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6條第2項,侵占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 律師
主文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未扣案如附表一之一,二之一所示支票背面上載「林黃桂」署押共參佰壹拾陸枚,均沒收,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參拾壹萬肆仟肆佰伍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院方罪名
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
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及同法第216條、同法第 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業務侵占罪
及附表一之二、一之三編號1至2、4至10、12至16、二 之二所示支票之金錢因認被告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 罪
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嫌及同法第216條、同法 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及同法第216條、同法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51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32年台上字第67號判例意旨參照

--------------------------
係採義務沒收主義,凡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論是否屬於
犯人所有,亦不論有無搜獲扣案,苟不能證明其已滅失,均應依
法宣告沒收(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518號判決意旨參
照)
再採用間接證據時,必其所成立之證據,在直接關係上,雖僅足
以證明他項事實,而由此他項事實,本於推理之作用足以證明待
證事實者,方為合法,若憑空之推想,並非間接證據(最高法院
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
第4986號、32年台上字第67號判例意旨參照)
判決節錄
(二)爰審酌被告身為會計人員,竟利用職務上收受告訴人OO
公司往來廠商支票及保管相關印章之機會,侵占告訴人OO公司
貨款項高達3,314,450元,對告訴人OO公司造成損害
非微,犯罪情節嚴重,且迄今尚未與告訴人OO公司達成和解,
惟念其犯後終能坦認犯行,並考量其自述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與
月收入約17,000元、需撫養2名就學之子女之生活狀況(
詳本院卷(三)第40頁反面)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
。貳、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
七、綜上所述,公訴人所舉事證,尚不足證明被告除侵占告訴人
OO公司所有如附表一之一、一之三編號3、11、二之一所示
合計3,314,450元外,尚有侵占其他款項。此外,復查
無其他積極證據可佐,揆諸首揭證據裁判主義及無罪推定原則,
就此部分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因此部分若構成犯罪,與其
上開有罪部分具有接續犯之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以
昭審慎
法條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
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
為有前項之同意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被告甲OO、辯護人及檢察官就下列各項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
,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詳本院卷(三)第37頁正面至第3
9頁正面),並未爭執其證據能力或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
據作成時情況,並無違法取證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有證據能力
又本案認定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
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自有證據能
力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及
同法第216條、同法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其在如附表一之一、二之一所示支票上偽造署押、印文之行為,
係偽造私文書之部分行為,其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復為行使
偽造私文書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又被告係出於取得告訴人OO公司貨款之犯意,同時涉犯上揭行
使偽造私文書、業務侵占罪,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
規定從一重之業務侵占罪處斷
另被告係利用其職務上為告訴人OO公司向廠商收取貨款之同一
機會,而持續多次為業務侵占犯行,且侵害同一法益,應包括以
一個行為評價,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一)按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修正之規定業於民國105
年7月1日施行,依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之規定,適用裁判
時之法律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刑法第38條第2項定有明文
再按刑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
犯人與否,沒收之
又刑法第219條既已就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特別規定,不
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沒收之,自屬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所指
之特別規定,應優先適用之
從而,被告在上開支票背面上偽造「林黃桂」署押共316枚應
依刑法第219條規定,不論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被告雖有侵占附表一之三編號3、11所示支票之金額,但因無
詳細票據資料可供核對,僅能認定被告涉犯業務侵占罪,業如前
述,故此二張支票自無依刑法第219條規定,予以沒收署押、
印文之必要
而被告在附表一之一、二之一所示部分支票盜蓋「豐生製藥生物
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豊生製藥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洪瑞斌」印章部分,因該等印章,均屬真正,自毋庸依刑法第2
19條規定,宣告沒收,附此敘明
(三)次查,被告為本案犯行合計取得犯罪所得3,314,4
50元(附表一之一合計3,247,724元、附表一之三編
號3:21,600元、附表一之三編號11:4,730元、
附表二之一合計40,396元),雖未扣案,仍應依刑法第3
8條之1第1項、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
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任職於告訴人OO公司期間,利用職務
上收受往來廠商交付貨款之機會,侵占現金36,600元(起
訴書附表一編號221),及附表一之二、一之三編號1至2、
4至10、12至16、二之二所示支票之金錢,因認被告犯刑
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嫌,及同法第216條、同法第
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五、經查:被告雖曾於警詢中坦承侵占告訴人OO公司之貨款,
但其陳稱侵占之金額僅410餘萬元(詳系爭偵他卷第36頁、
第47頁反面),偵查中亦稱侵占告訴人OO公司貨款並無告訴
人OO公司所稱高達9,179,548元那麼多等語(詳系爭
偵他卷第100頁反面),且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
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定有明文,因此,縱被告曾於警詢
、偵查中坦承侵占告訴人OO公司貨款,但無法據此即認被告侵
占金額高達起訴書所稱9,185,848元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可佐,揆諸首揭證據裁判主義及無罪
推定原則,就此部分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因此部分若構成
犯罪,與其上開有罪部分具有接續犯之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
之諭知,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55
條、第210條、第216條、第336條第2項、第38條之
1第1項、第3項、第219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
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6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3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第159條之1,159-1,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