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 律師
主文

乙○○共同犯結夥攜帶兇器強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肆月,未扣案之檳榔刀貳支與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柒萬元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丙○○共同犯結夥攜帶兇器強盜罪,處有期徒刑參年玖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共同犯結夥攜帶兇器強盜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柒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戊○○共同犯結夥攜帶兇器強盜罪,處有期徒刑參年玖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290號、94年度台上字第2266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166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3705號、105年度台上字第88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24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1890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29年上字第2476號判例

--------------------------
所謂「不能抗拒」,係指行為人所為之強暴、脅迫等不法行為,
就當時之具體事實,予以客觀之判斷,足使被害人身體上或精神
上達於不能或顯難抗拒之程度而言(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
290號、94年度台上字第2266號判決要旨參照)
強盜罪所施用之強暴、脅迫手段,祇須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抗拒,
使其喪失意思自由為已足,縱令被害人實際無抗拒行為,仍於強
盜罪之成立,不生影響(最高法30年上字第3023號判例要
旨參照),是以無論被害人主觀上因自由意志遭壓抑而難以抗拒
,或客觀上抗拒不了均屬之(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16
6號判決要旨參照),而在客觀上是否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意思自
由,應依一般人在同一情況下,其意思自由是否因此受到壓制為
斷(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3705號、105年度台上字
第887號判決意旨參照)
強盜罪所施用之強暴、脅迫手段,祇須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抗拒,
使其喪失意思自由為已足,縱令被害人實際無抗拒行為,仍於強
盜罪之成立,不生影響(最高法30年上字第3023號判例要
旨參照),是以無論被害人主觀上因自由意志遭壓抑而難以抗拒
,或客觀上抗拒不了均屬之(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16
6號判決要旨參照),而在客觀上是否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意思自
由,應依一般人在同一情況下,其意思自由是否因此受到壓制為
斷(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3705號、105年度台上字
第88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以不法拘禁之方法使人交付財物,即係使用強暴、脅迫,使
人不能抗拒為其取得財物之手段,應成立強盜罪名(最高法院3
0年上字第24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辯護人雖均為被告以前詞置辯,並辯稱:證人OO○所證
述之內容與警詢、偵查中之陳述有所出入,且逐次加重案情嚴重
之程度,認為OO○於審判中的證述不足採信等語,然查:1.
按證人之陳述有部分前後不符,或相互間有所歧異時,究竟何者
為可採,法院仍得本其自由心證予以斟酌,非謂一有不符或矛盾
,即應認其全部均為不可採信;尤其關於行為動機、手段及結果
等之細節方面,證人之證言,有時亦有予渲染之可能;然其基本
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礙時,則仍非不得予以採信,最高
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1890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至辯護人吳欣陽律師、簡旭成律師另為被告辯護稱檳榔刀僅係採
取檳榔之工具,並非兇器等語,按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
凡客觀上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
器均屬之,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
不以攜帶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被告持以行劫者,雖係鎌刀
,但亦足以使被害人之身體、生命有受侵害之危險,即不得謂非
兇器,此為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29年上
字第2476號判例所明示
罪名
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結夥攜帶兇器強盜罪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減輕節錄
被告3人又願意賠償告訴人之損失,勘認其犯後確有積極彌補告
訴人所生損害,本院審酌上開情狀,認倘就被告丙○○、甲○○
、戊○○之加重強盜犯行論以法定最低度刑有期徒刑7年,確屬
情輕法重,客觀上足以引起社會一般人之同情,縱宣告法定最低
度之刑猶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就被告丙○○、甲○○
、戊○○部分酌減其刑
至被告乙○○為本件犯罪之主要策畫之人,獲取高比例之犯罪所
得,卻迄未賠償告訴人之損害,告訴人己○○並向本院陳稱:被
告乙○○沒有跟我和解,他也不只一次偷割我的檳榔,我覺得他
很可惡,希望法官判重一點等語,本院綜合上情,認為考量乙○
○於本案實施構成要件行為之角色與犯後之態度,並無情輕法重
之情事,爰不予依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併此敘明
判決節錄
迄今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之犯後態度,兼衡其高中肄業之智識程
度,已婚而有2名未成年子女,從事臨時工,月收入約2至3萬
元,須扶養配偶與父母,父親中風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
但被告丙○○已與告訴人己○○達成和解,並願意賠償之犯後態
度,兼衡其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未婚無子女,從事送貨工作,
月收入約25,000元,須每月給父母親5,000元至6,
