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二審
刑法第328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57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116號判決意旨參照

--------------------------
然按刑罰之量定,為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倘法院已審酌刑法第5
7條各款所列情狀,而所量定之刑並未逾越法定刑範圍,亦無顯
然失當情形,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
2116號判決意旨參照)
上訴意旨
2.再者,經本院當庭勘驗旅店監視錄影結果顯示:乙○○與被
告先後走進旅店,之後乙○○從口袋掏出皮夾,從皮夾內拿出1
張鈔票(應為金額1千元鈔票),直接交付與櫃臺人員,櫃臺人
員找其他剩餘鈔票後交付被告,被告將其他剩餘鈔票交還給乙○
○,之後2人就前往搭電梯一節(見本院卷第121頁),顯與
被告及辯護意旨所辯:剛剛那段影片乙○○是拿1千元給櫃臺,
拿2千元給我;被告把找零的錢拿給乙○○時,乙○○有明確跟
被告說這個錢妳留著就好,所以很明顯他們2人之間有某種交易
云云不符,則被告及辯護意旨此部分所辯,難認有據
復觀之同案被告李春良於偵查中陳述:身上扣到的金項鍊及2萬
4千元是被告給我的,我有問她東西哪裡來,她都沒有跟我說等
語(見6611偵卷第101頁),亦無從證明被告及辯護意旨
所辯:另外拿給李春良的3千元,是被告平時作客人的錢,與本
案無涉一節為可採
經核其認事用法及量刑均無不當,被告上訴意旨猶執前詞否認犯
罪,然此均經本院於前開理由予以指駁說明,是被告此部分上訴
並無理由
(二)至被告上訴意旨另以,被告乃因生活所逼且遭受地下錢莊
逼迫還款壓力,又因身體長期病痛及生活經濟壓力,乃一時失慮
致罹罪章,然自偵審以來坦承犯行,犯後態度良好,且獲告訴人
乙○○原諒,原判決未依刑法第59條、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
,並基於刑罰目的性之考量、刑事政策之取向以及行為人刑罰感
應力之衡量等因素予以審酌,恐與罪刑相當原則、平等原則、比
例原則有違,量刑顯有不當為由,指摘原判決不當
是原判決就被告強盜犯行量處有期徒刑8年,核屬事實審法院量
刑職權之適法行使,又已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且就
被告所指其犯罪目的、動機、手段、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
竊得財物之價值、犯後態度等情,均已列入審酌,並基於刑罰目
的性之考量、刑事政策之取向以及行為人刑罰感應力之衡量等因
素,而為刑之量定,並未逾越公平正義之精神,客觀上亦不生量
刑畸重畸輕之裁量權之濫用,從形式上觀察,尚無認定事實錯誤
、量刑瑕疵或違背法令之情形,自無被告上訴所指量刑有違罪刑
相當原則、平等原則、比例原則而有不當之情
至被告上訴所執前揭其餘各情,純屬其個人情狀而希藉此影響法
院量刑之主觀期盼,尚不足以影響原判決之本旨,經核均無理由
(三)綜上所述,被告上訴意旨所指各節,均難認為有理由,應
予駁回
判決節錄
被告以欺瞞方法使告訴人乙○○服用第四級毒品藥錠之行為,核
屬強盜罪構成要件之部分行為,二罪間具有行為之局部同一性,
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之規定,從一重論以強盜
罪,至公訴意旨雖未引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條文,
惟於事實欄已明確記載該部分事實,該部分業經起訴,本院應予
審理
經核其認事用法及量刑均無不當,被告上訴意旨猶執前詞否認犯
罪,然此均經本院於前開理由予以指駁說明,是被告此部分上訴
並無理由
是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賦予審判法院裁量之
權,量刑之輕重,屬於為裁判之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
苟其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
列情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
失入情形,上級審法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
至被告上訴所執前揭其餘各情,純屬其個人情狀而希藉此影響法
院量刑之主觀期盼,尚不足以影響原判決之本旨,經核均無理由
(三)綜上所述,被告上訴意旨所指各節,均難認為有理由,應
予駁回
法條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
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
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2定有明文
是本院審酌告訴人即證人乙○○於警詢所述與原審及本院審理時
之證述有前後陳述詳盡不一或出入之情,惟其於本院審理時已表
示現在的印象沒有那麼清楚,事隔那麼久,記憶比較沒有那麼好
等語(見本院卷第183頁),揆諸上開說明,其於警詢中所為
之陳述,客觀上顯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其接受警詢時,並
無證據顯示司法警察有以不正方式訊問,因認其於警詢中之陳述
,基於發見真實之需求,且上開供述證據之取得過程並無瑕疵,
又與本案待證事實間具有相當之關聯性,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
必要,以之為本案證據尚無不當,復以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
程序及審理時對證人乙○○於警詢陳述之證據能力均表示沒有意
見(見本院卷第118、172頁),是證人乙○○於警詢之陳
述,應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之情形,而有證據能力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
為有前項之同意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查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其餘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
面陳述,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均不爭
執其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118至119、172至174頁
),且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經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之作
