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易判決,一審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259號判決、102年度台上字第3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517號判決、101年度台上字第2696號判決意旨參照

見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1315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8號、86年度台上字第4976號判決意旨、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6年度上易字第304號判決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6年度上易字第269號、第8號判決意旨

見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上易字第2118號判決意旨參照

--------------------------
法官基於公平法院之原則,僅立於客觀、公正、超然之地位而為
審判,不負擔推翻被告無罪推定之責任,自無接續依職權調查證
據之義務;「無罪推定原則」適用於法院判決有罪確定前之所有
程序(包括偵查、起訴及審判各階段),故即便是檢察官,其於
辦案時亦應嚴守無罪推定原則,對公平正義之維護或被告之利益
有重大關係之事項,皆應詳加蒐證及調查,以避免侵害人權,倘
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
方法,無法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縱使被告之辯解疑點
重重,法院仍應予被告無罪之諭知(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
第6259號判決、102年度台上字第3128號判決意旨參
照)
二、罪疑唯輕原則:(一)按「罪疑唯輕原則」或「有疑唯利被
告原則」(indubioproreo)係指關於罪責與刑罰
之實體犯罪事實之認定,法官在綜合所有之證據予以總體評價之
後,倘仍無法形成確信之心證,即應對被告為有利之實體事實認
定;而當被告所涉及之犯罪事實,可能兼括重罪名與輕罪名,而
輕罪名之事實已獲得證明,但重罪名之事實仍有疑問時,此時應
認定被告僅該當於輕罪罪名,而論以輕罪;若連輕罪名之事實,
亦無法證明時,即應作有利於被告之無罪判決(最高法院103
年度台上字第4517號判決、101年度台上字第2696號
判決意旨參照)
再行為人是否自始即有不法所有意圖,雖屬內心狀態,然仍得由
其表現在外的客觀狀態或物本身之性質加以綜合判斷,諸如:(
1)有無就物為攸關權義或處分之行為、(2)使用時間之久暫
、該物是否因使用而產生耗損、(3)是否事後為隱含某種不法
的目的,而將所竊之物放回原處,並非意在歸還原物等,予以綜
合判斷(見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1315號判決意
旨);次按行為人不法所有意圖,既係竊盜罪構成要件之一,應
依嚴格證明法則加以論斷,乃事所當然
再按刑法竊盜罪之成立,除須有竊取他人財物之行為外,尚以行
為人有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意圖之主觀違法要件,始足當之
,如其目的僅在供自己使用收益,並無不法所有之意圖,即與竊
盜罪之構成要件不符;再取得他人之物為一時之用,且使用結果
無關物本身之權義或處分等行為,可謂之使用竊盜,應認與刑法
上之竊盜罪有別(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8號、86年度台
上字第4976號判決意旨、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6年度
上易字第304號判決參照);駕駛汽機車(不包括純電動車)
必然會產生消耗其內油料之當然結果,此乃汽機車引擎運作原理
,是「使用竊盜」之行為人擅自駕駛他人汽機車,目的既係暫時
使用以供代步,核與直接竊取油料者之目的係在油料本身,仍有
所不同;被告使用系爭機車所耗損之汽油部分,在司法實務上,
或不免有「在無不法所有意圖而擅自使用他人動力車輛之『使用
竊盜』情形,針對車內汽油部分,行為人仍已就物為消耗性使用
,其情形與自車內將汽油取出用其他方法消耗無異,仍可構成竊
盜罪」之見解
惟審酌駕駛以汽、柴油為燃料之汽機車,必然會產生消耗其內油
料之當然結果,此乃汽機車引擎運作原理,是「使用竊盜」之行
為人擅自騎乘他人汽機車,目的既係暫時使用以供代步,核與直
接竊取油料者之目的係在油料本身,顯有所不同,無從等視;再
參以我國刑法並無如德國針對無權使用他人交通工具之情形設有
刑事處罰規定,僅在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8條第1款規定:未經
他人許可,擅駛他人之車、船者,處新臺幣3000元以下罰緩
,足徵立法者就擅自駕駛他人汽機車之行為係以行政罰方式論處
,而如前所述,駕駛汽機車當然會消耗其內油料,則前述社會秩
序維護法規定所謂「擅駛他人之車、船」,其不法內涵顯然包括
「車、船」內油料之消耗,若將「車、船」使用與其內油料消耗
分開評價,前者論以行政罰、後者以刑罰處斷,不僅造成法體系
混亂且輕重失衡,亦有違立法規範意旨,當非允當;從而,應認
在擅自駕駛他人汽機車之「使用竊盜」情形,行為人主觀目的既
係暫時使用汽機車,消耗油料乃使用之當然結果,就油料部分僅
涉及行為人是否須負民事損害賠償責任,難以遽認確對油料有何
不法所有意圖(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6年度上易字第26
9號、第8號判決意旨)
又按,不得僅因被告未將系爭鑰匙品返還,逕認被告對系爭鑰匙
有不法所有之意圖,復審酌一般人於酒醉狀況下,對事理之認知
、記憶及判斷能力確有減弱之可能,是認被告此部分所辯情節,
要非與常情有違,本件無法排除被告係為開啟上址承租套房房門
而借用系爭鑰匙,然因受酒精作用力之影響,致其於翌日清醒後
遺忘此事,致未將系爭鑰匙即時返還之可能性(見臺灣高等法院
105年度上易字第2118號判決意旨參照)
判決節錄
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
105年7月21日上午10時10分許,在花蓮縣○○鎮○○
里○○00號之3【下稱:該住處】旁,趁告訴人OO恩疏於注
