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46條第3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主文

丁○○共同犯恐嚇危安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戊○○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庚○○無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73年台上字第1886號、73年台上字第2364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參照

--------------------------
再意思之聯絡並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犯
意之聯絡者,亦屬之,且其表示之方法,亦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
,即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
110號、73年台上字第1886號、73年台上字第236
4號判例意旨參照)
次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
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
懷疑存在時,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
如何無從為有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
法;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
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該項證據自須適合於被告犯罪事
實之認定,始得採為斷罪資料;且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
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
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76年台
上字第498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
16號判例要旨參照)
判決節錄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丁○○遇事不思理性
解決問題,反出示狀似子彈之物並出言恐嚇告訴人甲○○,行為
實有不該;又被告丁○○、戊○○均正值青壯,不思以正當方法
謀生,竟欲以插乾股、安排員工或承攬旅館工程之方式,欲取得
乙○○經營之宏仁旅館之財物,並以人多勢眾之方式迫使告訴人
一同進入203號房,並於房內為上開恐嚇之詞,再由告訴人轉
述與乙○○、辛○○,致使其等心理恐懼,惟嗣因乙○○拒絕,
並經辛○○請櫃檯人員報警處理,因員警到現場而未能得逞,暨
被告丁○○主導談話之較高參與程度、被告戊○○僅在旁助勢較
低之參與程度、被告戊○○已與告訴人達成和解(見本院卷一第
170頁),且告訴人與乙○○均於本院審理時表示願意原諒被
告丁○○、戊○○(見本院卷二第119頁),復兼衡其等素行
、被告丁○○高職肄業、被告戊○○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全戶
戶籍資料參照,見偵查卷第85頁、第109頁)、家庭經濟狀
況、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游浩然與被告丁○○、丙○○、戊○○
、少年邱○葳進入宏仁賓館,其等竟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
犯意聯絡,以人多勢眾之方式,逼迫告訴人與其等一同進入20
3號房內,並由被告丁○○對告訴人恫稱:我們要插旅館的乾股
,要一個月旅館收入淨利的一成,老闆娘不答應的話,我們安排
兩個人來當旅館的員工、如果老闆娘不同意插乾股的事情,那旅
館所有的維修工程及裝潢要由我們來負責、如果老闆娘都不同意
,那就叫人來輪流站崗,看你們生意要怎麼做等語,致告訴人心
生畏懼,以此恐嚇脅迫方式,使告訴人交付宏仁賓館之財物
從而,公訴意旨所舉之上開證據,尚不足以直接證明被告游浩然
有公訴意旨所指與被告丁○○、丙○○、戊○○、少年邱○葳及
少年周○璋共同對告訴人實施恐嚇取財未遂之事實,自難據為不
利於被告游浩然之認定
五、綜前所述,公訴人就被告游浩然被訴與被告丁○○、丙○○
、戊○○、少年邱○葳及少年周○璋共同實施恐嚇取財未遂部分
罪嫌,所舉事證,既尚有合理之懷疑
復查無其他積極事證足認被告游浩然有何此部分恐嚇取財未遂之
罪嫌,揆諸前開說明,自應就被告游浩然此部分被訴恐嚇取財未
遂罪嫌,為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法條節錄
一、證據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
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
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
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同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
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核被告丁○○就事實欄一、前段部分,係犯刑法第305條之恐
嚇危害安全罪
又被告丁○○、戊○○就事實欄一、後段部分,為取得宏仁旅館
財物之目的,而以人數眾多之優勢將告訴人帶進203號房內,
並對其提出插乾股、派員工上班及承攬旅館工程之要求,並恫稱
如不同意,則要派人來旅館站崗等恐嚇言語,使告訴人心生畏懼
,惟因未能取得財物而未得逞,核渠二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
46條第3項、第1項之恐嚇取財未遂罪
(二)被告丁○○所犯如事實欄一、前段所示之行為,係與少年
邱○葳共同實施恐嚇危害安全罪;被告丁○○及戊○○所犯如事
實欄一、後段部分之行為,係與少年邱○葳、少年周○璋(其等
均屬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2條所稱之少年,有其等年
籍資料在卷可稽)共同實施恐嚇取財未遂罪
惟被告丁○○於本案行為時為19歲,尚未成年,與兒童及少年
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規定係成年人與少年共
同犯罪之構成要件不符;又被告戊○○雖行為時為成年人,惟其
於本院審理時辯稱:伊之前並不認識上開2少年,係案發當日第
一次看到,且未與其等交談,不知道他們年紀等語(見本院卷二
第187頁)
(三)被告丁○○、戊○○如事實欄一、後段所示恐嚇取財未遂
部分,均已著手恐嚇取財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為未遂犯,爰
均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
因認被告游浩然涉嫌刑法第346條第3項、第1項之恐嚇取財
未遂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
第1項前段,刑法第305條、第346條第3項、第1項、第
25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
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3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3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2條,2,總則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346條第3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3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