000元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但被告丙○○已與告訴人己○○達成和解,並願意賠償之犯後態
度,兼衡其大學肄業之智識程度,未婚無子女,之前在照相機工
廠上班,月收入約25,000元,須扶養母親,每月約給母親
1至2萬元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但被告戊○○已與告訴人己○○達成和解,並願意賠償之犯後態
度,兼衡其高中肄業之智識程度,現離婚,有一名子女由其扶養
,從事太陽能的相關工作,月收入約2至3萬元,須扶養母親及
未成年的兒子,每月平均須給母親10,000元生活費等一切
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法條節錄
一、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
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
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
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
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
5分別定有明文
二、本判決下列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被告乙○
○否認共同被告丙○○、甲○○、戊○○、證人己○○於警詢中
陳述之證據能力、被告丙○○否認共同被告乙○○於警詢及偵查
中之訊問內容之證據能力、被告甲○○否認共同被告乙○○、丙
○○、戊○○於警詢中陳述之證據能力、被告戊○○否認共同被
告乙○○、丙○○、甲○○、證人OO○、己○○、陳乾佑、丁
丞禹於警詢中陳述、共同被告乙○○、丙○○、甲○○、證人O
O○、己○○於偵查中檢事官詢問中陳述之證據能力,上開部分
之證述對各主張者而言,均為被告以外之人於司法警察或檢察事
務官前之陳述,又不具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各款之特信性
,均對各主張者欠缺證據能力
其中證人OO○、己○○在偵查中係於106年8月18日在檢
察事務官前陳述,而在其就案情陳述完畢後,筆錄記載「14時
43分平股檢察官入庭」,其後檢察官使其供後具結,然檢察官
於命具結後,僅簡單訊問方才證述內容是否實在等語,此供後具
結並不能使證人OO察事務官前之陳述性質轉變為在檢察官前之
陳述,其傳聞法則之判斷仍應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之
規定
另就被告丙○○否認被告乙○○偵查中陳述證據能力部分,因被
告乙○○於偵查中並未以證人身分具結,依最高法院102年度
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之意旨,其陳述除非經被告同意有證據
能力,否則僅在具備類推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之「特
信性」之要件時,例外有證據能力,本件並無第159條之3各
款之情形,自亦無從認被告乙○○於偵查中之陳述,對被告丙○
○有證據能力,附此敘明
其餘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
情,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具證據能力
辯護人簡旭成律師為則為被告甲○○辯護稱:被告甲○○對於其
他共同被告限制丁○○行動自由部分均不知情,就該部分不構成
共同正犯,丁○○被綑綁係在檳榔採取完畢後,丁○○亦非檳榔
之持有人或所有人,並不該當強盜罪之要件,又竊盜部分被告甲
○○願意認罪,但請審酌割取檳榔一定需要攜帶檳榔刀,檳榔刀
是否屬於兇器,請鈞院斟酌等語
(二)核被告4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結夥攜帶
兇器強盜罪
被告乙○○、丙○○、甲○○、戊○○間,就上開犯行有犯意之
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四)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
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又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的正義,故法院對有罪被告之
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以契合
社會之法律感情,此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
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10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並於同
法第59條賦予法院以裁量權,如認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
量減輕其刑,俾使法院就個案之量刑,能斟酌至當
被告3人又願意賠償告訴人之損失,勘認其犯後確有積極彌補告
訴人所生損害,本院審酌上開情狀,認倘就被告丙○○、甲○○
、戊○○之加重強盜犯行論以法定最低度刑有期徒刑7年,確屬
情輕法重,客觀上足以引起社會一般人之同情,縱宣告法定最低
度之刑猶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就被告丙○○、甲○○
、戊○○部分酌減其刑
至被告乙○○為本件犯罪之主要策畫之人,獲取高比例之犯罪所
得,卻迄未賠償告訴人之損害,告訴人己○○並向本院陳稱:被
告乙○○沒有跟我和解,他也不只一次偷割我的檳榔,我覺得他
很可惡,希望法官判重一點等語,本院綜合上情,認為考量乙○
○於本案實施構成要件行為之角色與犯後之態度,並無情輕法重
之情事,爰不予依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併此敘明
七、按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
為人者,得沒收之;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於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修正後之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分別
定有明文
未扣案之檳榔刀2支,為供被告等犯罪所用之物,且為乙○○所
有,此業經乙○○坦承在卷(見本院卷第235頁至第236頁
),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沒收之,並諭知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8
條、第330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59條、第38條
第2項前段、第4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判決
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引用法條

,第159條之1,159-1,A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最高法院處務規程,第30條,30,A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