意之際,在該住處門口,拾得一把鑰匙後,即徒手以前開鑰匙開
啟告訴人OO恩所有之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
【起訴書誤載為:重型機車,應予以更正;下稱:該機車】,得
手後駕駛上開機車逃逸
倘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
證明之方法,無法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者,為貫徹無
罪推定原則,即應為被告無罪之判決。法官基於公平法院之原則
,僅立於客觀、公正、超然之地位而為審判,不負擔推翻被告無
罪推定之責任,自無接續依職權調查證據之義務;「無罪推定原
則」適用於法院判決有罪確定前之所有程序(包括偵查、起訴及
審判各階段),故即便是檢察官,其於辦案時亦應嚴守無罪推定
原則,對公平正義之維護或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之事項,皆應
詳加蒐證及調查,以避免侵害人權,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
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法說服法院形成
被告有罪之心證,縱使被告之辯解疑點重重,法院仍應予被告無
罪之諭知(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259號判決、10
2年度台上字第3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參、公訴意旨被告甲OO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甲OO於
警詢及偵訊時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黃宇恩於警詢中及偵查中之
證述、證人OO秋美、楊素美於警詢中之證述、花蓮縣警察局花
蓮分局扣押物品目錄表、扣押筆錄、贓物認領保管單、現場照片
、監視器影像翻拍照片各1份等為其主要論據
伍、綜上所述,檢察官所提證據資料尚不足以使本院確信被告甲
OO為本案竊盜之犯行,無從使本院對被告產生至有罪「確信」
之程度。依首揭說明之意旨,負責國家刑罰權追訴之檢察官,倘
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
方法,無法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法院仍應予被告無罪
之諭知
法條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嫌等語
(二)次按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就該管案件,應於被告
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此乃刑事訴訟法第2條第1項明
文規定;又司法院大法官迭次於其解釋中,闡明無罪推定乃屬憲
法原則,已超越法律之上,為辦理刑事訴訟之公務員同該遵守之
理念
因此,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乃明定:「檢察官就被告犯
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三、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公平正義之維護」事項:按刑事訴訟
法第163條第2項但書所指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公平正義之
維護」事項,依目的性限縮之解釋,應以利益被告之事項為限,
否則即與檢察官應負實質舉證責任之規定及無罪推定原則相牴觸
,無異回復糾問制度,而悖離整體法律秩序理念;該條但書所指
「公平正義之維護」,專指利益被告而攸關公平正義者而言;且
法院於依職權調查證據前,經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3項之
規定,踐行令當事人陳述意見之結果,倘遇檢察官或被告對有利
之證據,陳述放棄調查,而法院竟不予調查,逕行判決者,如其
係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證據,而有補充介入調查之義務時,
此項義務,並不因檢察官、被告或其他訴訟關係人陳述不予調查
之意見,而得豁免不予調查之違誤
惟審酌駕駛以汽、柴油為燃料之汽機車,必然會產生消耗其內油
料之當然結果,此乃汽機車引擎運作原理,是「使用竊盜」之行
為人擅自騎乘他人汽機車,目的既係暫時使用以供代步,核與直
接竊取油料者之目的係在油料本身,顯有所不同,無從等視;再
參以我國刑法並無如德國針對無權使用他人交通工具之情形設有
刑事處罰規定,僅在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8條第1款規定:未經
他人許可,擅駛他人之車、船者,處新臺幣3000元以下罰緩
,足徵立法者就擅自駕駛他人汽機車之行為係以行政罰方式論處
,而如前所述,駕駛汽機車當然會消耗其內油料,則前述社會秩
序維護法規定所謂「擅駛他人之車、船」,其不法內涵顯然包括
「車、船」內油料之消耗,若將「車、船」使用與其內油料消耗
分開評價,前者論以行政罰、後者以刑罰處斷,不僅造成法體系
混亂且輕重失衡,亦有違立法規範意旨,當非允當;從而,應認
在擅自駕駛他人汽機車之「使用竊盜」情形,行為人主觀目的既
係暫時使用汽機車,消耗油料乃使用之當然結果,就油料部分僅
涉及行為人是否須負民事損害賠償責任,難以遽認確對油料有何
不法所有意圖(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6年度上易字第26
9號、第8號判決意旨)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事訴訟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但書,163,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3項,163,總則,證據,通則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8條第1款,88,分則,妨害他人身體財產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