上字第38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696號、75年台上字第7033號判例及85年度台上字第2446號判決意旨參照

--------------------------
又按正當防衛之防衛行為須具有「必要性」,亦即其防衛之反擊
行為,須出於必要,如為防衛自己或他人之權利,該項反擊行為
顯然欠缺必要性,非不可排除,即不能成立正當防衛,以阻卻違
法(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79年度臺上字第
38號判決參照)
且在同一犯罪事實與情節,如別無其他加重或減輕之原因,下級
審量定之刑,亦無過重或失輕之不當情形,則上級審法院對下級
審法院之職權行使,原則上應予尊重(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
6696號、75年台上字第7033號判例及85年度台上字
第2446號判決意旨參照),是量刑輕重係屬事實審法院得依
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茍已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而未
逾法定刑度,即不得遽指為違法
上訴意旨
五、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本件被告於偵審中僅坦承有與告訴
人發生衝突拉扯,否認有持橡膠棍毆打告訴人,被告犯後態度應
非全然良好
惟查:(1)告訴人所受「第五腰椎及第1薦骨椎椎間盤突出壓
迫神經根」等傷害,與本件被告之傷害行為無關,業經本院論述
如前,檢察官上訴意旨,並未提出其他足以證明被告犯罪之新證
據供調查,僅以「原審認定告訴人所受之第五腰椎及第1薦骨椎
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根等傷害,與被告傷害行為無關,此部分亦
非全然無疑」等語,就原審依職權為證據取捨及心證形成之事項
,再為爭執,難認有理由
就量刑方面,審酌被告傷害行為所造成之損害、被告之智識程度
、家庭經濟狀況,及被告犯後態度情況等情,已詳細依刑法第5
7條之規定,就刑度詳為審酌並敘明理由,既未逾越法定刑度,
復未濫用自由裁量之權限,亦即合於法定刑之外部界限,亦未逾
自由裁量之內部界限,所為量刑核無不當或違法,且無輕重失衡
情形,自不得遽指為違法,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審判決量刑過輕等
語,亦無理由
從而,本件檢察官之上訴均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陳鋕銘提起公訴,檢察官陳擁文提起上訴,檢察官
葉耿旭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檢察官此部分指訴,所憑僅係柳營奇美醫院醫師個人缺乏醫學上
之根據之推測,且與高雄榮總鑑定書之鑑定結論不合,亦與告訴
人病歷資料所呈之客觀事證不符,本難採為被告有此部分犯行之
認定依據。本院認為並無足夠證據證明被告此部分犯行,被告此
部分犯行無法證明,原應為無罪之諭知,惟因此部分公訴人認與
前開論罪科刑部分具有接續犯實質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
諭知
且說明:(1)扣案之橡膠棍1支,係被告所有供本件犯行所用
之物,業經其供承在卷,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諭知沒收。(
2)告訴人所受「第5腰椎及第1薦椎椎間盤突出」之傷害,並
非被告所為,因而就此部分為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惟查:(1)告訴人所受「第五腰椎及第1薦骨椎椎間盤突出壓
迫神經根」等傷害,與本件被告之傷害行為無關,業經本院論述
如前,檢察官上訴意旨,並未提出其他足以證明被告犯罪之新證
據供調查,僅以「原審認定告訴人所受之第五腰椎及第1薦骨椎
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根等傷害,與被告傷害行為無關,此部分亦
非全然無疑」等語,就原審依職權為證據取捨及心證形成之事項
,再為爭執,難認有理由
就量刑方面,審酌被告傷害行為所造成之損害、被告之智識程度
、家庭經濟狀況,及被告犯後態度情況等情,已詳細依刑法第5
7條之規定,就刑度詳為審酌並敘明理由,既未逾越法定刑度,
復未濫用自由裁量之權限,亦即合於法定刑之外部界限,亦未逾
自由裁量之內部界限,所為量刑核無不當或違法,且無輕重失衡
情形,自不得遽指為違法,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審判決量刑過輕等
語,亦無理由
從而,本件檢察官之上訴均無理由,應予駁回
法條節錄
一、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
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
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
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二、又傳聞法則乃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而為之規範,本案判決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第1項規定傳聞法則之適用,經本院於審理時依法踐
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被告均不爭執各該證據之證據能力,
且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自然之關聯性,亦查無依法應排除其證據
能力之情形,依法自得作為證據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又被告上開數個攻擊行為均係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概念,在時間差距
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應屬接續犯,應僅論
以一罪
(二)公訴意旨另以:被告為本件之傷害行為時,同時亦造成告
訴人OO隆脊髓腰椎位移,逐漸疼痛,告訴人OO隆於105年
5月25日再前往柳營奇美醫院就診,發現其因本件而受有第五
腰椎及第1薦骨椎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根等傷害,因認甲OO就
告訴人OO隆此部分受之傷,亦應負同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
害罪責
本院認為並無足夠證據證明被告此部分犯行,被告此部分犯行無
法證明,原應為無罪之諭知,惟因此部分公訴人認與前開論罪科
刑部分具有接續犯實質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四、原審認被告罪證明確,適用刑法第277條第1項、第41
條第1項前段、第38條第2項、第40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
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等規定,並審酌被告開車路過,
見告訴人與一女子發生衝突,女子因而倒地,其出言勸阻,本係
當今社會少見打抱不平、見義勇為之舉,惟其勸阻之手段不當,
造成告訴人受有左背部挫擦傷、左上臂挫擦傷,傷勢不重
且說明:(1)扣案之橡膠棍1支,係被告所有供本件犯行所用
之物,業經其供承在卷,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諭知沒收
(2)按刑罰之量定,係屬法院自由裁量之職權行使,應審酌刑
法第57條所列各款事由及一切情狀,為酌量輕重之標準,並非
漫無限制
量刑輕重係屬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苟已斟酌刑
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而未逾越法定刑度,不得遽指為違法
且在同一犯罪事實與情節,如別無其他加重或減輕之原因,下級
審量定之刑,亦無過重或失輕之不當情形,則上級審法院對下級
審法院之職權行使,原則上應予尊重(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
6696號、75年台上字第7033號判例及85年度台上字
第2446號判決意旨參照),是量刑輕重係屬事實審法院得依
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茍已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而未
逾法定刑度,即不得遽指為違法
就量刑方面,審酌被告傷害行為所造成之損害、被告之智識程度
、家庭經濟狀況,及被告犯後態度情況等情,已詳細依刑法第5
7條之規定,就刑度詳為審酌並敘明理由,既未逾越法定刑度,
復未濫用自由裁量之權限,亦即合於法定刑之外部界限,亦未逾
自由裁量之內部界限,所為量刑核無不當或違法,且無輕重失衡
情形,自不得遽指為違法,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審判決量刑過輕等
語,亦無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40條第1項,40,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第277條第1項,277,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