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224條之1,妨害性自主罪 | 
| 律師
主文

甲○○犯侵入住宅強制猥褻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緩刑肆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63年台上字第2235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27年度上字第1887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46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
一切色情行為而言(最高法院63年台上字第2235號判例參
照)
至被告無故侵入甲女住宅所為,已包含於本罪之罪質中,不另成
立侵入住宅罪,併此指明(最高法院27年度上字第1887號
判例參照)
」及第74條所定之緩刑制度,均旨在避免嚴刑峻罰,法內存仁
,俾審判法官得確實斟酌個案具體情形,妥適裁量,務期裁判結
果,臻致合情、合理、合法之理想(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
第3046號判決參照)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
款事由之審酌,惟其程度應達於確可憫恕,始可予以酌減(最高
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判決節錄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審酌被告年輕氣盛,僅因一時衝動而
以強暴方式,對甲女為上開加重強制猥褻行為,顯然漠視甲女之
性自主決定權,其強制猥褻行為對甲女之身心傷害甚鉅,所為當
應加以非難;惟念及被告前無任何刑事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
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參(見本院卷第4頁),素行尚佳,犯後已
知坦承犯行,並甲女達成和解,業如前述,足認被告確有悔悟之
心,犯後態度尚稱良好,並考量被告之動機為因其與甲女間的感
情問題沒有處理好所致(見本院卷第39頁背面),目的為滿足
性欲並讓其遭到甲女討厭(見警卷第5頁),及參酌被告所受教
育程度為高中畢業,目前從事文具工廠的工讀生,擔任機械員工
作,一個月薪水約新臺幣【下同】3萬多元,未婚,並沒有小孩
,其父親為植物人需聘請看護照顧,父親的醫療費用由其負擔,
其母親在屠宰場工作,一個月薪僅1萬多元,其所賺取之薪資仍
需拿回家用等一切情狀(見本院卷第40頁),基於規範責任論
之非難可能性程度高低及罪刑相當原則,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以示懲儆,切勿再犯
(四)末查,被告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附卷可佐(見本院卷第4頁
),此次因一時失慮,致罹刑章,惟犯後已知坦承犯行,且與甲
女達成和解,顯見被告已具悔意,經此偵、審程序及科刑教訓後
,應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參以甲女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亦
表示願予被告緩刑之自新機會,有本院106年10月18日之
準備程序筆錄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22頁),是本院因認
前開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
1款之規定併予宣告緩刑4年,以觀後效,並啟自新,另依刑法
第93條第1項第1款規定宣告其於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法條節錄
一、按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刑
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定有明文
二、再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
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
定有明文
又依現存證據亦查無顯不可信之情況,是就其於偵查中之言詞陳
述,應認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規定,亦具有證據
能力
三、又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
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
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
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
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
第1項、第2項亦有明文
經查,本件告訴人甲女於警詢時所為之陳述,雖均係被告以外之
人於審判外之陳述,而為傳聞證據,惟當事人及辯護人於本院準
備程序中並未爭執該等言詞或書面陳述之證據能力,且迄至言詞
辯論終結前亦未再聲明異議(本院卷第21頁、第38頁至第3
9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查無違法不當
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揆
諸前開法律規定與說明,爰逕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
,認該證據資料有證據能力
再被告侵入甲女之該住宅,並對甲女為前揭強制猥褻行為,已如
前述,自應該當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7款所規定侵入住宅之
加重要件,是核被告甲○○所為,係犯刑法第224條之1之侵
入住宅強制猥褻罪
(二)再按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分配之正義,故法院對有罪
被告之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
以契合社會之法律感情,此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審酌
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10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
同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
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又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
減輕其刑;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
一切情狀,為科刑重輕之標準,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
一切情狀(包括刑法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
考量,審酌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以為判斷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
款事由之審酌,惟其程度應達於確可憫恕,始可予以酌減(最高
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經查,被告與甲女為前男女朋友關係,嗣後雙方已達成和解,並
有和解書1份存卷可稽(外放於偵查彌封袋),且甲女於偵訊及
本院準備程序中均證稱:願意原諒被告並撤回告訴,亦同意給予
被告減刑及緩刑等語(見偵卷第9頁背面;本院卷第22頁),
本院考量雙方已達成和解,被告行為之時間甚為短暫,且未致甲
女成傷,揆其犯罪手段及情節,惡性尚非重大不赦,並衡以被告
行為時係一年僅20歲,年輕識淺,因一時失慮而為本案犯行,
其犯罪情狀顯可憫恕,縱宣告刑法第224條之1加重強制猥褻
罪之法定刑最低度有期徒刑3年,仍嫌過重,難謂符合罪刑相當
性及比例原則,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量減輕其刑
(四)末查,被告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附卷可佐(見本院卷第4頁
),此次因一時失慮,致罹刑章,惟犯後已知坦承犯行,且與甲
女達成和解,顯見被告已具悔意,經此偵、審程序及科刑教訓後
,應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參以甲女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亦
表示願予被告緩刑之自新機會,有本院106年10月18日之
準備程序筆錄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22頁),是本院因認
前開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
1款之規定併予宣告緩刑4年,以觀後效,並啟自新,另依刑法
第93條第1項第1款規定宣告其於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2
4條之1、第59條、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93條之1第
1項第1款,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24條之1,224-1,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93條之1第1項第1款,93-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7款,222,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224條之1,224-1,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224條之1,224-1,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1款,93,保安處分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24條之1,224-1,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93條之1第1項第1款,93-1,A