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 | 刑法第51條第5款,數罪併罰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 | 
主文

甲OO販賣第三級毒品,處有期徒刑貳年捌月,扣案編號C-02之帳單沒收,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拾肆萬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販賣第三級毒品,處有期徒刑貳年捌月,扣案編號C-02之帳單沒收,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伍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陸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692號判決意旨同此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7231號、99年度台上字第815號、第2423號判決意旨同此

--------------------------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692號判決意旨同此)可
知,檢察官於起訴前未就該犯罪事實進行偵訊,形同未曾告知犯
罪嫌疑及所犯罪名,即逕依其他證據資料提起公訴,致使被告無
從於警詢及偵查中辯明犯罪嫌疑,甚或自白,以期獲得減刑寬典
處遇之機會,應認為有剝奪被告之訴訟防禦權,違背實質正當之
法律程序之情形
該條之規定,既為於偵查中及審判中均自白,而非於偵查及審判
中之每次陳述均自白,則行為人在偵查及審判中之歷次陳述,各
有1次以上之自白,即已完全合致第17條第2項規定之要件,
不須歷次陳述均全部自白方有適用(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
7231號、99年度台上字第815號、第2423號判決意
旨同此)
判決節錄
(四)、爰審酌被告明知毒品對人身心戕害之嚴重性,竟為一己
私利,藉流毒他人牟取利益,高職畢業,教育程度不高,犯後已
坦承犯行,犯後態度尚可,且審判過程中均充分配合,清楚交代
犯案情形,被告已有悔悟之意,而且本件也因為被告之自白,使
得本件犯行得以儘速認定、釐清,被告之自白對於本案有決定性
影響,也節省大量司法資源,且被告為警查獲後,亦有意願與警
方配合,追緝其毒品來源,僅因時日過久,無法順利追查到其上
手,但被告有與毒品劃清界限之決心,卻是由此可見,兼酌以被
告自稱係因為工作不順利及生活壓力,一時糊塗自暴自棄,又兼
莠友引誘,加入詐騙集團,遭判刑參年多,其養母身體狀況並非
良好,罹患有癲癇,有持續到醫院追蹤治療(見長庚醫療財團法
人台北長庚紀念醫院107年2月5日診字第00000000
00000號診斷證明書、本院107年3月14日審判筆錄)
均需要被告照顧奉養,並參酌被告之犯罪動機、目的與手段、家
庭、工作情形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再定其應
執行刑如主文所示,以啟自新之機
法條節錄
一、甲OO明知愷他命(Ketamine,俗稱K他命)為毒
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3款所列管之第三級毒品,不得
非法販賣,竟基於販賣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以營利之犯意,分別為
下列行為:
一、證據能力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
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被告以外之人之言詞或書面陳述,均經檢察官、被
告及辯護人同意作為證據使用(本院107年度訴緝字第2號卷
第45頁),本院審酌該等供述證據之作成及取得之狀況,未見
違法或不當取證之情事,且為證明被告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以
之作為證據,認屬適當,復經本院於審判期日就上開證據依法進
行調查、辯論,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具有證據
能力
(二)、按我國查緝毒品交易之執法甚嚴,對於毒品危害防制條
例第4條第3項修正前販賣第三級毒品罪處以最輕本刑為5年以
上有期徒刑之重度刑責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行為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之規定業於10
4年2月4日經修正公布,並於同年月6日施行;原毒品危害防
制條例第4條第3項規定:「製造、運輸、販賣第三級毒品者,
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7百萬元以下罰金
」修正為:「製造、運輸、販賣第三級毒品者,處7年以上有期
徒刑,得併科新臺幣700萬元以下罰金」;是本次修正已將法
定本刑提高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經比較新舊法結果,當以修正
前之舊法較有利於被告,自應依修正前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
條第3項規定論處
另藥事法第83條第1項業於104年12月2日修正公布,並
於同月4日施行,該條文由「明知為偽藥或禁藥,而販賣、供應
、調劑、運送、寄藏、牙保、轉讓或意圖販賣而陳列者,處7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5百萬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被告行為後之新法並未有利於被告,
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本件應適用被告行為時之法律即
修正前藥事法第83條第1項規定
(二)、次按愷他命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3款所
定之第三級毒品,且係經改制前之行政院衛生署公告為列管之第
三級管制藥品,白色結晶愷他命非屬依藥事法規定核准製造之注
射製劑,係屬藥事法第20條第1款所定未經許可擅自製造之偽
藥,不得非法轉讓
故核被告所為,係同時符合觸犯修正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
第3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藥事法第83條第1項販賣偽藥罪之
犯罪構成要件,乃法理上之法條競合,爰僅適用以較重之修正前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罪論處(重罪
排除輕罪之適用,而僅犯一罪,非如想像競合犯係犯二罪,而從
一重罪處斷,附此敘明)
故核被告所為,係同時符合觸犯修正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
第3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藥事法第83條第1項販賣偽藥罪之
犯罪構成要件,乃法理上之法條競合,爰僅適用以較重之修正前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罪論處(重罪
排除輕罪之適用,而僅犯一罪,非如想像競合犯係犯二罪,而從
一重罪處斷,附此敘明)
被告二次販賣前持有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之低度行為,均為該次販
賣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又被告先後2次販賣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予李辰彥之犯行,犯意各
別,爰予分論併罰
2.又『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犯第四條至
第八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
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一款、第九十六條分別定有明文