成情況,核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認均適為本案認定事實之依
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另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
之情,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具證據能
力
二、論罪:按伯替唑他(即Brotizolam),屬管制藥
品,亦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4款(按:即該款條
文附表四編號71)所定之第四級毒品,被告以欺瞞方法使告訴
人乙○○服用該藥錠後,將之帶往旅店,並於告訴人乙○○入睡
不能抗拒後,取走金錢及財物
核其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以欺瞞方法使人
施用第四級毒品罪、刑法第328條第1項之強盜罪
被告以欺瞞方法使告訴人乙○○服用第四級毒品藥錠之行為,核
屬強盜罪構成要件之部分行為,二罪間具有行為之局部同一性,
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之規定,從一重論以強盜
罪,至公訴意旨雖未引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條文,
惟於事實欄已明確記載該部分事實,該部分業經起訴,本院應予
審理
又被告有如事實欄所載之前科及執行情形,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
表1件在卷可憑,其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5年以內故意再犯
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
加重其刑
(一)原審以被告強盜犯行事證明確,適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
6條第4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328條第1項、第55條
、第47條第1項之規定,併審酌被告前已有竊盜罪、以藥劑致
使他人不能抗拒而強盜,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並已入監執行完畢
,竟再為本案強盜犯行,所為顯屬非是,茲斟酌其犯罪目的、動
機、手段、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竊得財物之價值、其犯後
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8年,並說明其強盜所得金項鍊
(含玉石雕刻)、3千元,及所得變得財物即典當金項鍊之金牌
所得之現金2萬1千元,均經警查獲,並已返還告訴人乙○○,
有贓物認領保管單在卷可查,是就此部分犯罪所得,既已合法發
還被害人,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自不予宣告沒收
(二)至被告上訴意旨另以,被告乃因生活所逼且遭受地下錢莊
逼迫還款壓力,又因身體長期病痛及生活經濟壓力,乃一時失慮
致罹罪章,然自偵審以來坦承犯行,犯後態度良好,且獲告訴人
乙○○原諒,原判決未依刑法第59條、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
,並基於刑罰目的性之考量、刑事政策之取向以及行為人刑罰感
應力之衡量等因素予以審酌,恐與罪刑相當原則、平等原則、比
例原則有違,量刑顯有不當為由,指摘原判決不當
然按刑罰之量定,為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倘法院已審酌刑法第5
7條各款所列情狀,而所量定之刑並未逾越法定刑範圍,亦無顯
然失當情形,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
2116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賦予審判法院裁量之
權,量刑之輕重,屬於為裁判之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
苟其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
列情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
失入情形,上級審法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
本件原判決認定被告強盜犯行,就科刑部分,已審酌刑法第57
條各款規定事項,業如前述,經核未逾越法定刑度,即無違法或
顯然失當之情
又被告於本件中有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加重規定之適用,且
其前亦有使用藥劑強盜犯行,經法院判處罪刑確定並執行完畢在
案,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查,於本件中仍猶再犯相
類罪責,足見被告並未從中記取教訓,為圖己利欲獲取金錢及財
物,仍再以第四級毒品之藥劑對他人為之並強盜金錢及財物,忽
視此等非法行徑對他人所產生潛在之嚴重性及危險性,守法觀念
淡薄,是依其犯罪情節所彰顯之客觀犯行及主觀惡性,並無如課
以其所犯強盜罪之最低刑度,猶失之過苛而有情輕法重之憾,自
難認有刑法第59條之適用
是原判決就被告強盜犯行量處有期徒刑8年,核屬事實審法院量
刑職權之適法行使,又已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且就
被告所指其犯罪目的、動機、手段、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
竊得財物之價值、犯後態度等情,均已列入審酌,並基於刑罰目
的性之考量、刑事政策之取向以及行為人刑罰感應力之衡量等因
素,而為刑之量定,並未逾越公平正義之精神,客觀上亦不生量
刑畸重畸輕之裁量權之濫用,從形式上觀察,尚無認定事實錯誤
、量刑瑕疵或違背法令之情形,自無被告上訴所指量刑有違罪刑
相當原則、平等原則、比例原則而有不當之情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6,A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4款,2,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6,A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6,A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6條第4項,6,A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