而上開規定,依同法第一百條之二於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詢問
犯罪嫌疑人時,準用之
從而,司法警察調查犯罪於製作警詢筆錄時,就該犯罪事實未曾
詢問;檢察官於起訴前亦未就該犯罪事實進行偵訊,形同未曾告
知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即逕依其他證據資料提起公訴,致使被
告無從於警詢及偵查中辯明犯罪嫌疑,甚或自白,以期獲得減刑
寬典處遇之機會,難謂非違反上開程序規定,剝奪被告之訴訟防
禦權,違背實質正當之法律程序;於此情形,倘認被告於嗣後之
審判中自白,仍不得依上開規定減輕其刑,顯非事理之平,自與
法律規範之目的齟齬,亦不符合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之基本訴訟權
3.又按犯第4條至第8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
其刑,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定有明文
該條之規定,既為於偵查中及審判中均自白,而非於偵查及審判
中之每次陳述均自白,則行為人在偵查及審判中之歷次陳述,各
有1次以上之自白,即已完全合致第17條第2項規定之要件,
不須歷次陳述均全部自白方有適用(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
7231號、99年度台上字第815號、第2423號判決意
旨同此)
4.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減刑之規定,其重要之立
法理由就是要鼓勵販賣毒品者自白、悔過,並期訴訟經濟、節約
司法資源而設,而且自白當然以最後階段最為重要,亦即以審理
時之態度是否確實認罪,願意坦然面對司法裁判最為重要;所以
本案被告在偵查階段自白之情節,雖與檢察官起訴書所描述略有
出入,但基本上僅以被告偵查階段之供述,亦足以判定被告成立
販賣第三級愷他命毒品之犯行,檢察官起訴後,被告亦願意坦承
檢察官起訴書所描述之情節,可見被告當已有符合毒品危害防制
條例第17條第2項:「犯第四條至第八條之罪於偵查中及審判
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
5.綜上,被告於偵查、審判中對其所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
條第3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罪均自白,爰依毒品危害防制
條例第17條第2項之規定,對其所犯二次販賣第三級毒品罪,
均分別予以減輕其刑
修正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
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其立法理由略以:「本次沒收修正經參
考外國立法例,以切合沒收之法律本質,認沒收為本法所定刑罰
及保安處分以外之法律效果,具有獨立性,而非刑罰(從刑),
為明確規範修正後有關沒收之法律適用,爰明定適用裁判時法
另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增訂:「施行日前制定之其他
法律關於沒收、追徵、抵償之規定,不再適用
惟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9條,亦於105年6月2
2日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日施行生效,乃係因應上開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施行後所為之修正,為刑法沒收規定之
特別規定,自應優先適用
換言之,在毒品案件中關於毒品及供犯罪所用之物之沒收,應分
別優先適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第19條之規定
,至於其他如犯罪所得之沒收,應回歸適用刑法沒收之規定
2.次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之規定於105年6月22
日修正之立法理由略以:「一、為因應中華民國刑法修正,沒收
為獨立之法律效果,爰修正第1項,擴大沒收範圍,使犯第4條
至第9條、第12條、第13條或第14條第1項、第2項之罪
所用之物,不問是否屬於犯罪行為人所有,均應沒收之,以遏止
相關犯罪之發生
3.查被告所持供販賣第三級毒品記帳所用之扣案證物編號C-
02之帳單,係被告所有之物,爰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
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之
4.另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
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又犯罪所得包括違法
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刑法第38條之
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項定有明文
併依刑法第第40條之2第1項,宣告多數沒收者,併執行之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修正前毒品危
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第17條第2項、第19條第1項,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11條前段、第51條第5
款、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0條之2第1項,
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51條第5款,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3款,2,A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159-1,159-2,159-3,159-4,總則,總則,總則,總則,證據,證據,證據,證據,通則,通則,通則,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藥事法,第83條第1項,83,罰則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藥事法,第83條第1項,83,罰則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3款,2,A

藥事法,第20條第1款,20,總則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藥事法,第83條第1項,83,罰則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款,95,總則,被告之訊問

刑事訴訟法,第96條,96,總則,被告之訊問

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2,100,總則,被告之訊問

憲法,第16條,16,人民之權利義務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3,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18,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19,A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10-3,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18,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19,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19,A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51條第5款,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